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帝寵妃:馭靈女神棍 > 【325】百鬼夜行

【325】百鬼夜行

  “忘川河!”

  左安微微側頭,眉頭淺蹙,眸中閃現出了一縷光:“傳說中曼珠沙華生長的地方!”

  莫念點頭:“你聽過那個故事嗎?”

  左安頷首:“嗯!彼岸花,那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一對生生世世不得相見的戀人!”

  “傳說故事很悲傷,但是作為花而言,它是有獨特功效的。彼岸花奇香無比,會喚起鬼魂的記憶……鬼魂置身其中,那些被遺忘的曾經會一幕一幕地閃現。”

  “會想起前世?”

  “嗯!那些曾經刻骨銘心的記憶,會破碎地出現。不想忘掉卻忘掉的人,不想記起卻又記起的事兒……”

  “……”左安聽到這里,神色凝重了起來。

  “忘川河上便是奈何橋,奈何橋上有一塊寫著早登彼岸的三生石。站在橋上,三生石便會將鬼魂的三世記憶展現出來,那些原本破碎的東西會一一粘合起來,讓鬼魂看到他的那些緣來緣去……”

  “那真有孟婆湯?”

  莫念點了點頭:“看了三世記憶,然后便會給鬼魂一個機會,選擇是否墮入輪回……孟婆就坐在橋頭,如果選擇喝掉孟婆湯,那便投胎轉世,如果不喝孟婆湯,便只能選擇跳入忘川河。”

  “跳下去會怎么樣?”

  “用千年的煎熬,換取一世美夢成真!去見你想見人,了你想了的緣!”

  左安倒吸一口冷氣:“千年煎熬?”

  莫念頷首:“是的。傳說,忘川河橋下血河里蟲蛇滿布,波濤翻滾,腥風撲面。惡人鬼魂墮入河中,便銅蛇鐵狗任爭餐,永墮奈河無出路!”

  “聽起來,感覺非常的煎熬阿!”左安皺眉看著莫念:“會有人選擇跳入忘川嗎?”

  莫念毫不猶豫地點頭:“肯定會有的!”

  “這么肯定?!”

  “當然!”莫念微微嘆氣:“我不過做點旁門左道的生意,而且也沒多少年,我就已經看到了太多執念了。有些執念實在是讓人心生敬畏,我相信,有那些執念的人,為了跟愛人相見,真的是會愿意承那一千年的苦,受那一千年的罪!”

  “……”

  “人生一世很微妙的,人們常說前一世五百次回眸,換此生一次相見!那些能攜手一生,白頭到老的人,得是多少世的姻緣際遇啊?可是,最幸福的那一世卻很可能是永別了!”

  “永別?”左安有些沒有聽明白。

  “分分合合不過是緣生緣滅,兩個人用盡一生還了對方所有的情,償了對方所有的債,緣也就散了……”莫念忽然露出了淺笑:“以后,生生世世,可能都不會再相見了……”

  “……”左安搖頭:“哪有算得那么清的賬?生生世世,也太……”

  “你看,不過是說說,你都覺得可惜……更何況是當事人!”莫念看著左安,忽然笑道:“不過,這也沒有什么好糾結的,至少我們兩個曾經在選擇是否喝孟婆湯的時候,選擇了喝孟婆湯……說不定,那并不是一個很難的抉擇!”

  本來氣氛有些凝重了。

  莫念一句話便讓左安笑出了聲:“你這腦子,轉得也真是夠快的。”

  “難道不是這個道理?”莫念問道。

  左安點了點頭:“也是!”

  “所以嘛,放下才能得大自在!我們就屬于能放下的人,開始新的人生,去遇到新的人……”

  “嗯嗯!”左安點頭,心下忽然冒出了一個念頭:如果當初我不選擇喝孟婆湯,是不是就遇不到溫言了呢?

  當這個念頭冒出來的時候,左安嚇了一跳!

  那,這世再輪回,我要選擇再喝孟婆湯嗎?

  不知不覺,眉頭,竟然越蹙越深了!

  修煉中的青梧忽然心中微凝,一種微妙的感覺漫上心頭:似乎,左安對自己的影響越來越大了!這種情緒頓時影響到了自己的心緒!!

  對青梧來說,這并不是一個好消息!

  被情緒束縛,而且那種情緒還不是自己該有的情緒……

  那,手腳不是就被束縛住了嗎?

  就在青梧凝眉深思的時候,周圍忽然泛起了強烈的能量波動。

  “來了!”這句話,莫念和青梧幾乎同時說出了口。

  左安那飄蕩的思緒也陡然被拉扯了回來,蹭地一下站起了身,感受到了周圍一股極其純正的陽屬能力爆發而來。

  黑邪迅速地調動了自己的修為,為自己斂了一個很厚的結界。

  “竟然是這么純凈磅礴的陽屬靈力!”左安感慨著,“難怪那些散魂都沒有在這附近出現呢。”

  莫念伸手拉著左安:“走,咱們往一旁躲一躲!”

