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315章 廢靈脈

第315章 廢靈脈

  嘉寶滿心滿眼都跟隨著岳溯,縱然帝江是滿場熱議的人物,可她卻是名號和臉對不上的,一時不知道這人是誰,但瞧著他眼中殺氣流露,卻是笑著說話,溢出的威壓純正至極,亦正亦邪,她猜不出對方是誰,但心里下意識地便覺得他不可能是正派,只能是魔界妖界一流,便大著膽子道:

  “我告訴你,我是鳳族的王女,昆侖和蓬萊兩派的弟子,你若是敢動我一個指頭,整個鳳族、昆侖還有蓬萊都不會放過你的!”

  帝江一笑置之,手指動了動,一道金色光刃飛出,直接削了嘉寶右手的拇指,冷聲道:“我便是動了你一個指頭,又如何?”

  “啊——”十指連心,金光閃過僅僅是一瞬間的事情,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待反應過來,已經是手指落地,斷掌血流如注,嘉寶疼痛難忍,尖聲驚叫,其音凄慘,厲聲陣陣。

  姜羅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他臉色蒼白,抖著兩瓣嘴片一個音節也發不出來,哪怕那從來不會多看他一眼從來都看不起他的小師妹正在嘶啞著大叫向他求救,他也說不出話來,那紅衣烈烈的男人,輕蔑地看過來,嘲諷一笑。

  他現在動都動不得了,更別說要救嘉寶了,而且眼前這個人根本就是個強大的瘋子!連一個緣由都沒有給,就直接削去了嘉寶的右手拇指,嘉寶是持弓的,這手若是沒了拇指,做什么都不利索,和直接廢了她的手有什么兩樣?

  帝江對姜羅道:“這事和你沒有關系,你放心,我不動你。不過,你心里一定在想,我為什么要對付這么一個小丫頭,是吧?”

  姜羅好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少帝,可是為了……阿阮姑娘?”他匆匆一瞥是有瞧見阿阮姑娘與他有些親密的,嘉寶闖下這樣的禍事也是因為那個阿阮姑娘。他雖年少,又是頑劣,但生在復雜的王室里,他這個小太子也不是個傻子。

  帝江來了幾分興致,“你是……南海龍族的?”

  姜羅點了點頭,不知道對方在想什么,一時間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里。

  “南海自家事都管不過來,就莫要管他人閑事了。”帝江撤了他身上的定身術,揮揮手,“你走吧。”

  姜羅聞言微微皺眉,龍族分居東西南北四方,看似各自安寧,實則南海式微,內部爭權奪勢較其他幾方更為激烈一些,他不知道這隱世的少帝是如何得知的,但也知道眼前的人他打不過,惹不起。縱然是嘉寶有錯,但也斷然不能被他這樣暴虐的懲罰。

  想到這里,姜羅沉默地行了一禮,便迅速離開了,就算小師妹不喜歡他,他不是死纏爛打的人,但也不會因為被人拒絕就見死不救,他要趕緊去找師尊來!

  嘉寶見姜羅就這樣走了,心想自己對他那樣,他肯定是丟下自己逃命去了,而眼前只剩了自己和這個少帝,心下更是恐懼。少帝是誰,她聽父王說起過,知道他是六界里性情十分不穩定的一個人,最最不能惹。曾以為是個暮氣沉沉像自己父王那般年紀的人,未料到竟是這樣年輕,這般俊朗,可眼下,在她眼里,他宛如地獄厲鬼。

  “少,少帝,嘉寶知錯了!求你饒了我吧!”嘉寶哭哭啼啼,捂著自己的斷掌,面臨生死,疼痛似乎已經無法感知了。

  帝江聽她這樣說,忽而好脾氣地放軟了聲音,“錯哪里了?”往常阿阮也是這般,喜歡哭哭啼啼地說自己錯了,只不過,她都是裝哭,而他就當自己不知道,瞧著她偷偷看他,一臉精怪的樣子,想到這兒,他就莫名地想笑,心情也好了很多。

  方才姜羅都提到了阿阮,嘉寶此時也是靈智大開一般,立刻便道:“我,我不該去惹阿阮的,是我錯,我錯!”

