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快穿之渣了渣男 > 17深情總裁17

17深情總裁17


  溫柔立馬防備地往后退了退,伸手在身上的外套中摸了摸,摸到了想要的打火機。

  把身上的外套扯下來,對著葉明清,點燃了那件衣服,很決絕和果斷,眼眸籠罩著化不開的淡淡的憂傷,夾雜著痛苦,

  “葉明清,我不欠你的!我們之間的情誼,就如同這件衣服一樣,從此以后,灰飛煙滅!”

  扔下燃燒著的衣服,自己轉身就跑了,留著葉明清收拾殘局。

  跑到拐角處,動作利落干脆地鉆進去,然后關上了車門。“開車!”

  “好的小姐!”司機點頭。

  溫柔靠在座椅上,臉上是掩飾不住的得意,今天來的這一趟真的是很值得了。燒的那件衣服,是葉明清最喜歡的一件了,也是最貴的一件,怎么也得好幾十萬了。

  她可真是視金錢為糞土!嗯就是這樣的!

  【我剛才演戲不錯吧?】

  鴿子沉吟一會兒,【我覺得有點尷尬......】

  溫柔:【好了我知道很不錯,你就不夸獎我了!】

  鴿子:是真的垃圾,可是怎么才能讓宿主意識到這一點呢?算了,說不過她,還是別說了。

  溫柔一路上心情很好,時不時地哼著歌,可是留在原地的葉明清心情就很不好了。

  看著自己最喜歡的衣服,在眼前化為灰燼,他想自己這輩子都不想再有這種經歷了。

  他還想到了其他的事情,溫情回來了,一切是不是應該回歸正軌了?

  放過溫柔,或許也不是不可以。

  ...............

  溫柔再次見到葉明清的時候,是在一周之后,約在葉明清的家里面,說要談談離婚協議書的事情。

  溫柔去了,別墅里面只有葉明清和那個尖酸刻薄的傭人,看到溫柔就擠眉弄眼,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溫柔全程當做沒看見。

  葉明清的面前擺著兩份協議,簽了之后,推給了溫柔。

  溫柔拿起來,翻開看了看,以前住的那套別墅給她,還有五千萬,還算滿意,所以她很快就簽好了。

  “那么,離婚愉快!”

  溫柔笑得很解脫,伸出手,愉快的樣子。

  葉明清只是掃了一眼她伸出來的手,看到她臉上的笑容,覺得刺眼的很,口吐嘲諷,

  “離婚了,這樣子你才可以自由地去勾搭男人了是吧?”

  “嘖~”溫柔唏噓,這個男人真的是很小氣了!

  這個時候,門被打開了。是葉母回來了,還帶了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小姑娘,眉宇間很清冷,是個高冷美女子不錯了。

  葉母臉上掛著笑,粗俗的那一套,不經意表現在了臉上。

  “小媚,這就是明清了,你應該認識!”

  尤媚看了一眼葉明清,并沒有在他的身上停留,到是多看了一眼笑著的溫柔,笑得挺燦爛的。

  葉母一看到溫柔,就不是好臉色,

  “你這個賤.....來干什么?”

  溫柔本來就打算走了的,站了起來,手上拿著一份離婚協議書,朝著葉母揮了揮,

  “我來簽這個,順便,看看瘋婆子。”意有所指地看著葉母。

  葉母臉瞬間就黑了。指著門口,“你給我滾出去!”

  溫柔挑眉,看著重新修整過的門,很欠揍地來了一句,“喲,新門看起來不錯,不知道禁不禁踹?”

  “滾!出!去!”

  要不是尤媚在,她能馬上就沖上去,揪著這個該死的女人狠狠打一頓,罵死她!

  溫柔無奈地聳肩,“人老了,就不要老生氣,這樣更顯老!”

  說完就走過去,走到尤媚身邊的時候,故意給她看手上拿的東西,“小姑娘,不要眼瞎啊!”

  揚著高傲的頭顱,走了出去,氣得葉母順手就拿起玄關處的一個花瓶砸了過去,沒砸到人,倒是花瓶摔了一個粉碎。

  這個時候葉母才知道心痛,那個花瓶也是很貴的,很多錢啊。

  拉著尤媚的手就走了過去,“明清,這是尤媚,你們以前見過的。”

  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葉明清坐在沙發上,沉著臉,看著離婚協議書上,溫柔龍飛鳳舞的簽名愣了愣。

  三年的婚姻,從一開始他就是要折磨這個女人的,可是最后還是放過她了,他們之間,就這么輕易地結束了。可是心里空落落的感覺,是怎么回事呢。

  葉母還在絮絮叨叨,不停地說著尤媚的優點,也葉明清忽然抬起頭,幽深的眼睛,看得葉母背后一陣涼意。這是什么可怕的眼神?

  尤媚深吸了一口氣,

  “阿姨,既然你家有事,那我就先回去了,我的男朋友還在我家等著我,下次再來!”

  尤媚淡淡地掃了一眼葉母,不管葉母臉上僵硬的笑容,轉身就走,高傲的背影,和剛才的溫柔,有八分的相似。

  一出去,就遇到了等候多時的溫柔。

  看到尤媚出來了,溫柔笑了笑,

  “這么快就出來了,比我想象得快!”

  尤媚的臉色還是很清冷,看著溫柔帶著笑意的臉,“謝謝提醒,你很厲害。”

  說完就和溫柔擦身而過。

  溫柔點點頭,這個小姑娘不錯啊~

  鴿子:【宿主,請停止你大膽的想法。】根正苗紅的好姑娘,可別被帶成一個黑心肝兒的人,

  【哎呀,你就是太嚴肅了,我就是講一個笑話給你聽聽!】

  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離婚協議書,總覺得心情很好,這么容易,很快就可以拉起鉤子了。葉明清,你等著吧!

  鴿子: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溫柔心情很好,以至于想起來一個人,棲葉。

  上次他和葉明清打架,完全是兩敗俱傷,葉明清住院了,他也沒有好到哪里去,也是住院了的。

  溫柔只去探望過一次,用一個成語形容那個時候的棲葉,就是慘不忍睹,全靠顏值撐起一片天。

  那次去看的時候,溫柔執意交了住院費,只是因為心虛,她以為棲葉的戰斗力至少在她之上的,沒想到竟然連葉明清都打不過。

  想了想,再不去看看人家,好像有點不太好,溫柔在水果店買了一個榴蓮,就去棲葉家來

  一開門,溫柔看到的不是棲葉,而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很熟悉的女人,林璐穎。

  林璐穎一看敲門的人溫柔,罵了幾句,就嘭地把門給關上了。

  溫柔站在門口,一臉疑惑,林璐穎在棲葉家?這是什么情況?

  要不是林璐穎關門關得快,大概她手上的榴蓮已經糊在人家的身上了,畢竟罵人不是一個好習慣,得改!


  http://www.egomet.tw/53_53020/8038194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