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鬼考卷 > 第二十章 小屋

第二十章 小屋

        高影的手出現了一個幅度很小的顫動。不過,除了紀一軒外,并沒有任何一個人注意到這個細節。他們所有人,都很震驚地看著地面上拖動的血痕。而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還有掙扎的時候留下的血掌印。而這個死者,顯然被拖入了眼前的那座屋子里面。

        那座地勢較高的屋子,可以俯瞰周圍許多房屋。

        高影也立即想到了,考卷上的那道填空題。

        填空題的內容很簡單,“鮮血之路所通往的屋子,里面有”,而后面,則是一條橫線。很顯然,屋子里面有什么,只有進去了,才能將這道填空題給做出來。

        這個時候,每個人都是面面相覷。

        “我們……去那?”

        說話的是跟隨在高影等人身邊的眼鏡少年之一,謝全。

        而另一個跟隨在高影身邊,滿臉青春痘的少年,張遠,則是瑟瑟發抖,想要說什么,可是一聯想到考卷上的填空題,很顯然必須親自去查看。而目前他們都不知道作弊規則的存在,所以必須要親自進去看,才能夠做出這道題目。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

        高影,紀一軒,侯明博,沈軍浩,謝全,張遠六人,此時都很清楚,那個屋子里面,只怕是不可能和之前一樣,是一個無人之所了。而走這一趟,必然要面臨無法避免的生存危機。前提是,他們能夠提前將問題給做出來。

        只是,和謝全他們不一樣,侯明博和沈軍浩是知道作弊規則存在的。雖然可能只有幾秒的時間,但答案看一眼也就足夠了。那么……他們是否要親自走這一趟呢?要知道,如果高影可以活著回來,那么就可以查看他的答案啊!如此一來,也就可以完全地規避所有的危機。

        不過,他們二人僅僅思索了一會后,就都放棄了這個想法。尤其侯明博,幾乎只思考了不到五秒就放棄了這個念頭。經歷了上次考試,侯明博已經清楚地明白了一個道理,這場考試是絕不可能在規避風險的局面下完成考試的。逃避風險,反而會死得更快。再說,說到底這個作弊漏洞根本是故意引誘他們作弊的,誰也不知道骷髏閉眼會維持多久,萬一看考卷的時候沒掌握好時間,骷髏睜眼后,那么他就完了。最重要的是……高影對侯明博還是比較信賴的,但是如果他敢那么干,必然得罪高影,萬一他不給自己看考卷,甚至日后也不會再幫助自己作弊,那就是殺雞取卵的愚蠢行為了。要知道,作弊是承擔生命危險的!當然,這些事情,侯明博想得到,沈軍浩也想得到。

        “大家……都該清楚我們接下來要做什么了吧?”

        高影現在,是進入這個考試場景后,自從那次鬼打墻后,最驚險的死亡歷險。他不知道這一次能不能支撐下來,不過說到底,他相信自己絕不會死在一道填空題上面。絕不會!他已經有向死而生的覺悟,而這覺悟,也讓他絕不會輕易逃避危險!

        “我……我們真的要去嗎?”這時候,眼鏡少年謝全怯生生地問道:“要不……就算了吧?反正區區一道填空題而已,就算漏掉不做,也……也不至于會不及格啊。”

        “對,對啊。”青春痘少年張遠聽謝全那么說,也立即想到,對啊,這不過只是其中一道填空題而已,何必要負擔那么巨大的風險呢!扣掉一道填空題,也沒太多分數啊!

        “好吧。”出乎他們意料的是,高影完全沒有勸說他們,“那你們就去找其他考生探索其余的考題吧。”

        “這……那,那我們,就……就走了?”

        謝全看著地上那掙扎的血痕,實在是下不了這個決心。而張遠也是一樣,未知帶來的恐怖實在是太可怕了,一道填空題,實在是不至于負擔這樣的風險。最后二人掙扎許久,都離開了。

        目送二人離開后,高影繼續掃了一眼余下的三人,問道:“你們都決定好……和我一起去那座屋子了嗎?”

        三人都是點了點頭,都沒有猶豫。

        侯明博顯然意識到,高影……和之前不一樣了。如果是第一次月考的時候,高影很有可能會勸說他們。但是現在,高影已經不再去考慮幫助其他考生了。對他而言,他只選擇幫助有潛力的考生,比如說……紀一軒。侯明博覺得,高影正在有選擇性地甄別適合這個恐怖考試的考生。他恐怕,有了一些更長遠的想法。

        不過事實上,高影目前的所有想法,都僅僅只是雛形。一切計劃的實施都有一個大前提,那就是生存下來。唯有活著,他才能夠繼續實施下去。走掉的那兩人其實說得也沒錯,一道填空題而已,分值并不高,是可以放棄的。但是,如果抱了這種遇到風險第一考慮逃避的想法,那么最后遲早會死在這個考試中。真正的強者理應是戰勝危險,而不是逃開危險。這場考試的勝利者,絕不可能是懦夫。這個考試和戰爭最大的區別就在于,不贏,就只有死路一條,沒有第三條道路。

        “我們走。”

        這三個字,高影說出來后,其他三人,都不由自主跟隨邁開了腳步。他們都理所當然地走在他的身后,只因為……他們三個,都對高影懷有非常強烈的信心。

        一步步……一步步……他們都盡量繞開地面上的血痕,接近那座屋子。

        “看起來似乎……沒有窗戶的樣子……”紀一軒在高影身后低聲道。

        高影沒有多說什么,反正,這一次的死亡試煉,是必然無法避免的。既然如此,就只有去面對了,沒有別的辦法。無論有什么艱難險阻,他們只能前行!

        ……

        朱蓀伶這邊的情況,也是相差仿佛。

        和謝全,張遠一樣,劉雄和唐如言也都是覺得,為了一道填空題去一個擺明了的鬼屋,太不明智了。何況,地面上這條血痕也是極為觸目驚心。唐如言幾乎是想都沒想就決定放棄,而劉雄則覺得這或許是個親近校花的好機會,加上他也害怕,就一并拒絕了。而最后,只有一個崔明赫決定跟著朱蓀伶,米蕊伊一起去那個屋子。

        “我相信每一道題目的完cd需要風險。不過……反過來考慮,分值不高的題目,危險性只怕也是有限的,不是嗎?”

        這是崔明赫的想法,他顯然認為,題目的分值和危險程度理應成正比。既然月考最終是以永生作為最終的獎品,那么目的顯然不是為了虐殺考生。甚至,如果想要虐殺他們,直接將他們丟入恐怖場景中,讓他們自生自滅就可以,何必多此一舉再弄一張考卷來?

        朱蓀伶對崔明赫的想法很贊賞,看來這一批的考生也是有聰明人的。看來,這個男人在一定程度上,是適合這個恐怖考試的。不過,能不能活下來,還要看他的本事。

        朱蓀伶是一個非常矛盾的人。她自己也知道,她的價值觀和生死觀和常人有很大差異,但是,她對死亡的厭憎以及恐懼,是她永遠無法甩開的心魔。而她的矛盾就在于,為了追求永生,她也愿意去承擔死亡的風險。說到底,死亡的風險在生命中無處不在,但這卻是通向永生的唯一道路。無論如何,她都想要得到永生。至于得到了永生后的事情,她并沒有去考慮過,也不曾想過,永恒的生命是否就一定會比常人幸福。

  http://www.egomet.tw/33_33698/1224275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