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帝寵妃:馭靈女神棍 > 【234】陰山十景

【234】陰山十景


  農歷七月十四!

  這一天左安感覺自己的頭發絲兒都在興奮著,由于之前看過白虎送葬的恢弘氣勢,所以,她心底便生出了巨大的期待,她覺得今天晚上一定會是一個非常熱鬧、非常有趣的晚上。

  這么一來,仿佛之前所有的生日都白過了似的。

  尤其是去年,耗費在了中考準備之中,連青梧都沒有帶著左安出去溜達的想法。

  今天因為興奮,所以她整個人腎上腺素飆升,一整天都靜不下來,就連跟老爸老媽打電話都顯得急促慌張,時時刻刻地期盼著夜晚快一些來,就像當初她第一次進入部隊后面的雨林似的。

  亢奮不已……

  然而。

  時間,不會因為著急而走快一秒;也不會因為安寧而走慢一毫……

  一切都是那么按部就班……

  等待,期盼,渴望……都淹沒在了時間的海洋中。

  終于~!

  夜幕降臨。

  天色越來越暗,星星和月亮慢慢地跑了出來……

  院子里越來越靜,人,都悄然入夢了!

  伸手不見五指的房間里,躺在言顏身邊的左安忽然睜開了眼眸,讓青梧給她施了一個睡眠術后,左安便迫不及待地溜出了院子。

  “左安!!”

  才走到外面,左安就被玄竹給叫住了。

  “干嘛?”

  “這個給你!”玄竹說著,扔出了一株墨藍色草,枝葉妖嬈,個頭雖然不大,卻變換無窮,一會兒花朵變成了蛇,葉子變成了魚;一會兒花朵變成了鳥兒,葉子變成了貓。

  “什么東西?”左安眉頭蹙著,“這玩意兒,動物還是植物啊?”

  “翳形草!”玄竹說著,將扔入了左安的眉心:“可以讓你隱形!這個草是一對兒,還有一株我給莫念了,除了你們彼此可以看到而外,任何人都看不到你們!它能把你們的氣息穩穩當當地藏住。”

  “這么牛?那你現在是不是也看不到我了?”左安好奇地問。

  玄竹嘴角一挑:“這畢竟是我培的草,我肯定能看到你的,我在里面種了我的神識!”

  “那你剛剛說任何人都看不到我們?”左安翻了一個白眼。

  玄竹嬉皮笑臉:“我不是人嘛!”

  “……”左安搖了搖頭:“懶得跟你瞎掰扯了,走了!”

  說完,左安便風風火火地往城外的土地廟趕去。

  待她趕到的時候,籠罩在墨藍色光圈里的莫念帶著黑邪和黑妖,已經在林子外面等著了。

  “你比我還來得早呢!”左安從莫念的身后走過去,笑道。

  聽到聲音便回了身,看到她,他的嘴角便掛出了淡淡的笑:“我可沒有那么多顧忌的東西,不像你非要等著人都睡了才能來。”

  左安聳了聳肩,眉眼里滿是興奮:“馬上十一點了……厲壇都是準時開的么?”

  莫念點了點頭:“嗯,子時!走吧,咱們先進去。”

  “嗯嗯!”說著,一行人便邁著步子準備往里去了。

  而這個林子樹木雜糅,野草瘋長,人要走進去還真是不太容易,草深得都看不到地,而且似乎一不小心,一腳下去都能踩著一條蛇,給人感覺陰冷潮濕的很。

  左安抬眼往林子里望了望,一片漆黑,樹葉非常茂盛,將月亮的光華悉數遮擋在了外面。

  左安看了看身旁的莫念,“咱們從天上走吧?這下面感覺寸步難行阿!慢慢走進去,天肯定都亮了!”

  莫念點頭:“黑邪可以帶著我著我。”

  “行,那走吧!”說完,左安就縱身一躍,騰上了枝頭。

  黑妖也敏捷地跳上了樹枝。

  黑邪籠著莫念,也迅速跟了上去。

  不過須臾,一行人便出現在了土地廟跟前。

  由于年久失修,這個土地廟其實已經荒廢了。

  殘垣斷壁藏在密林之間。

  根本不敢想象,這個地方一會兒竟然會出現那么恢弘的一幕。

  就在莫念舉目打量周圍環境的時候,左安忽然納悶地問道:“對了,玄竹說這個草是一對兒,只有我們兩個人能互相看得到彼此,為什么黑邪和黑妖也能看到你?”

