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妙筆田園小福后 > 【133】死亡和發瘋

【133】死亡和發瘋

  “夜深了,我不與他們計較,你讓人帶著他們,直接去找你們家王爺吧!”寧云兮想了想,和這些人生氣也不值得,如果東方亦玄那里不能給她個滿意說法,那她就直接殺去京城好了,管她什么皇室皇族,或者是皇后蕭家的,想打她的主意,都要付出代價!

  “是,屬下這就讓人去!”玄十暗暗地松了口氣,能讓主子出手,就證明寧姑娘還沒有太生氣。

  東方亦玄自從上次回到京城之后,就一直留在京城沒走,他暗中聯系了不少可用之人,有的是文臣,有的是武將,甚至還有一些商人,短短幾個月的時間里,就發展了不小的勢力,而且全部都是在暗中進行,并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可以說,一切發展的都十分順利,因為寧云兮而引起的那些火氣,都漸漸地消散了一些,但就在這個時候,找死的又上門了!

  “查!主要查蕭家!”上一次刺殺的事情,他只處理了蕭三爺這個主謀,并沒有動其余的蕭家人,算是留給蕭家的最后臉面,但這次若是蕭家再來找死,就不要怪他趕盡殺絕,斬草除根了!

  “是!”

  赤玄軍黃支一部一直都有在監視蕭家,尤其是蕭家的幾位當家人,但如果對方誠心隱瞞,行動十分隱秘的時候,也難免有些疏漏,就像是這次的刺殺行動,他們就沒有提前得到消息,不過這也不能怪玄支一部的人不夠用心,只能怪敵人太狡猾!

  經過十分嚴密的調查和分析,這一次的幕后主指著果然是蕭家人,甚至連蕭皇后都牽涉在了其中,成為其陰謀的掩護傘,而黃支一部的人之所以沒有察覺到,則是因為主使者裝瘋賣傻,深居簡出,就是那個丈夫被流放的蕭三夫人!

  蕭三夫人一直表現的十分無知,但實際上她還真有些心計,尤其擅長演戲和偽裝,在蕭三爺被流放之后,她最初哭哭鬧鬧的訴盡了無辜和委屈,甚至一度還傳出她瘋了的傳聞,讓人覺得她真是無比可憐,然后漸漸地就消失在了眾人眼前,卻沒想到她竟然聯合了蕭皇后,不知出于何種原因,竟然對寧云兮下手了!

  “她為何與皇后聯手對付云兮?”看到調查報告,東方亦玄冷著臉問道。

  玄一偷偷地看了一眼東方亦玄的臉色,聲音低了幾分道:“她們大概是想要報復您,知道您和寧姑娘關系好,動不了您,便打起了寧姑娘的主意。”

  “報復我?她們知道了什么?”按理來說,他做的那些事,可不該被人發現呢。

  “這也是歪打正著了,大皇子彈劾蕭三老爺的時機太過巧合了,就算是沒有證據,蕭家人在心里也會懷疑您的,而且也不知道是大皇子猜測的,還是有人和大皇子說了什么,他在三皇子面前故意說了您的事,大概是想要禍水東引,故意讓三皇子懷疑您,而三皇子……”說到這里玄一明顯停頓了一下。

  “說!”東方亦玄的臉色愈發的冰冷了。

  “三皇子大概也是懷疑您的,借著這個機會,就和皇后娘娘說了,至于三夫人那頭,應該也是皇后派人去告知的,對方不知道是皇后的人,還以為是自己無意中聽到的,立刻信以為真,最后還十分巧合的找上了皇后幫忙。”玄一在心里嘆息了一聲,主子這么好,皇后娘娘怎么就不知道疼惜主子呢。

  “所以說,是我的親生母親,因為想要警告我,就設計了這一切,派人去刺殺寧云兮,對嗎?”話都說到這里了,東方亦玄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哦,不對,他還是有不明白的地方。

  “玄一啊……”

  “主子,您說?”玄一的聲音輕輕的,就怕刺激到了東方亦玄。

  “本王就不明白了,你說本王到底與她有什么仇怨,讓她偏偏要這么對待本王?”除了算計就是算計,以前是算計他的命,現在是算計他心上人的命,這也是要他命的意思啊!

