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黎明之劍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暗影璽戒

第三百八十三章 暗影璽戒

        水晶窗怦然破碎,弗朗西斯二世撞破了窗戶,落在一層松軟的地毯上。

        地毯?

        老國王瞬間意識到了情況不對,他以最快的速度翻身而起——這一刻,他幾乎忘記了自己是個衰老的老人,事實上,他也確實做出了他這個年紀不可能做出的動作——待站穩之后,他飛快地掃視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入目之處是那間熟悉的休息室,熟悉的金紅交織地毯和臥榻,一個已經完全再生的怪物正用獵食者的姿態站在不遠處,那怪物扭曲變形的人類身軀上還掛著侍從官的制服布條,而那扇本應該被撞碎的窗戶,此刻完好無損。

        致幻劑?精神暗示?什么時候?

        弗朗西斯二世心中警鐘大作,但絲毫沒有絕望的情緒,他知道,既然自己現在還能意識到情況不對勁,那就說明他的思維還是自己的,只要自己還能思考,那局勢就沒有失去控制!

        老國王飛快地在身前勾勒出幾個符文,將防護法術一個接一個地加持在自己身上,同時轉動著左手上那枚帶有黑色旋轉云霧符號的怪異戒指,而與此同時,那個完成再生的血肉怪物已經發出一聲咆哮,隨后猛然沖了上來。

        它撲在弗朗西斯二世身上,將老邁的國王撲倒在地,隨后用那令人恐懼的、扭曲潰爛的血肉巨口瘋狂撕咬著身子下面的獵物,大團大團的暗影煙塵從獵物身上彌漫出來,將怪物的身影團團籠罩。

        一片暗影迷霧突然在房間另一個角落浮現出來,暗影迷霧中凝結出了弗朗西斯二世的身影,這位老國王抬起左手,手上佩戴的怪異戒指表面浮動著一層朦朧的微光,他口中傳出了仿佛混雜著數個聲線的怪異聲音:“生于暗影之境,匍匐于陰影之中的居民們,締約者的后裔需要你們的幫助!”

        忤逆要塞,暗影實驗場中,琥珀和索爾德林來到了位于洞穴中央的一片空地上,好奇地研究著這片區域。

        這片空地的地勢高出周圍,因此沒有被水淹沒,在保持干燥的空地上,可以很明顯地看到這里曾經安置過大量設備,因為仍有很多拆除之后殘留的凹槽以及沒有被拆除的魔力導管分布在空地的外緣區域,但這些并不是最讓琥珀和索爾德林感覺好奇的東西。

        最讓他們好奇的,是空地中央一個直徑達到十米左右的圓形凹坑。

        那圓形凹坑就好像層層縮減的向下臺階,一直沉到平臺下方大約一米深的地方,在其內部的每一級“臺階”上,都可以看到大量復雜的魔法紋路和已經黯淡下去的魔力水晶,而在凹坑的最底部,卻只能看到一個支離破碎的古代金屬裝置——這個最核心的組件顯然沒能扛過一千年的歲月侵蝕,在這座洞穴糟糕的保存環境中,它已經徹底面目全非。

        “看上去像是某種用來張開空間門的設施,”索爾德林根據自己對古代剛鐸技術的了解說道,“但這種躺在地上,甚至鑲嵌在地下的空間門我還真是第一次看見……”

        “我就更沒見過了,”琥珀低頭看著下面,“不過我覺得底下的那堆金屬里應該有金的……”

        索爾德林默默地看了琥珀一眼,隨后扭頭看著周圍:“說起來,提爾小姐呢?”

        “她剛才說這地方待著舒服,找地兒睡覺去了,”琥珀擺擺手,“現在大概在某個水潭里泡著呢吧。不用管,反正泡夠就自己漂上來了。”

        緊接著她微微皺眉,低頭看著下面那支離破碎的金屬裝置:“游俠,你在這兒待著,我要去暗影界看看。”

        索爾德林立刻嚴肅起來:“你發現什么了?”

