筆趣閣 > 我的貼身校花 > 8972護著他

8972護著他


        看茍逝的模樣,就能知道,這樣的丹藥,顯然是沒有任何效果的,不然他也不會依然長得這么丑陋。

        當然,幾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修煉者,只要不是修煉什么惡毒的功法,也基本上不會出現這么丑陋的面容。

        在修煉界,哪個不是俊男靚女。

        茍逝的修煉功法,月城櫻雖然不說全部了解,但是也能知道一些,并沒有什么惡毒的功法。

        而且,茍逝的樣子,也絕對不是因為修煉了惡毒的功法,才會變成這樣,根本就是他自己完全沒有辦法,長得好看。

        這是天生的。

        這樣的人,不是沒有,但三千大千世界中,恐怕幾百萬億的修煉者中,才會出現這么一個。

        也不知道該說這個家伙倒霉,還是應該說他什么了。

        對于茍逝,不僅僅是因為這家伙做的事情,讓月城櫻討厭,還因為他作為王混元的軍事,總是會忽悠王混元去做一些讓月城櫻難以接受的事情。

        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月城櫻也相當的惱怒,如果不是因為王混元每次都護著他,茍逝恐怕早就消失在月城櫻的眼前。

        現在,沒有了王混元的限制,月城櫻終于有了這樣的資格,這讓月城櫻內心之中,也涌現出一絲激動的感覺。

        所以,對于茍逝對自己的怒罵,月城櫻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反而是充滿了惡意的嘲諷了一句。

        ……

        “月城櫻,你就等著吧!雪華城是屬于王城主的,你這個賤人,想要從王城主的手中,搶走雪華城,送你兩個字——休想。”

        茍逝急切的開口,想要轉移唐宇等人的注意,因為唐宇一行人的交談,讓他實在怒不可歇,讓他完全不想繼續聽著唐宇等人的議論,他怕自己會忍不住,會被活活的氣死。

        “休想?呵呵!如果不是你這團狗屎存在,我們雪華城早就變得比現在更加的強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覺得你有那個資格嗎?”月城櫻滿臉冷漠的看著茍逝,嗤笑著說道。

        月城櫻話中有話的言語,讓唐宇一行人再次懵逼,臉上紛紛露出疑惑不已的神色,很是想要知道,茍逝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們說,這月城主是不是占據高位已經習慣了,說話總是說一半,留一半的,讓人根本無從猜測,她到底要說什么。手下人只能去揣摩她的意思,這樣不會讓事情變得更加糟糕嗎?”唐宇忍不住開口說道。

        “這不是你們人類,位高權重的那些人,最喜歡做的事情嗎?這也是我最討厭和你們人類接觸的原因,說話總是說一半,讓人不明所以,想問清楚了,還會被人鄙視,覺得你智商不行,連人話都聽不懂。你特么的說的到是人話啊!”楚心泣聽到唐宇的話后,瘋狂的吐槽起來。

        而楚心泣的話,則是得到在場大部分妖獸種族的修煉者的認同,他們紛紛點頭表示,他們也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馮幽琴也是滿臉苦笑的說道:“作為鳳羽族的大長老,我遇到這種情況會比較多,所以非常的讓人惱火,可偏偏人家又沒有做錯什么,確實是我自己理解不能啊!”

        “這怎么能夠怪你理解不能呢!每次咱們學他們這么說法,對方不是同樣理解不了,卻偏偏裝模作樣,以為了解了咱們的意思,幾乎最后,事情都會變得更加的糟糕。”楚心泣翻著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我們人類,應該沒有這么糟糕吧!”安明樂、夏唐明等人,不由的滿臉大汗的縮了縮腦袋,尷尬的嘀咕著。

        可是當他們發現,唐宇也比較認同的時候,臉上就露出無奈的苦笑了,看來這種情況,果然是他們人類的通病。

        月城櫻好像也聽到了唐宇這邊的議論,臉上閃過一絲不好意思的神色,然后直接開口說道:“你不瞅瞅你的樣子,就你這幅尊榮,你覺得自己有資格,成為雪華城的掌控者嗎?你就不怕丟了我們全人類的臉?”

        月城櫻這么說,眾人終于明白,茍逝到底是什么想法了。

        于是,一行人再次議論起來:

        “這茍逝也太天真了吧!這里又不是凡人世界,主要看能力,長相什么的不會特別的在乎,這里可是實力為尊的世界,在大家都是俊男靚女的情況下,突然間出現一個長相丑陋的城主,要是實力強大也就罷了,但偏偏這家伙完全沒有多么強大的實力,竟然妄圖成為雪華城的城主,我要是雪華城的修煉者,絕對第一個反他。”

        “可不是嘛!這么的自以為是,想想就覺得好笑,他就不怕雪華城的修煉者們,知道了他的想法后,在他還沒有登上雪華城城主位置的時候,就直接想方設法的弄死他了?”

        “只能說這家伙太陰險,隱藏的特別深,讓大家完全想不到他竟然還有這樣的想法。”

        “不,怎么能說他陰險呢!只能說,他的長相,讓大家直接忽視了他,沒有一個人會覺得,他可能成為城主。”

        “噗!”

        眾人的議論,傳遞到茍逝耳邊的時候,茍逝頓時就覺得,心中一團火焰,猛然間爆炸了開來。

        受到胸口傷勢的影響,茍逝實在忍受不住這樣的侮辱,一口鮮血,瞬間噴涌而出,面色看起來更加的凄慘。

        “你們……可惡!”

        茍逝吐出一口血后,傷勢看起來更加的嚴重了,指著唐宇一行人,眼眸之中閃爍出怒不可歇的毒辣恨意。

        “轟!”

        突然間,茍逝突然從手中,甩出了一個金色的東西,這金色的東西,猛然爆炸開來,出現了一股濃烈的霧氣。

        “這家伙想要逃跑!”赤虬怒吼著,就向著煙霧中沖去。

        只是,眾人聽到赤虬的話,全都一臉莫名其妙,看著煙霧旁邊,躺倒在大坑之中,獰笑不止的茍逝,腦海中紛紛浮現出一副黑人問號的表情。

        啥玩意?

        這家伙不是還躺在這里嗎?怎么就要逃跑?難道是金蟬脫殼之術?還被赤虬給發現了?不行,要好好探查一下,是不是這樣。

        “咚!”

        就在眾人警惕起來,準備釋放出神念,探查那一層濃郁的煙霧中,是不是有金蟬脫殼的茍逝的時候,只聽到煙霧之中,猛然想起一聲撞鐘后,響起的低沉轟鳴,接著一道黑影,迅速從里面,飛了出來。

        “彭嗤!”

        黑影,被砸進了城主府門口的地面上,在茍逝砸出了的大坑不遠處,也形成了一個同樣大小的地坑,如同葫蘆一般,串聯在一起。

        “赤虬兄!”

        唐宇這才注意到,被砸進大坑中的人,竟然是赤虬,連忙向著大坑飛去,出現在赤虬的身邊,結果驚駭的發現,赤虬的雙臂,竟然已經完全的粉碎了。

        “有……敵人!”

        赤虬進入到霧氣的瞬間,顯然是受到了無比恐怖的打擊,他滿臉驚駭,艱難無比的吐出了三個字兒后,眼睛一番,直接昏迷了過去。

        唐宇立刻使用治療能量,探入到赤虬的身體之中,恢復這赤虬受傷的身體,同時大聲吼道:“各位小心,那煙霧之中,有……”


  http://www.egomet.tw/5_5328/1210771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