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農民 > 第四百八十八章 難看的也不一定能忍住

第四百八十八章 難看的也不一定能忍住


        布票有了,人也聯系了,下一步萬峰就該想法回家了。

        懷遠沒有到紅崖的直達車,他要回紅崖一個是到溝東縣轉車一個是到秀延縣轉車。

        溝東縣他是肯定不能去了,那無疑于自投羅網。

        不知道沈偉這王八今天在溝東會是什么心情?等回去找章光崇好好了解一下這個龜孫,敢打老子主意是一定要付出代價的。

        溝東不能去,那么就只能到秀延轉車了。

        上午來時從客運站出來的時候他就看了客車的時刻表,知道下午一點半有一趟到秀延的車。

        懷遠和秀延兩個縣城之間的距離是一百八十里,萬峰計劃在秀延過一夜第二天坐車回紅崖。

        秀延有到紅崖的直達車。

        “有沒有做買賣的打算?”

        現在是十二點半,萬峰和那溫潭往客運站走,一邊走一邊聊天。

        “做什么買賣呀?”

        “我給你指條路,我家服裝廠生產各種服裝,你去帶一些回來賣,保證能掙到錢。”

        “你家到底在哪里呀?”

        “紅崖。”

        “握草!那么遠?”

        “遠啥呀,從懷遠到紅崖也不過三百多里地,來回車票六塊多錢。”

        這小子一定要忽悠他到紅崖去,以后就靠他來回給他帶布票了,他可沒功夫老往懷遠跑。

        “我從來沒出過那么遠的門。”

        “切!我比你還小兩歲,這沿海一代我單槍匹馬都快走遍了,廢材!”

        這一點和萬峰比那溫潭自覺形穢。

        “那你家的服裝都多少錢呀?”

        “褲子一塊八一條,衣服一般都是二塊五一件,褲子你回來賣二塊五,衣服可以賣三塊五到四塊。”

        自從那些脫版布可以染之后,那些原先賣一塊多的褲子就統一變成了一塊八一條。

        “好像也沒啥意思呀?”

        “小樣,把你能的,你一天賣十條褲子就能賺七塊,再賣三四件衣服就賺十塊錢,你還想賺多少?回去問問你老子一個月賺多少錢?”

        “我爸一個月掙四十…”那溫潭不說了。

        這么一算好像一天錢不少呀,一天賺十塊一個月幾乎等于他老子一年的工資了。

        “可是我連進貨錢都沒有,就是有你們那里又那么遠。”

        “前怕狼后怕虎是干不成大事的,至于錢,你現在有一百塊錢就可以走一趟了,先帶個四十件回來賣賣看看不就心里有底了嗎!管你爸要去,哎,對了,你爸在什么廠子上班?”

        秀延懷遠這一代出鎂,就這樣的工廠多,估計也是這樣的廠子。

        “在東丹拖拉機廠上班。”

        “就是那個生產22和60的拖拉機廠?”

        “嗯!”

        “不是要黃了嗎?”

        在這兩型拖拉機沒有被國家定型后,這個廠子慢慢就不生產拖拉機了,最后專門生產曲軸,他們的曲軸生產的還是很有名氣的。

        “不知道,好像不怎么景氣。”

        “這么說你老子不常回家?”

        “一個月回來一次。”

        “怪不得你小子山貓野獸的,看來管你爸要做買賣的本錢是別指望了,五一前我還能來一趟,等我給你帶一些服裝你賣一次看看,如果賣好了你母親會支持你的。”

        “那樣也好。”

        “你還有個姐,出嫁了沒有?”

        能不能把她姐忽悠到洼后去?

        “沒有。”

        “喂,你姐長啥樣?要是和你一個模樣可悲慘了。”

        “說啥呢?我姐老漂亮了,有很多人在追求我姐。”

        “拉倒吧,你們這里屬于窮山惡水,女人連個屁股都沒有能好看到哪里去?”

        這可不是萬峰編排這里。

        這一代地區,從迎口到鞍山秀延懷遠這一片區域,很少能看到后翹的女人,而且這一代的女人少有美女。

        萬峰上一世曾經到西柳和五愛市場去拿過貨,也在溝東懷遠這一帶送過啤酒,說實在的能看進眼的女人還真就沒看到幾個。

        那溫潭沖萬峰翻白眼。

        “你姐要是沒有工作,回去問她有沒有到我家服裝廠干活的想法,一個月六十多塊錢左右,年底還有獎金。”

        那溫潭一撇嘴:“我聽你滿嘴跑火車,六十多塊那是國家干部的待遇。”

        這貨竟然還不信,江敏現在一個月已經不止六十了,就是李二曼她們都快五十了。

        要是他小姨和江雪專門做衣服,現在已經月都是五十開外了。

        “你不信拉倒,等有時間你到我們那兒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到了客運站,萬峰買了到秀延的車票,坐車到了秀延。

        在秀延站前旅社住了一夜,第二天坐最早一班車在中午十一點左右回到了紅崖。

        回到紅崖也沒停頓,在夏秋隆那里拿了兩千塊錢,直接把這些布票變成了各種布匹拉了回去。

        五千五百尺布票換了七十多匹布,不全是好布還有那些殘次品布,裝了一卡車。

        服裝廠原本就要空了的材料庫里又滿了起來。

        這些布也僅僅夠服裝廠十天生產的。

        現在縣城何長鎖三人平均一天能供應二百幾十尺布票,張廣垌在渤海能幫他劃拉到一些布票,每一尺他給張廣垌兩分錢的差價,他平均一天能有二百多尺的供應,再加上現在懷遠三七分一天一百多尺,一天五百多尺的布票勉強可以維持服裝廠的運轉。

        若是服裝廠再加大生產量,布匹就又會出現供應短缺的問題。

        附近這幾個縣的布票還是得劃拉過來,如果把秀延溝東乃至藍普、瓦房的布票都弄來了,布匹的問題就徹底的解決了。

        這個他不能再自己去跑了,問問夏秋隆在外縣有沒有什么朋友親戚之類的,如果有讓他的這些朋友幫著劃拉一些就夠了。

        卸完了布打發走了卡車。

        欒鳳對著他倚門賣俏。

        “昨天張海把信少過來沒有?他要是忘了我就去找他算賬。”

        “捎來了,我還以為你跟著外面的姑娘跑了呢!”

        “可惜沒看到比你好看的。”萬峰貌似遺憾地說。

        “啥!你這意思遇到好看的還真準備跑一回。”

        “呵呵,那可沒準。”

        “哼!你們這些男人不是有漂亮女人主動你們就忍不住呀?”

        “錯誤,有時候難看的也不一定能忍住!”


  http://www.egomet.tw/35_35939/1379608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