  莫念笑道:“他們看不到我,只能看到尋跡螢的位置而已。”

  “額……”左安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語畢,左安也用自己的感官細細都搜索了一下周圍的氣息,別說嶙峋精怪了,鬼氣怨氣都沒有感覺到,就連陰氣似乎都沒有特別猛烈的增長。

  左安走到土地廟破敗的門口,輕聲道:“雖然這已經挨著七月半的邊邊了,但是并沒有特別的覺得陰氣又猛烈地增長阿。”

  “這個完全是屬于溫水煮青蛙的感受了,從進了七月開始,陰氣就不斷地在增加了,你已經習慣了而已,等明天一過,陰氣陡然下降,你就會有明顯的感覺了。”莫念淺聲道。

  “那怎么感覺這么冷清呢?”左安微微噘嘴:“感覺周圍什么氣息都沒有阿!”

  莫念笑道:“別急嘛!我們都知道隱藏氣息,他們也不傻!”

  “額!”左安眉頭微蹙:“是么?”

  “等會兒開厲壇了,你就知道了!”

  “還有一個小時呢!”左安嘆了口氣:“我們在這里干等著?”

  “不然呢?你先回去睡一覺?”

  “……”左安翻了莫念一個白眼:“你跟我講講冥界吧?我只知道厲壇是官方祭祀亡魂的。”

  “別的都不知道?”莫念側眸:“陰山十景,知道多少?”

  “十景?”左安搖頭:“一個也不知道!”

  “……”莫念苦笑:“真不知道你是幸運還是不幸運!連陰山十景多不知道,就這么莫名其妙的入了道!”

  左安微微側頭:“我感覺很幸運了,遇到青梧,遇到你!”

  莫念臉上笑意蔓延:“聽你這么說著,我感覺我很榮幸啊!”

  “坐下說吧!”說著,左安就拽著莫念找了塊大石頭坐了下去。

  “那我就順著輪回流程,跟你說說陰山十景吧。”

  左安點頭:“嗯嗯!”

  “首先,鬼差冥使是不強迫亡魂入冥界的。這個,你知道吧?”莫念側頭看向左安,問道。

  “嗯嗯!”左安點頭:“我最開始聽到這個說法的時候,覺得好神奇,感覺完全出乎我的想象。”

  “冥界不過是大千中的一個領域罷了,亡魂不愿入冥界,它依然在大千之中,消亡之后也會給別的生靈靈氣,會滋生出新的靈魂。所以,冥界對于執念深的亡魂是不會耗費太多心神的。”

  左安頷首,示意莫念繼續講。

  “但是,一般情況下,亡魂在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被冥使引入了土地廟。”

  “我聽青梧說過,有時候會讓亡者的親人來引領。”

  “嗯!大部分亡魂還是很好引導的,會很順利地到土地廟報道,然后經由土地廟直接到鬼門關。”

  “額……”

  “進了鬼門關之后,亡魂就會踏上黃泉路。”

  這些東西左安聽起來覺得并不陌生,所以好奇心也沒有那么強烈,“然后呢?”

  “在這里要特別跟你說一下,只要沒有走過黃泉路,亡魂就只是亡魂,稱不上是鬼。”

  左安眉頭微蹙:“什么意思?”

  “相當于冥簿的記載還沒有更新,亡者還沒有真正的死去!我們金門施術,要想人起死回生,就是找的這個空檔!只要在亡魂走完黃泉路之前給引導了回來,是能讓人再活過來的。”

  “哇!”左安睜大了眼睛:“那那些能起死回生的靈物,也必須在這個境況下施用才有效果嘛?”

  “那倒不是……”莫念搖了搖頭:“極品的仙草,根本就沒有把冥界放在眼里,它們的施用,直接類似于修改冥簿了。甚至能讓人直接脫離冥簿,直接錄仙籍。”

  “那么牛?!”左安感慨。

  “嗯!”

  “那過了黃泉路之后呢?”

  “過了黃泉路就到了望鄉臺。”莫念緩緩道:“在望鄉臺,可以回望自己的故鄉,還能看一眼自己的親人。”

  “之后呢?”

  “再然后就到豐都城了!”

  “是不是那個審判鬼魂的地方?”左安滿眼好奇。

  莫念點頭:“對,在這里就開始進入了審判,十八殿,就是所謂的十八層地獄。鬼魂需要一個殿一個殿的過,每個殿的判官會拿著冥簿一個一個地審核鬼魂,看這個鬼魂有沒有犯自己自己管轄的那些事,如果犯了事兒,就會被鬼差拉去懲罰。懲罰完了,再到下一個殿。”

  “這么說來,如果這個人犯了很多事。他有可能幾十年得不到輪回?”

  莫念點頭:“對!如果真的十惡不赦,可能幾十年都少了吧!”