  玄一沒有辦法回答,他未必是不知道答案,只是這個答案太讓人誅心了。

  “權力就那么重要嗎?”東方亦玄問玄一,自己又何嘗不知道,“或者說,犧牲了本王所獲得的那點東西,就真的那么重要嗎?”

  單單一個他,也許真的比不上這大夏江山,比不上那至尊后位,但是,犧牲他所換來的,卻也不是江山和她本就擁有的后位啊,尤其是這次,他只不過是動了個蕭家三爺,就讓他那個好母親設計要去刺殺他的心上人,真是,真是他的好母親啊!

  “玄一!”一瞬間的軟弱像是從未存在過一般,東方亦玄面色一整,語氣森冷的喚道。

  “屬下在!”玄一肅穆而立,等待吩咐。

  “以蕭三爺的矜貴,怎么可能適應苦寒之地的生活,就讓人再去送他一程吧,也算是送佛送到西了!”他早就該這么做了,讓敵人活著,就是讓自己隨時都陷入到危險之中,真是不該!

  “還有那個蕭三夫人,既然喜歡裝瘋賣傻,那就讓她真的變成瘋子吧,對了,還有她那個好女兒,正好一起作伴了吧。”東方亦玄繼續吩咐道,凡是有關系的人,他都不想放過!

  “是!”玄一應聲領命,便聽到東方亦玄又接著說道:“既然皇后殿下那么在意蕭家,既然三皇子殿下那么喜歡多管閑事,本王也得送他們一份大禮!”

  三皇子東方亦銘可以說是口碑最好,呼聲最高的皇子,暫且不說其才能有幾分,就說其為人處世,可謂是禮賢下士,長袖善舞,特別會籠絡人心,名下謀士無數,但其中有一人,卻最是有名,此人便是被世人稱為卜幸先生的莫卜幸。

  莫卜幸原名并不是叫做這個名字,之所以改了名字,是因為他前半生十分不幸,出生時母親便因難產而亡;三歲時,父親因為要救他而摔斷了腿;五歲時,父親迎娶了繼室,繼母十分惡毒,對他又打又罵還不給飯吃,差點將他逼死;八歲時,父親突然離世,繼母要對他下殺手,他連夜出逃,淪為乞丐!

  莫卜幸的童年可以說是十分悲慘的,但更悲慘的還是后來的遭遇,他成為乞丐之后不久,就被一伙人擼了去,那些人將他當做是偷兒訓練,偷不到東西就揍他,他三天兩頭就被打得遍體鱗傷,直到最后差點被打死,奄奄一息之時被那伙人扔到了亂葬崗!

  在亂葬崗,昏迷之中的莫卜幸遇到了一個瘋子,那瘋子似乎是在亂葬崗尋找死去的孩子,一邊喊一邊哭,隨意抱著一個尸體就能哭半天,然后好巧不巧的,這瘋子就遇到了莫卜幸。

  瘋子雖然瘋瘋癲癲的,但還有些常識,知道莫卜幸并沒有死,也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一些食物,最后竟然將莫卜幸救了過來,但大難不死,莫卜幸卻沒有迎來后福,就在他被瘋子救醒后不久,他又被一個組織抓了去,直接被培養成了死士,而最過分的是那些人為了抓他,竟然殺死了他的救命恩人,也就是那個瘋子!

  莫卜幸那不幸的一生,是很久后他成為了三皇子門客后,眾人才隱約知道一些的,而他之所以對三皇子十分忠心,則是因為三皇子救了他一命,就在他為了脫離組織而逃亡,并且受到了重傷的時候,被路過的三皇子救了一命,他知恩圖報,便做了三皇子的門客。

  東方亦玄知道莫卜幸,是因為莫卜幸幫著三皇子做了許多事,而且件件都讓三皇子受益匪淺,但實際上,他卻知道,三皇子不僅不是莫卜幸的救命恩人,還是和他仇人一伙的,因為當初抓走他,并且追殺他的人,就是蕭皇后培養的死士!

  莫卜幸此人手段狠辣,性情十分乖張,但卻有一個很大的優點,那就是知恩圖報,他曾揚言,這一輩子有兩個恩人,一個就是當初救下他的瘋子,另一個便是三皇子,而他也曾說過,他這輩子最大的愿望就是為瘋子報仇,只是他那時年幼,根本就不知道對方是誰!