  “嗯!”說著,兩個人便飛身上了樹,藏身在了茂林枝丫間。

  很快,左安就感覺到周圍的波動在急劇地擴大。

  壓迫力越來越強,甚至比夏至時分烈陽最熾烈之時所散發的陽屬能量還要強上十倍!

  跟在身旁的黑邪也不斷地加固自己的結界,而那個結界卻眼見著越來越薄……

  見勢不妙,左安眉頭蹙了起來,問道:“行不行?需要幫忙嗎?”

  黑邪低沉沙啞的聲音響起:“不用!謝謝!”

  “一會兒他能快速地補回來,沒關系的!”莫念出言道。

  “為什么要這樣?那些散魂不是會很懼怕嗎?”左安覺得莫名其妙:“厲壇不是用來救濟他們的嗎?干嘛一邊救濟,又一邊打壓?”

  “就是某種威懾方式吧!我們常說的恩威并施?”莫念淺聲回答!

  對于這個答案,左安卻并不以為意,撇了撇嘴,將注意力聚集到了土地廟跟前。

  驟然間!

  磅礴洶涌的陽屬靈力陡然消失了!

  隨之而來的是洶涌的陰屬靈力!

  浩瀚澎湃的陰屬靈力如巨浪般打壓而來,有那么一瞬間,左安感覺自己都快被壓得窒息了!

  “我去!這個陰屬靈力好厲害阿!”左安深呼吸著,咬緊了后槽牙“以前怎么沒有過感覺到有這么強的氣息變化?”

  已經停止修煉的青梧悄聲道:“以前你的感知能力并不強,所以感受不到。如今,你感受到這么強悍的能量波動,可是一般人甚至都察覺不到的!”

  “……”左安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這話音才落,左安就看到黑邪已經撤去了結界,正瘋一樣地吸納著陰屬靈力。

  左安垂眸,看向自己的指尖,小蛇也在貪婪地吸納著,而且顏色越來越透徹,變換非常地明顯……

  “好精粹的靈力!”左安感慨著,“難怪叫補給呢!”

  莫念伸手拽了拽左安:“杉杉快看!”

  順著莫念望去的方向,左安也順著望去,瞬時間目瞪口呆。

  土地廟忽然變得靈動了起來。

  它殘魄的模樣變得模糊起來,漸漸地,它變得高大了起來,不一會兒便氣宇通天,氣勢恢弘,雕梁畫棟間奇珍異獸仿若活物,散發出極強地壓迫力。

  跟現世中的殘垣斷壁簡直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景象!

  “哇!!”左安瞠目結舌。

  很快,廟宇的大門處走出了兩頭金獸——白虎!

  姿態矯健,氣勢壓人,投足擺尾間帶著很強大的威懾力……

  “青梧,上次白虎送葬時見到過的金獸!”左安興奮地跟青梧說道。

  話音才落,一位胡須花白,拄著拐杖的老頭緩步走了出來,咯吱窩里夾著厚厚的一個本子,笑容慈祥,眼眸安寧,仿若生人!

  “這是什么人啊?”左安目不轉睛地望著下面,伸手拽了拽莫念。

  “土地爺!”莫念輕聲回道。

  “好慈祥!”左安感慨著。

  隨后,老頭子用他的拐杖在地上狠狠一擊。

  憑空便出現了一口巨大的香爐……

  香爐身形巨大,看不出是什么材質,周身黝黑透亮,中間插滿了香,香火極其鼎盛,青煙直上云霄。

  “爾等,可來享受香火了……”老頭伸手捋了捋胡須,仿若自言自語,聲音雖然低,卻帶著極大地穿透力。

  左安忍不住皺了眉,感覺有什么東西鉆入了腦海中似的。

  這邊話音才落……

  左安便感覺到了周圍有細細索索的氣息在流動。

  很快,厲壇周圍便聚集了好多鬼魂……

  各種各樣的鬼魂……長牙舞爪的、缺胳膊少腿的、猙獰溫柔的……

  不過卻都有一個共同點,從他們的氣勢看來,他們都不弱!

  “那些弱的,在剛剛那一撥陽屬靈力的轟炸下,已經魂飛魄散了!”青梧的聲音不輕不重地響了起來。“留下的這些,都是有一定實力的。”

  “……”左安有些不理解了:“明明違背了他們冥界的管理。為什么還要這么大肆的飼養他們呢?”

