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變身之紫月妖瞳 > 第70章 你瞅啥?!

第70章 你瞅啥?!

  車上的血族中,安琪是有鄒婷聯系方式的。

  看著陳靜淡定開車的樣子,安琪無奈的發了個消息過來:“婷婷,你這朋友是個傻子嗎?”

  鄒婷也很無語:呃,好像只是警官們特有的自信罷了。

  是的,警官們特有的自信。

  在很多國外媒體的評價中,國內的治安是非常好的,一本大國雜志上記述說:該國的警察大多配備橡皮警棍之類的“武器”,其威懾性質遠大于實戰作用,而警官們的任務,大多是調解一些平民糾紛,而不是持槍抓捕罪犯。

  ——這不是諷刺,這是贊美。

  因為在那個大國,去上學,都可能被同學拿出自動步槍打成篩子。

  高高興興去上學,可能被一梭子打死。

  高高興興去購物,可能被一梭子打死。

  高高興興去旅游,可能被一梭子打死。

  相比之下,國內的百姓簡直生活在幸福的天空下了。

  陳靜平時處理各種罪案,隨身帶著槍械,在警察之中已經算是不得了的存在啦。

  就好像一群普通玩家里站著一個氪金大佬,哪能不自信了。

  所以,到了血月家族的別墅之后,陳靜一腳踹開大門:“警察!全部……呃?!”

  別墅一樓大廳,地上有兩攤血跡,但卻沒有尸體。

  別墅周圍戰戰兢兢的瑟縮著二十多個俊男美女,一個個全身發抖、可憐巴巴。

  別墅中間的沙發上,坐著一個奇怪的生物。

  這是一頭看起來像是河馬的生物,但顏值比河馬低太多了。

  這頭河馬坐在沙發上,面前的茶幾上擺放了大概幾百支烤串。

  巨型河馬一口下去,不但把烤串吃了,連烤串的竹簽也給吃了。

  看著巨型河馬嘎吱嘎吱嚼著竹簽,眾人就一陣惡寒。

  巨型河馬的對面,大型液晶電視里傳來嘻嘻哈哈的聲音:“熊大熊大,光頭強又來砍樹了。”

  神特么冥獸……居然在看熊出沒。

  陳靜也懵了,她拿著槍側頭向四個血族問道:“這就是你們說的珍稀保護動物?”

  眾人點頭。

  陳靜鼻子都氣歪了:雖然我讀書少,但也分得清楚動物和怪物好吧?

  血族們心痛的看著陳靜:快逃走吧?或者暈倒也可以,這事兒真不適合警官您攙和。

  陳靜用槍指著巨型河馬:“把面具取下來,然后蹲在地上,雙手抱頭!”

  血族:……

  陳靜:……

  巨型河馬扭過頭,兩個小眼睛瞪著陳靜:“你瞅啥?!”

  不愧是吃人如麻的冥獸,這頭巨型河馬一發飚,壓力還真是宛如大山一般。

  鄒婷痛苦的捂住臉:情況有點不太妙啊!

  陳靜:“瞅你咋地?趕緊投降,不然我開槍了!”

  好吧,陳靜喊得兇,但鄒婷看到她也在兩蹆發抖。

  沒錯,瑟瑟發抖。

  鄒婷很快注意到一個問題:似乎在場的所有人,都會莫名害怕這頭冥獸。

  似乎,冥獸身上散發出什么可怕的氣息,讓人情不自禁的產生恐懼。

  在場的血族們就很能說明問題了:三十多個血族,其中還有血月侯爵這種高階氪金玩家,這戰力怎么看也非常強大了。

  冥獸扭著肥碩的身體從沙發上站起來,他身高兩米多,俯視著陳靜,口中發出悶雷般的吶喊。

  喊的還是那句話:你瞅啥?!

  陳靜這次倒是沒含糊,直接就朝冥獸開了兩槍。

  “砰砰!”

  子彈在空中劃過橘黃色的光線,冥獸的身上爆出兩個酒杯大的血洞。

  冥獸痛的嗷一聲怒吼:“你瞅啥!?”

  巨大的聲浪中,陳靜臉色發白,身體一軟暈了過去。

  冥獸嚇暈了陳靜之后,它扭頭看著鄒婷,似乎有點意外:“你瞅啥?”

  鄒婷:……

  女孩基本確定,這只冥獸跟銀河護衛隊里面的格魯特一個德性,全程只會說一句話。

  鄒婷以標準的答案回復冥獸:“瞅你咋地?”

  冥獸似乎也覺得有點不對勁了,它右腳頓地發出狂暴的吼聲:“你瞅啥?!”

  冥獸的體型比河馬還要肥壯,這一腳跺在地上,整個別墅似乎都在顫抖。

  一圈慘白色的光環從冥獸身體里爆發出來,掃遍整個別墅。

  周圍的血族們嚇得大聲尖叫,實力差的直接就尿了。

  但是這一層慘白色的光環掃到鄒婷身邊的時候,莫名朝鄒婷的身體匯聚過去。

  大概也就一秒鐘時間,鄒婷身邊數米方圓內的慘白光線全被吸空了。

  冥獸眨巴著小眼睛一臉茫然:“你瞅啥?”

  鄒婷也不說話,抬手就給了冥獸一記火球。

  火球打在冥獸身上,立刻產生附著燃燒的效果。

  冥獸吱哇亂叫,上蹦下跳。

  別墅里彌漫著一股烤肉味。

  這下大家算是看明白了:這個冥獸純粹就是一招恐懼光環最厲害,能夠讓人產生無法抵抗的恐懼感——但冥獸本身的實力可就相當一般了,它不但會被手槍打傷,也會被魔法火焰傷害。

  不知是哪個吸血鬼帶頭喊了聲“扁它”,一堆吸血鬼沖過來把冥獸給淹沒了。

  血月侯爵自然不會以族長的身份加入這種瘋狗群毆戰術,風度翩翩的侯爵大人關切的向鄒婷問道:“麥蕾蒂,吸收了恐懼之后,你有什么不適感嗎?”

  鄒婷茫然搖搖頭。

  好像這個恐懼光環被她吸納的時候,也就是一股純粹的能量罷了。

  但問題是,為啥會有這么個冥獸出來搞事情?

  血月侯爵嘆了口氣:“冥獸是一種貪婪的魔界生物,而魔界與我們的世界,相隔也就是一層紙而已。”

  鄒婷覺得毛骨悚然:“什么意思?”

  血月侯爵伸手指指四周:“魔界存在于我們身邊,一旦空間障壁出現裂縫,它們就會滲透到我們的世界來。”

  鄒婷:“呃,你別嚇我……”

  “放心吧,空間障壁很穩固的,”血月侯爵微笑著說道:“這只冥獸應該不是憑借自己的力量過來的,所以不用害怕。”

  穩固?

  不用害怕?

  就算這只冥獸不是自己打破空間障壁過來的,那也說明有個更厲害的魔界玩家打破了空間障壁,順便把這只冥獸給放過來了。

  但鄒婷也不是特別害怕:正如血月侯爵先前所說,自己的力量和體質,似乎可以順利可以克制這些冥獸。

  但問題是,鄒婷看著昏迷不醒的陳靜,腦袋上浮著三個大字:怎么辦?

  http://www.egomet.tw/45_45839/4660112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