  “玄一,你這樣……”三皇子不是說莫卜幸是他的左膀右臂嗎?那他現在就斬斷他一條臂膀,看他是不是還如此愿意多管閑事!

  這一日,莫卜幸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一個小孩子,小孩子手里拿著一封信,“叔叔,這是有個帶著帽子的叔叔給您的,您要收下嗎?”

  “多謝。”這種事莫卜幸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他淡定的讓手下收了信,還給了那小孩子一兩碎銀,其余的廢話一句都沒問,因為他知道,問了也是白問。

  莫卜幸并沒有立刻拆開信件,而是讓手下確定沒有毒后,才回到府中的書房,一個人靜靜地看了起來。

  這封信十分奇怪,準確的說這并不是信,而是一副地圖,地圖的中心是京城,而在京城外偏左上方的地方,有一處山脈,山脈中的某處被畫上了一個紅點,顯然就是對方讓自己注意的地方了。

  “這是什么地方呢?是高密的,還是什么警告?”莫卜幸喃喃自語,卻無法確定對方的目的,但這件事顯然不可能就這么算了,所以他便派手下的親信去查了。

  作為三皇子最信任的謀士,莫卜幸的身邊也聚集了不少專門為他做事的人,而這些人在某些人的幫助下,也很快就查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

  “卜幸先生,這應該皇族某位培養死士的地方。”手下人小心翼翼的匯報道。

  “皇族某位?是哪個某位?”聽到死士二字,莫卜幸就微微變了臉色,因為他的經歷,他最是厭惡這些培養死士的人,但實際上,幾乎每個大家族都在暗中培養著,他就是再厭惡也無法杜絕。

  “這……十分有可能是皇后和三皇子。”手下的人不甚確定的道,但實際上能夠說出來的回答,就已然有了六七分的肯定。

  莫卜幸皺了皺眉頭,對于這個答案顯然十分反感,“有什么證據?”

  “屬下在那里見到了皇后娘娘身邊的一個侍衛,似乎是去發布什么任務的,只是屬下距離太遠,并沒有聽到他們的交談。”

  聽到這里,莫卜幸已經大概可以確定這些人的身份了,只是,是什么人將蕭皇后培養死士的地方告訴了他,目的又是什么?

  莫卜幸想了想,突然間就想到了某種可能!他見過三皇子的死士,因為需要去完成一些任務,他甚至有權利調動一小部分,但卻從未見過蕭皇后培養的死士,而他這些年一直在調查當年抓走他的那些人到底是哪方人馬,若那些人是皇后的人……莫卜幸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在莫卜幸對皇后產生了懷疑的時候,蕭家那里也收到了蕭三爺的死訊,蕭三爺死因十分簡單,說是風寒不治,病著病著人就死了,送信的是蕭老元帥派過去保護蕭三爺的護衛,手里拿著蕭三爺的信物,至于尸體,還在運送的途中。

  蕭老元帥老年喪子,聽聞如此噩耗,當場便暈厥了過去,原本就有些病歪歪的身體,瞬間又惡化了。

  而這段日子一直受到某些刺激的蕭三夫人,也在聽聞這個消息后徹底瘋了,連帶著還有女兒蕭雅韻,似乎也出現了精神不正常的狀態,偶爾還會產生一些幻覺,天天罵罵咧咧的,有時候不穿衣服就要向外跑,若是被人阻止了,那表情猙獰的仿若惡鬼,十分恐怖。

  蕭三夫人和蕭雅韻這位大小姐,之所以有如此結果,自然都是東方亦玄派人去做的,他換了兩人的吃食和熏香,讓兩人每日所吃喝的東西,以及所聞到的香氣,都充滿了刺激的效果,時而再加上一些容易讓人產生幻覺的毒藥,久而久之,再加上蕭三爺死亡的刺激,兩人便成了真正的瘋子!

  “本王倒是忘記了,他們還有個好兒子在給三皇子做伴讀呢。”聽聞收下的匯報,東方亦玄突然想到了那個漏網之魚,語氣陰惻惻的說道。

  ……

  http://www.egomet.tw/43_43308/8514967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