  “弱的散魂直接消散,可以讓它們的靈力更快速地進入大千流轉。”青梧笑道:“而這些已然有些氣候的鬼魂,也不過是給他們一個小機會罷了,加快他們成型,也能更快進入靈界或者進入魔界。”

  “這么說,其實不是冥界在飼養這些鬼魂,其實可以說是大千在飼養這些鬼魂!?”

  “可以這么理解!”

  就在兩人交談之下,厲壇忽然飛升到了半空之中。

  隨著香爐升空,土地廟里陰兵接連走了出來,一個接著一個,源源不斷。

  一個個都帶身披盔甲,手握長矛,在土地廟前規矩列隊……

  “好多陰差!”左安習慣性地縮了縮身子:“上百了吧!”

  莫念接過話頭:“至少會上千!”

  “!!!!”左安眉頭一蹙:“那么多?!”

  陰兵一個接一個地出來,兩頭白虎則在半空中來回踱步,圍著厲壇邁著矯健的步伐。

  那些享用香火的鬼魂里三層外三層地圍繞著香爐,貪婪地享受著祭祀。

  “白虎似乎是在保護他們?”左安眉眼中透出了些許好奇。

  莫念點頭:“對,冥界在開厲壇的時候,是不會允許鬼魂被傷害的。”

  “那我們一會兒怎么動手?”

  “等那些鬼魂吃好了,我們跟著他們去,一定能看到那些出來捕獵的精怪!這時候的鬼魂可是好東西阿!又加上是剛剛吃飽的鬼魂!”

  說到這里,左安忽然有點明白了。

  這個局面怎么有點像是圈套的感覺。

  明面上,大千是如此的慷慨,讓那些孤魂野鬼享受祭祀……

  可是,事實上,大千卻變相地讓靈界得益了……

  而靈界是神族最忠實的奴仆,這最后其實就是在為神族謀福利阿!

  左安嘖嘖搖頭,不知道是不是該同情那些鬼魂呢?

  “鬼養堡的鬼魂要出來了!”莫念的話拉回了左安跳脫的思維。

  引兵剛剛就位列隊完畢,土地廟跟前忽然出現了一張寬大的條桌,上面鋪著一張明黃的桌布,土地爺拄著拐杖走到桌前,緩緩地坐在條凳上,將咯吱窩下夾著的那本書放在了桌上。“出來吧!”

  很快,一個穿著樸素的女人走了出來,面色清麗,看年歲不過二十出頭。

  跟隨在她身后的還有二十幾個男子,幾個小孩,十幾個女子。看服裝,好像跨越了很大的年代,年歲似乎相差并不大。

  “這什么情況?”左安問著,便看著為首的女子走到桌前。

  她剛剛跪下了身子向土地公公行禮,她身后的那一群人也連忙跪下了身,一起叩拜道:“老神仙!”

  “嗯!”土地爺看了看這個姑娘,然后便將自己桌前的書拋了出去。

  那本書仿佛是有靈一般,快速地在一眾人頭頂飛過。

  然后又迅速地落回桌上,翻到了某一頁。

  土地爺垂首一看,然后伸開手掌,右手里忽然多了一支筆,在左手手掌上寫了個什么,然后一揮打入了一行人的眉心中:“去吧!”

  “謝老神仙!”說著,眾人紛紛扣頭,然后起了身,在一組陰兵的引導下離開了。

  “這是一個家族的!”莫念這才給左安解釋道。

  “原來如此!”左安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么操作的阿!

  很快,土地廟里出來了另一戶人家。

  “杉杉,你是想再在這里看看熱鬧?還是咱們現在進城?”莫念轉頭看向左安:“那些鬼魂應該還會再吃一陣。”

  “如果我們從這里走了,一會兒容不容易查找到他們的蹤跡?”左安問道。

  “有黑邪在,不會太難!”莫念淺聲回答。

  這里話音才落,忽然天空中熱鬧了起來。

  兩頭白虎忽然發出了低沉的嘶吼,然后匍匐下了身子。

  “什么情況?”左安忽然警覺了起來。

  莫念則顯得非常淡然:“沒關系,是牛頭馬面來巡查了!”

  “巡查?”左安滿臉詫異:“這么大的地方,怎么能查得完?”

  “用分神術就好了阿!”莫念笑道:“此刻在街上,你能看到無數個神荼郁壘。”

  “門神?”

  “嗯,他們會在這個時候看家護院,防止陰邪之物入宅!”

  “這么說來,街上也挺熱鬧的?”

  “總有不信邪的,想要跟冥界斗一斗阿,當然熱鬧了!”莫念笑著問道:“怎么說?走,還是留?”

  http://www.egomet.tw/45_45103/8514937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