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書逆襲:腹黑太子反派妃 > 第五十二章 宮宴

第五十二章 宮宴


  “你傷完全好了?”夙頤寒坐過去靠著欄桿問,被問到傷梵音苦了下臉,“傷是完全好了。”

  “以后身邊多帶些人,別莽撞。”夙頤寒頓了下又繼續說,“本來想弄死你的人就不少,更別說太子現在回來,你……多注意些。”

  “嗯,多謝關心啦。”梵音扔了個橘子給夙頤寒,自己剝了橘子喂給小七,夙頤寒接過橘子,看梵音隨意的模樣,也不知道梵音有沒有將他的話全部放在心上。

  夙頤寒有想過放些自己的人在梵音身邊,但是如果這樣做,不說梵音會不會覺得是監視。皇上和太子那里也不好交代。他能夠做的就是多叮囑幾句,在皇帝面前提一提。

  “你自己玩,我先走了。”這里不是什么明顯的地方,一般也沒有什么人看到,不過也因為這個原因,如果有人看到了怕是更加會亂說,平時也就算了,今日宮中走動的人多,夙頤寒不得不為梵音著想。

  “行。”梵音也沒回頭,反手沖夙頤寒揮了揮手。梵音趴在欄桿上,并不想現在就回去,心中也在想該拿夙拓殷怎么辦,甚至想要不先進些,來個現代的契約婚姻。

  大家互相幫助,做個鄰居友好相處。這也是一開始梵音的想法,不過相處了幾天,夙璽淵明顯將她當做了所有物,再說這樣的話,夙璽淵不一定會同意。

  見在外面的時間待得差不多,再不回去皇后肯定會讓人來找她,梵音抱著小七就走了回去。梵音回去的時候,夙璽淵和丞相正在談話,看到梵音過來丞相將話題轉向梵音,“郡主身體可有康復?”

  “多謝丞相關心,本宮的身體已經無恙。”梵音笑笑,抱著小七落座在夙璽淵的身邊,夙璽淵和梵音坐著,丞相站著,也沒有露出不滿的臉色,像是這樣很正常,繼續熱絡的同梵音說,“郡主回來也沒有好好出去玩玩,小女顧思倩同郡主年齡相差不大,可以一起結伴同行。”

  “行,那多謝丞相美意。”梵音將小七放置桌上,伸手去拿葡萄,夙璽淵也伸手過去拿葡萄,并將葡萄剝皮遞到梵音嘴邊。

  梵音看了眼夙璽淵,張口將葡萄吃進嘴里。丞相看看夙璽淵又看看梵音,笑了兩聲道,“看來太子殿下和未來太子妃真是恩愛有加,那老夫就不打擾了。”

  丞相聲音不小,聽到丞相的話大家附和了幾聲,也沒有人再往夙璽淵這里來。用膳敬酒欣賞歌舞,隨著沒有人再往夙璽淵這里跑,其他人也就沒有再走動。這次宮宴也沒有準備太多娛樂節目,結束得比較早。

  結束之后皇帝又將梵音和夙璽淵單獨叫你過去,問候了梵音的傷勢之后,又提出了讓梵音回東宮住,梵音順勢提了姚王府那些人的事情。

  “這么討厭的親戚,實在是不想和他們沾什么關系。”和皇上說了事情之后,梵音吐槽了句。

  “姚親王怎么說?”皇帝沒有立馬答應,也沒有拒絕。

  “還能怎么說,別人有遠大志向還能攔著不成。”梵音的語氣因為生氣有些沖,夙璽淵沒有提醒梵音這樣同皇上說話不對,皇上也沒有介意,聽了梵音的話反而笑了起來,“行,這圣旨寫給你。”

  “璽淵,研磨。”身邊的大太監將圣旨鋪開,皇帝取過筆,喚夙璽淵磨墨。梵音積極搶前,“我來吧。”

  “行,你也該學學,日后陪在璽淵身邊為他研磨。”皇帝沒有介意梵音的舉動,反而教導梵音怎么研磨,待梵音將墨磨好,皇帝伸過筆沾了沾墨水,“這個研磨也是大有學問訣竅的,以后讓璽淵手把手的教你。”

  “父皇這是嫌棄,我這次磨的墨不夠好了?”梵音看著自己沾著墨水的手指問,皇帝大笑兩聲,“我可沒有說這話。”

  夙璽淵遞給梵音錦帕,梵音沒有接,夙璽淵拉過梵音的手,為梵音將手指的墨水擦掉。梵音想縮回手,“這哪能擦的干凈,等會洗下就行。”

  “先擦擦。”夙璽淵不容拒絕的將墨水全部擦掉,這時皇帝已經將圣旨全部寫完,蓋上玉璽,抬頭看向兩人,“你們倒是相處得好,不用我們擔憂什么了。這圣旨已經寫好,音音就早日搬到東宮吧。”

  梵音如愿以償拿到圣旨,在御書房洗過手之后,拿著圣旨同夙璽淵一起出去。在御書房外面,梵音將圣旨遞給夙璽淵,“你幫我拿拿。”

  然后梵音伸手去抱小七,皇帝并不怎么喜歡寵物,所以御書房這樣的重地,梵音一般不會帶小七進去。梵音和夙璽淵離開后,皇帝身邊的大太監詢問皇帝,“皇上為何對梵音郡主如此之好,梵音郡主的性子如果再寵著,怕是不好為太子妃?”

  身為皇帝身邊的大太監,見皇帝心情還不錯,有些話說說問問,皇帝也愿意交流且不會問罪。皇帝放下手中的筆,意味深長的說:“她只要起到她的作用就行。”

  這話大太監不是很明白,但明白不適宜再問下去。皇家的婚姻從來都不是簡簡單單的,再者皇帝的行為,一直跟在皇帝身邊的他也不是很看得懂。

  “東宮,你覺得你需要添置些什么?”兩人往外走,夙璽淵詢問梵音,梵音搖了搖頭,“暫時什么都沒有想到。你今日東宮肯定還有其他事情,就不用送我了。”

  梵音將小七放在馬車上,從夙璽淵那里拿過圣旨。夙璽淵扶著梵音上了馬車,“那布置我看著辦,有什么不喜歡的到時候再換,今日我就不送你回去了。”

  “嗯,好,沒問題。”梵音趕緊答應,同夙璽淵告別,坐著馬車離開皇宮。梵音出宮門的時候,遇到了雁錦月,雁錦月的馬車被攔在了門口。

  守衛見到梵音趕緊放行,梵音看了眼雁錦月,問了下,“怎么回事?”

  “近日要求嚴格檢查進出行人及攜帶品,這位小姐不太配合。”守衛恭敬為梵音解答,畢竟禁嚴也是因為面前的人。

  


  http://www.egomet.tw/48_48715/89051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