        “現在還不確定,得等我回來再說。”

        琥珀撂下這么一句話,整個人的身影已經在空氣中變成了一團朦朧的黑色煙霧,并隨風飄散。

        索爾德林有點愣神地看著琥珀就這么干脆利落地進入了暗影界,一時間有點沒反應過來:“……不是說這個半精靈平常很慫的么?”

        已經進入暗影界的琥珀是聽不到索爾德林在說什么的,她只是任憑自己的感知在那種穿越兩界的狀態中飛快下墜,在一個很短暫的瞬間之后,她已經腳踏實地地站在了暗影界的大地上。

        一頭變成長發的黑色發絲在空中無風自舞,下半身籠罩在朦朧的暗影云霧之中,化身為暗影妖精形態的琥珀張開眼睛,好奇地觀察著眼前的景象。

        洞窟變成了黑白分明的模樣,無形的光照讓洞窟中的一切都清晰可見,而在她眼前,那原本應該是個圓形凹坑的地方,赫然涌動著一團不斷旋轉的黑色云團。

        就如她在“現世”層面感知到的,這里果然打開了一扇門——只不過這扇門是位于暗影界的。

        琥珀好奇地觀察著那不斷旋轉的黑色云團,一只手卻不由自主地按住了自己的胸口:“奇怪……那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怎么又沒了……明明剛才感覺就在這里……”

        她的自言自語剛說到一半,突然從那團云霧中便傳出了一個蒼老震顫的聲音:“……匍匐于陰影之中的居民們……后裔需要你們的幫助……”

        琥珀睜大眼睛,那種讓她不顧安全,甚至抵抗了自身“慫”性的熟悉感再次從云霧中傳出來,但在她向前邁步之前,暗影界中突然浮現出的許多其他氣息讓她硬生生地止住了自己的動作。

        她迅速后退幾步,而隨著她的后退,一個個朦朦朧朧的身影從四面八方浮現了出來,那些身影有著高而修長的體型,披著繪滿奇特符號的短袍或長袍,隱約有著人類的外貌和輪廓,但他們的身體卻仿佛是由煙霧凝結而成,那些煙霧在他們繪滿符號的衣服下翻滾涌動,永無定型,唯有詭異可以形容。

        這是暗影界的原住民——無處不在,但又無從觀察的原住民,他們可以在暗影界的任何地方出現,但幾乎從未有哪個暗影大師能親眼目睹他們,即便是琥珀本人,和這些暗影住民打交道的次數也相當有限。

        這些暗影住民從他們隱匿的某些相位空間中現身出來,爭先恐后地沖向了那扇門,沖向那團不斷旋轉的黑色煙塵,他們中有不少人從琥珀身旁經過,偶爾會有人停留下來,飛快地看后者一眼,似乎琥珀這樣同時具備暗影生物和實體生物特征的模樣讓他們感到好奇,但沒有一個暗影住民真正停下跟琥珀交談。

        “咳咳!”最后琥珀忍不住了,上前拉住一個人主動詢問,“你們這是去哪?!”

        與暗影住民打交道相當危險,這些強大詭異的生物掌握著人類無法理解的知識和力量,他們能輕易把進入暗影界的不速之客——哪怕是凡人中的高階甚至傳奇強者——撕成碎片,但琥珀知道,這些暗影居民是不會攻擊自己的。

        但這份“交情”也僅限于不會攻擊自己而已,根據以往的交流經驗,暗影住民似乎不太能理解現世居民,他們的回應方式也古怪破碎,交流起來費勁得很。

        就如她預料的那樣,暗影住民只回應了自己幾個凌亂破碎的單詞:“……響應……帶回……不到時候……”

