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天黑手 > 第113章 身限輪回,墮落成魔

第113章 身限輪回,墮落成魔

  靈山之上,有諸多佛陀。佛法修為超過如來的,也不是沒有。但是,都不能降服猴子留下的心猿與如來的心魔,這是有緣由的。

  心猿,是猴子留下的。

  猴子的母體,乃是補天石,并且是第一塊參與補天的補天石。卻因為承受不住破滅之天的毀滅意志,而脫落補天處,降落在花果山圣地之巔。

  但終究,是有一絲破滅之天的毀滅意志存留。

  猴子,就是在這絲破滅之天的毀滅意志下孕育,誕生的。破滅之天的毀滅意志對猴子如同跗骨之蛆,縈繞不散,試圖把猴子同化,從而把猴子變為真正毀天滅地,只為了毀滅的存在。

  但猴子天生便有斗戰之心,又被花果山圣地代代大能洗禮,終究是抗爭不止,占了上風。

  猴子斗戰不止,行事由心。所以入龍宮奪寶、下地府劃生死簿、上天庭對抗諸天仙佛。盡管最終是被如來鎮壓,盡管猴子的行為有著種種幕后推手的痕跡,但不可否認,猴子的本心本性,就是斗戰不止,從不妥協。

  所以,如來鎮壓他于五指山,他在如來心間留下了三界諸天,那頭最烈的心猿。

  這只心猿,蘊含破滅之天的毀滅意志,更是猴子的另一面。不能以暴力征服,只能以佛法或者正面感化,否則猴子就會出大問題。猴子若出了大問題,則西游也不用進行了。

  每個人都有魔性,包括佛陀也不例外。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就比如一件事物存在正反,每個人身上都存在這矛盾兩面。而矛與盾的斗爭,就是事件的推動力,也是人發展的動力。

  如來也是如此,哪怕已是佛陀,執掌靈山,但還是想要更進一步。如何才能更進一步呢——度魔。

  但三界諸天,能夠讓如來度化之后,還能修為更進一步的魔頭很少。即便是有,大多也是如來也不愿意招惹的。所以如來便培養了自己的心魔。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面對心魔,佛門子弟大都是這么做的,時時勤拂拭,常常在心魔滋生之初,便把心魔度化。

  當然,還有一些天賦更好的佛門弟子,是這么做的:“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佛心佛性皆高潔,自然就沒有心魔來襲。

  所以,對于如來來說,要滋生心魔也是不容易的。他本來就是佛陀,佛法和佛性不用多說。為了自身心魔,他把坐下的九品蓮臺都一分為二,同時自己的心也一分為二。一為佛,一為魔。

  如來這看似在作死,但所有的冒險,所有因冒險而進步的舉動,都是作死。

  雛鷹試飛,從懸崖上跳落,這是在作死,但要學會飛行必須這樣。

  如來就不同了,他是真作·作死,把心魔養大,養得自己都降服不了了。不僅如來自己降服不了,所有的佛陀都降服不了。

  “如來是現在佛?”秦鄉突然問燃燈古佛道。

  “是的。”燃燈古佛神色復雜:“如來為現在佛,但每個當下,都是現在。所以如來牽涉佛教氣運,他的心魔,只能感化而不能暴力擊殺,你懂嗎?”

  “呵呵……”秦鄉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如何能不懂?養虎為患,結果不能打死老虎,要告訴老虎是他親生的,要把為患的老虎變成家寵。但老虎不愿意,就形成了這個局面。心猿和如來心魔聯手,抗衡整個佛國。

  “所以請先生來降魔。”燃燈古佛說道。

  “哎……可能在古佛眼里,小生也是魔吧?如何降魔?”秦鄉嘆道。不管如何,自己已經被燃燈古佛“請”來,不管自己是不是魔,都會去降服心猿和如來心魔了。

  不管自己愿不愿意,因為燃燈請他來,就絕不會讓秦鄉和心猿以及如來心魔聯手了。

  “阿彌陀佛!”燃燈古佛輕誦佛號,就要把秦鄉送入秘境中央。

  “古佛稍等,小生還有一個問題要問,阿彌陀佛不在也就罷了,準提和接引兩位圣人呢?”秦鄉問道。

  “夫子攜儒道眾賢踏上了一條沒有多大希望的路,我佛門自然也不會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西游之上。”燃燈古佛說著,一揮衣袖,便把秦鄉送到了秘境中央。

  秦鄉盤膝而坐,浩然正氣不自覺的散發,以對抗這個秘境之中的負面氣息。

  他距離心猿和如來心魔不過一丈的距離,心猿和如來心魔都是面無表情的看著秦鄉。

  “猴子?無天?你們怎么不說話?”秦鄉問道。

  “無天?無法無天!好名字,多謝先生賜名!”如來心魔,不,是無天說道。他的聲音很儒雅,卻很吃力。

  轟!

  轟!

  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等負面氣息盡皆爆發,侵蝕浩然正氣,秦鄉身上的浩然正氣也是毫無保留的爆發。浩然正氣雖然偽最頂級的氣,乃是一切負面氣的克星,但是對于心猿和無天散發的負面氣,也只能形成僵持!

  轟!

  秦鄉身上的傲骨被激發,因為有心魔侵蝕他的心境。

  抗爭了一會兒之后,秦鄉被心魔帶入了輪回之中。

  他投胎母腹之中,成為一個還未出生的嬰兒;他成為了一顆種子,被壓在大石之下,泥土之中;他成為了一條老蛇,要褪盡殘軀……他歷經種種輪回,體會生之苦。

  他成為了一個凡人,踽踽獨行,并不如意,孤獨、大病、老去……他在體會病之苦、老之苦……

  他成為了一個帝王,卻是最憋屈的帝王,朝政被權臣把控,嬪妃成為侍衛的玩物,他努力抗爭,卻總是失敗,他在體會求不得之苦。

  他愛上了一個可愛的女子,卻因為各自之前程,要各奔東西,他在體會愛別離之苦。

  ……

  陷入心魔輪回之中,化身萬千,卻總是失敗,總是體會心魔帶來的各種苦。越陷越深。

  看著秦鄉身上,浩然正氣越來越黯淡,傲骨也越來越支撐不住,整個身軀在漸漸黑化。

  “阿彌陀佛。”燃燈古佛神色復雜的輕誦佛號,硬性讓秦鄉與心猿和如來心魔抗爭,終究是行不通嗎?

  他搖了搖頭,離開了。

  寒盡不知年。

  轉眼,便是數年過去了。西游,差不多要結束了。

  秦鄉陷入重重輪回之中,不得清醒,他渾身上下,只有傲骨還沒有負面氣息染黑。

  一旦全部染黑,他就墮落為魔了,浩然正氣、傲骨等儒道修為,就會全部失去。更為關鍵的是,燃燈古佛已經在他身上留下了禁制,等他完全成魔的那一刻,他就會自爆。

  形神俱滅。

  秦鄉,已經陷入危險邊緣。

  可這時,道道浩然正氣從外間鋪灑而來,包裹住了秦鄉。秦鄉身上的魔化,在漸漸消散。

  ……

  

  http://www.egomet.tw/33_33617/1192668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