  帝江點了點頭,似乎很滿意地樣子,扇子在手里敲打著,像是在考慮要不要原諒她,嘉寶見他脾氣轉好,眼中也沒了殺氣,雖然依舊緊張地后背繃直,但多少松了一口氣。

  嘉寶的血液似乎都集中到了頭上,專注地等著對方答復,對面,帝江突然道:“既然你已知錯,那就不扒皮了……”

  呼——這次,嘉寶是真的松了一口氣,因為對方的威壓實在過于強大,單單是威壓在身她就無法動彈,這般法力修為根本是她無法相比的,對方說要扒了她的皮,她是一點都不會懷疑對方沒有這個能力的,而且殺氣肆溢的眼神也不是騙人,莫說騙人,應該是絲毫掩飾都沒有!

  可誰知,下一刻,帝江又道:“扒皮的功夫太過精細累人,還是廢了你的靈脈吧。”

  “什么!”嘉寶簡直要瘋了,她的手已經廢了,難道不算是懲罰么?為什么還要廢了她的靈脈?她是先天的火系靈脈,生來就有全族引以為傲的靈力,如果被廢了,她還有什么?那還不如讓她去死!

  “你不能這樣做!”嘉寶開始掙扎,廢了她的靈脈,這比死還要難受,她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身心受到了強烈的壓迫,她開始歇斯底里:“我的手已經這樣了,還要怎么樣?我的手已經廢了啊,可她還好好的,就算是我錯了,我道歉了,我知錯了,師尊也罰了我,我給她道歉了還不行么?!”

  帝江擰眉,“好好的?她受了傷。”

  嘉寶大叫:“她身上最重的傷是她自找的!若不是她自己迎上去,怎么會受傷,又和我有什么關系!”

  帝江嘩啦一聲打開扇子,兀自搖頭,“起因還不是因為你們鳳族的誘魔香?你好歹也是鳳族的王女,又拜了兩家大派的師父,怎還是如此缺乏管教?今日算你有福,我便來替他們管教你一番吧,不用謝我。”

  嘉寶瞠目結舌,她根本不需要他幫這樣的忙!

  可她根本無法反抗,對面紅衣一閃,扇子一甩,扇風過來,兩條火龍纏繞翻騰,將她身子卷住,雙龍齊飛,鉆入她的身體,咬住了她的靈脈,火灼之痛遍布全身。

  虛谷和穆海二人聽到姜羅慌張來報,說是少帝抓住了嘉寶要責罰,心覺大事不妙,立刻就喚來岳溯一并與姜羅前往。

  不遠處的阿阮瞧見了慌張的一群人,心道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好奇心重,便與塑夜他們打了個哈哈,悄悄跟了過去。沒跟多久,忽然一道通天火光,鳳鳴陣陣,聽起來十分凄厲。在場的人都被嚇了一跳,而后忽然多了一道結界,將那沖天的火鳳隱去了,出來幾個弟子安撫場內,說是并未發生什么嚴重的事情,準備了宴會,稍晚些時候便會開始。

  結界那般及時,可不就是為了掩蓋什么事情么,但在場的大多是上位者,也見怪不怪,心照不宣,也不多打探。剛巧躲進了結界里的阿阮可不相信,繼續往前跟了過去。

  虛谷和穆海看到那火鳳沖天的一幕便知道沒能趕上,但看到一身焦黑倒地的嘉寶還是有些難以相信。穆海又氣又惱,語調都不穩了,責問道:“少帝,不是說了這事交由我們來處理你不會插手的么?”不光說了,還有北武神家主做見證呢,怎么能出爾反爾呢?

  帝江淡淡地瞟過來,“清平競技的結果,我插手了么?”

  虛谷和穆海莫名地看著他,一時未能答話,這話即便是答,也是沒有的。

  帝江又道:“你們門派內如何處理這鳳族小王女,我插手了么?”