        被拉住的暗影住民驟然虛化,輕而易舉地脫離了琥珀的手。

        琥珀愣愣地看著那些暗影住民涌入黑霧深處,近乎下意識的,她慢慢伸手從懷里摸出了一樣珍藏的事物。

        那是一枚樣式古怪的戒指,灰白色缺乏裝飾的金屬環讓它其貌不揚,而在戒面上,則可以看到一團黑色的旋轉圖樣,仿佛和眼前的黑色煙霧旋渦一模一樣。

        “爸……媽……對面是你們么……”

        出現在“大門”周圍的暗影住民都已經進入黑霧深處,那團黑霧卻還是沒有絲毫靜止下來的跡象,琥珀在黑霧前駐足猶豫了許久,終于用一團暗影迷霧籠罩住自己,隨后向前邁出一步。

        弗朗西斯二世顫抖著放下戴著戒指的左手,在血脈不符合的情況下強行驅動這枚暗影璽戒讓他的神經都在一陣陣抽痛,然而這代價是值得的。

        在房間中央,那怪物撲倒他暗影化身的位置,空間被撕裂開了一道巨大的裂隙,十幾個怪異恐怖的暗影生物從那裂隙中涌了出來,這些暗影生物在裂隙周圍顯然強大無比,他們甚至都沒有使用任何法術,便輕而易舉地撕碎了那個強大恐怖,幾乎無法被殺死的血肉怪物。

        在那些暗影生物撲向自己之前,弗朗西斯二世果斷地反轉了召喚咒語,將那些可怕的、來自黑暗世界的生物送回了他們來的地方。

        房間中的空間裂隙還未消失,但弗朗西斯二世已經略微松了口氣,他來到那怪物死去的地方,希望從那些支離破碎的血肉中尋找一些線索,好確定到底是誰想要了自己的命。

        但就在他要俯下身去檢查之前,一陣猛烈的撞擊聲突然從門口傳來。

        老國王立刻轉過身,繃緊全身神經注視著房門的方向。

        一下下的撞擊聲從門外傳來,中間還夾雜著某種魔法禁制被破解時的尖銳鳴響,弗朗西斯二世感覺到籠罩這座房間的結界突然消失了,隨后房門猛然打開,身穿繁星法袍、滿頭大汗的杜克大師沖了進來。

        “陛下!陛下你沒事吧?!”這位大魔法師沖進來便高喊著,隨后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弗朗西斯二世腳下的怪物,以及那仍然橫亙在半空的黑暗裂隙,“……魔法女神啊!我被魔法陷阱困住十幾分鐘!我還以為一切都無法挽回了!”

        “杜克大師,”弗朗西斯二世警惕地看著眼前這位效忠王室幾十年的傳奇法師,再次不動聲色地撫摸著自己左手上的戒指,“你被陷阱困住了?”

        “是的,”老魔法師臉上帶著羞愧之色,“我大意了,出門瞬間便被困在某種鏡像空間里,如果不是埃德蒙王子察覺異常,從外部打破封印,不知道我還要在那些鏡像中徘徊多久……”

        “埃德蒙?”

        “我在這里。”埃德蒙王子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下一秒,已經全副武裝的年輕王子便出現在弗朗西斯二世面前,老國王注意到這個年輕人額頭有一層細汗,手上還有傷口,那恐怕是在強行沖擊封印的時候導致的。

        “父王,幸好您安然無恙……我幾乎要下令讓人炸開這堵墻了。”

        弗朗西斯二世終于略微松了口氣:“幸好我帶著暗影璽戒。”

        “您是應該戴著它,”年輕的王子微笑起來,和魔法師杜克一同走向國王,“如果您不戴著它,克萊門特先生如何測試他新制造出來的寵物呢?”

        弗朗西斯二世一愣:“克萊門特先生?”

        “傳奇法師杜克”上前一步,一道腐蝕射線無聲無息地從他指尖跳躍出來,擊穿了弗朗西斯二世的胸膛。

        “是我真正的名字,國王陛下。”

  http://www.egomet.tw/33_33376/1449988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