  “那,十八層地獄都過了一遍,是不是他的罪孽就一筆勾銷了阿?”左安問道。

  莫念搖頭:“哪有那么輕松的事兒?冥府的刑律只是懲罰,沒有改造。懲罰是永遠抵消不了罪惡的!否則輪回的批判不就沒有了意義?該還的,入世之后都得還!冥簿記著呢,跑不掉,就算想方設法逃過了冥簿,也躲不過天劫。”

  “還挺縝密的。受了那么多苦,糟了那么多罪,結果還是要還。”左安撇了瞥嘴:“那早知道,還不如別進冥界!”

  聽到這個話,莫念笑而不語。

  他不贊同這個觀點!

  順應輪回也罷、逆天改命也罷……

  冥界,或許已經是最溫柔的方式了,只不過是‘還’罷了!

  逃離冥界,那要的就是魂飛魄散,消散于大千,永不復存在了!

  這么想著,莫念嘴角的笑意更甚了。

  自己跟天斗,不知道算不算順應冥簿呢?

  安排了劫,他就如此直面了!

  亦或者,是在與大千為敵呢?

  看莫念不說話,左安撞了撞他的肩膀:“然后呢?”

  “對了,一般情況下,過頭殿的時候,就是人間的亡者七日祭奠,也是人們常說的七回魂。進入頭殿,冥界會允許鬼魂回去一趟人間,可是,鬼魂如果這個時候逃跑的話,鬼差就不會手下留情了。弄不好就直接魂飛魄散!”

  “七日回魂在這里阿!”左安點了點頭:“還挺復雜。”

  莫念笑道:“確實!”

  “過了十八層地獄之后呢?”

  “就到了供養閣和鬼養堡。”

  左安忽然興奮起來:“今天鬼門打開,就是鬼養堡的鬼魂出來了!”

  莫念點頭:“對!一年一度允許他們回來人間,看看他們的后人,出來當面享受祭祀和香火。”

  “那供養閣是什么?”

  “平日里,過年過節,咱們不是也有習俗給祖宗上上香嗎?那些祭祀會傳達到供養閣。經過十八層地獄的鬼魂,進入了鬼養堡守冥壽之后,就可以在供養個享受香火了。”

  左安點了點頭:“供養閣就是他們的食堂嘛!鬼養堡就是宿舍嘛!”

  莫念笑道:“不錯,是這個意思!”

  “那如果有個鬼魂在十八層地獄溜達了百來年才出來,他的子孫沒人祭祀他,他不就沒有香火受了?”

  莫念點頭:“會有這種情況,他就只有餓著,然后等著這一年一度的鬼節,在厲壇享受這官方的祭祀吧。”

  “額……”左安意味深長地點了點頭:“那在鬼養堡待多少年才算守夠冥壽阿?”

  “一般二十年!”

  “就是我們常說的,二十年后又是一條好漢?!”

  莫念想了想,點頭:“或許是從這里來的吧!”

  “那,鬼養堡的鬼魂一年只能出來這一次嗎?”

  莫念搖頭:“也不是,七月半是屬于大假,所有的鬼魂都能出來。特殊的日子里有些鬼魂也能出來人間溜達一圈,比如那些引導亡人的祖先。”

  “冥使!”

  “嗯!還有人間術法召喚,如果得到冥府允許,也可以出去。不過,需要受冥府規矩,什么時候現身,什么時候可以附身,什么時候回來,一旦違規,不是打入十八層地獄再受一次難,就是魂飛魄散……”

  “這個冥界,怎么說呢?說它殘酷,它其實也挺有人情味的,說它有人情味吧,也挺殘酷的……”

  莫念點頭:“無規矩不成方圓嘛!”

  “這么說來,只要過了十八層地獄進入鬼養堡,日子就算比較好過了。那之后就等著投胎了唄?”

  “守好冥壽,就可以進入蓮花臺了,可以得到藏地王菩薩的加持。”

  “……”左安眉頭一凝:“藏地王菩薩?”

  “嗯,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藏地王菩薩!”

  “勸解亡魂向善?”

  “更確切的說,應該是引導慧根吧。佛教不是說:天雨雖寬不潤無根之草;佛法雖廣不渡無緣之人!得到藏地王菩薩的加持,這個鬼魂或許就成了有根之草,成了有緣之人。”

  說到這里,左安倒是想起了那個被施了厭勝術的小鬼頭。

  取了他的鬼靈。

  他就成了無根之草,成了無緣之人了……

  不過,她很快又回過了神:以后一定要幫他,我能給他更實際的幫助。

  這么想著,左安又問道:“然后呢?就投胎了?”

  莫念搖頭:“沒有!前面的一切都是關于前生,過了蓮花臺,才到了最關鍵的地方。”

  “那是什么地方?”

  左安坐直了身子,直勾勾地望著莫念。


  http://www.egomet.tw/45_45103/8519502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