  虛谷和穆海說不出話來,他們給嘉寶定了罰,對方確實沒有出面,更沒有什么異議。

  “可是……”穆海到底是不忍心。

  帝江哼了哼,“可是什么可是!我家徒兒不爭氣,被欺負了也不知道討回來,我這個做師父的替她來討,不成么?”

  阿阮偷偷躲在一處山石后,聞言心中一暖,她就知道,師父性子雖不好,但對她總是真心。

  虛谷嘆了一聲,命岳溯去看看嘉寶,而后又忍不住揚了拂塵,對帝江道:“少帝,你行事這般隨心,縱然六界里無人有你這般天生神力,但恐日后樹敵太多,總有一日會失盡人心,就算少帝你無懼,但這冤冤相報,你就不怕有一日,會報在你今日相護的徒兒身上么。”

  山石后,阿阮微微動了動身子,她是不怕的,因為她有師父。

  帝江眼睛微瞇,臉色陰沉地看著虛谷。

  穆海臉色也不怎么好看,說出來的話也不怎么好聽,他道:“是啊,難不成你還能將你那寶貝徒弟揣在懷里日日帶著?你還能日日在她身邊?若你次次都這樣為你那徒兒出氣,日后樹敵,人家不敢把你這個少帝怎么樣,還不能拿你那徒兒撒氣么?也不知道你那個徒兒得了你幾分真傳,能不能受得住。你寶貝自家徒兒,就不曾想,嘉寶也是別人的徒兒么!”

  山石后,阿阮又是不安地動了動,她不怕別人,若是可能,她當真是想被師父揣進懷里帶著了,這人聽著語氣不善,師父為她出氣,還不是因為那個嘉寶先有錯在先,師父又有何錯?

  帝江瞧了一眼那露出山石外的一小片紅衣,忽而笑了,“穆海仙師說的有道理。那這樣吧,我就賣你們當中一人一個面子,我放過這個嘉寶,給她續上靈脈,這人就得答應我一件事,可好。”

  這話說的甚是囂張,哪里算是賣人一個面子……偏生這話是他說的,在場的人沒有一個法力修為能與他相比的人,強權之下,沒有公平可言。

  虛谷和穆海看了看彼此一眼,神色凝重,但既然他能給嘉寶續上靈脈,那自然是比斷了好。

  “不知少帝想選我們之中何人?”

  帝江瞇著眼睛,目光在他們幾人身上移動,最后落向將嘉寶扶起的岳溯。

  “就你吧。”帝江的扇子啪的合上,指向了岳溯。

  岳溯看了看二位仙長,見他二人期盼的目光,也知對方既然選了他,便是逃不過,如此也沒什么好遲疑地,起身便道:“少帝有何事吩咐,請講。岳溯能力所及,必然做到。”

  帝江笑瞇瞇地,很是隨意,“岳溯,你也是龍族?”

  岳溯怔楞片刻,立刻道:“是,東海龍族。”

  帝江點頭,“東海,不錯。”

  沒頭沒腦的一句,但一旁的姜羅卻是心里嘀咕,東海龍族最是強盛,他這句不錯,應是說的這個意思,為何感覺這人對龍族的興趣就像是養仙寵一樣似的呢……姜羅不敢多想,同是龍族,他只心中慶幸帝江選的不是自己。

  岳溯不知道他這是什么意思,便又請示道:“敢問少帝所說的救嘉寶師妹的條件,是要晚輩答應你什么事?”

  帝江揮揮手,“暫時還未想到。等想到再說吧。”

  方才二位仙長表情那般凝重地看他,讓他都忍不住后背發涼,岳溯是萬沒想到帝江竟是這般隨意,反而更加不安起來,總覺得不該如此簡單才對。

  帝江抬了抬手,幾道金光如針一般沒入嘉寶那焦黑的身子,嘉寶現出了真身來,隨后由體內噼啪一個火光砰的燃著了,火焰之中,鳳凰展翅,焦黑的羽毛逐一褪去,展開新的羽翅,而后化出人身,一身潔白,卻是什么也沒有穿,白花花的身子蜷縮在火焰之中,再沒了剛才那焦黑的窘態。

  岳溯蹙眉,迅速偏過頭去,將自己的外袍脫了,裹在嘉寶身上,將她抱了起來。他雖不喜歡嘉寶,但總歸是同門,又算是族內姻親,就算沒有這些關系,到底是個女孩子,也不好讓她如此狼狽……

  “鳳凰浴火而生。”帝江勾唇,“我這是在教她重新做人啊。”

  虛谷和穆海臉色都黑的能滴出墨來,卻又無處發泄,他們做人師尊的,實在不希望自家弟子勞煩被人代為管教。

  這哪里是浴火重生,不過是續接了靈脈,這生命之火是帝江給的,若是他想,這生之火馬上就能變成滅之火……嘉寶這天生的靈脈算是毀了,即便續接,也只是一般靈力,這一身驕傲,算是都隨著她那手指一并被削去了。

  岳溯第一次看見傳聞中的少帝施展法力,整個人都驚住了,這便是傳聞中的少帝,神界的天之驕子,天生的神力,如此強大,別人的生死,只在他一念之間。

  帝江用扇子輕輕拍了拍岳溯的臉,“我瞧著你是個直率的,不似那些老牛鼻子道貌岸然,你東海龍族欠我一件事,莫要忘了才是啊。”

  岳溯回神,立刻行禮道:“少帝放心,晚輩自會記得。”

  “很好。”帝江想到了什么,身子忽然朝他傾去,于他耳畔語氣有些頑劣地說道:“阿阮她喜歡我,你就莫要想了。”說罷,他便淡笑著離去,留下岳溯如同石化一般站著。

  路過一處山石,帝江一把將那躲在山石之后的人拉了起來,牽著那人的手,十指交叉。

  二人紅衣飄揚,頭發都只是簡單束著,背影看來,宛如一對神仙眷侶,十分相配。

  虛谷和穆海嚇了一跳,不知何時山石后藏了個大活人,一時也分辨不出是因為自己太關注嘉寶而沒有發現,還是對方修為太高掩藏太好。

  而那人似乎一點窺伺的羞恥感都沒有,反而當他們都不存在一般……

  “謝謝師父!”

  “師父,你走半點啦,阿阮受傷啦!”

  “師父,阿阮沒用……不過,阿阮和明軒哥哥還有小白贏了呢!”

  “師父師父,你怎么不高興?”

  “閉嘴!”

  “哦哦哦,好的,師父,因為師父幫我出氣,我太高興啦!”

  ……

  師徒二人旁若無人的離開,一路上都是阿阮雀躍的言語聲,仿佛此間只有他們二人而已。一點也不在乎被人聽了去。

  姜羅詫異地看著那師徒二人,背影越看越是般配,但想想他們兩人那般長相,便是此時回頭來看到正臉也是極相配的,只是……他忍不住嘀咕了一聲:“怎么回事?他們……他們是師徒?”他還從未見過哪家師徒是這般親密的,反而更像是仙侶才是吧!

  這前前后后,不過一刻鐘,虛谷和穆海撤了結界,一邊走一邊氣的直掃拂塵,“荒唐,荒唐,簡直是荒唐!”但左右那人是少帝,再荒唐的事由他來做,似乎都會變得讓人無法指摘,只能無力地評判幾句。

  姜羅抓了抓頭發,也不知二位仙長是在說帝江對嘉寶所做的事,還是他對徒兒的過分維護,只管跟著二人出去。

  岳溯瞪大了眼睛,心驚不已,臉頰還在發燒。他不知道自己在驚訝什么,到底是因為那人看透了自己那點剛剛萌發的心思,還是因為那人實在狷狂,明目張膽地和自己的徒弟……

  而他懷中原本一直暈厥的嘉寶,眼皮忽然動了動。

  http://www.egomet.tw/45_45122/8514973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