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黎明之劍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老熟人

第二百五十六章 老熟人


        一支在附近行動的隊伍失去了聯系,甚至連魔蟲都沒來得及釋放,這讓正在黑暗山脈中行動的索爾德林小隊提高了警惕。

        在一處較為隱蔽的山洞中,提豐士兵們正抓緊時間休息,而隊伍里的幾名騎士則在低聲討論著失去聯系的那一隊人馬,氣氛顯得很是嚴肅。

        “那支隊伍兇多吉少,他們可能行動暴露遭遇了附近的安蘇軍隊,”一名騎士說道,“能夠在短時間內殲滅一只精銳小隊,讓他們連一點消息都來不及釋放,那很可能是大股的正規軍。”

        “這附近應該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復蘇開拓者’建立的開拓領了吧?”另外一名騎士回憶著出發前掌握的情報,“難道那個‘開拓公爵’已經封鎖了領地周圍的山區?不是說他剛剛在這片地區站穩腳跟么?”

        “或許我們情報有誤,他得到了安蘇王室的大力支持,”最后一名騎士猜測著,“如果他是要重建整個安蘇南部防線,那么他應該帶了大批軍隊過來……”

        “其他隊伍的聯絡還正常……”

        騎士們低聲討論著,但他們更多的注意力卻放在正在不遠處閉目養神的索爾德林身上。

        騎士們很清楚,雖然有這么多的帝國戰士在活動,但實際上黑暗山脈中的整個滲透計劃完全是以這一位精靈指揮官作為核心的——這位高階游俠就是整個行動的頭腦,而那些普通的士兵甚至騎士、法師們,其作用只是為頭腦收集情報、探清前路而已。

        僅僅作為戰爭前期的滲透,這些進入黑暗山脈的隊伍雖然精銳,但并不會有多少高級戰力,一方面是因為滲透部隊并不是為了和敵人正面作戰而存在,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即便不計成本地派一批強者來執行滲透任務,這些戰斗力高超的強者在收集情報和繪制地圖的時候也不一定能比經驗豐富的士兵強上多少,反而在同樣身份暴露遭到截殺的情況下,一個身陷在敵國防線中的強者和普通士兵一樣都很難活著回來,這樣成本高得嚇人卻不會有額外的收益,所以整個滲透行動中除了索爾德林這一個高階游俠之外,也就只有另外一支“副隊”中還有個中階的法師坐鎮。

        在這里,索爾德林就是他們所有人的主心骨。

        而這位主心骨在得知一支小隊失去聯絡之后沒有做出任何表示,他只是靜靜地在一旁思考人生。

        “大人,”隊伍中的一名法師忍不住了,他主動來到索爾德林面前,“我們應該采取行動——不管是送回情報還是繼續搜索失蹤隊伍的線索都好過在這里等著。”

        索爾德林這才睜開眼睛,不緊不慢地說道:“你認為那個傳言中死而復活的古代公爵是真的么?”

        “說實話,我不信,”法師怔了一下,隨后搖搖頭,“死而復生這種事情只在神話故事中聽過,但法師是個務實的群體,這種無法用理論解釋的現象,除非親眼看見,否則我是不信的。”

        “是么……”索爾德林不置可否,沉默片刻之后才繼續開口,“但七百年前的那個高文·塞西爾最擅長的就是做一些挑戰常規的事情,我還真覺得……他有本事讓自己在七百年后從棺材里爬出來。”

        法師聽的莫名其妙:“大人?”

        “不用在意,”索爾德林搖搖頭,“我之前不是派出兩個士兵么——我在等他們的消息。”

        似乎就是在等著索爾德林這句話,他話音剛落,那兩名被派出去偵查情況的士兵便回到了這處藏身地。

        “大人,”返回的士兵之一匆匆忙忙走到索爾德林面前,“我們發現了一處位于半山腰的露天礦場!而且正在開工!”

        “正在開工的露天礦場”?索爾德林身旁的法師愣了一下,“在這大冬天?”

        索爾德林則一掃之前的無所謂模樣,他精神起來:“把地圖拿來——礦場的大致位置在哪?”

        旁邊有人遞過了粗糙的地形圖,而偵查歸來的士兵則大致描述著礦場的位置:“在這個地方,兩道山梁之間,有一片很大的開闊地——礦場規模大的很,天知道已經挖了多久才會有那么大。礦場里干活的人不少,而且還有很多士兵在周邊警戒,我們擔心暴露就沒敢靠近。”

        索爾德林立刻低下頭,在地圖上辨認著:“之前失去聯絡的隊伍是在這條路線上出事的……礦場則是在這個位置……果然如此。”

        隊伍里的幾名騎士這時候已經湊過來,他們很快便明白了索爾德林的意思:“出事的那支隊伍是不小心撞上了礦場周圍的守衛?”

        “應該是這樣,這反而是個好消息,”索爾德林抬起頭,“這說明那位開拓領主并沒有把整片山區封鎖,失蹤小隊是因為運氣不好正撞在了對手的據點上。”

        “但這樣一來,這里的領主應該已經提高了警惕……”

        “是的,他肯定提高了警惕,礦場和周邊的守衛肯定會比之前更嚴密,但我們必須過去看看,”索爾德林指著地圖上礦場的大致方位,“在冬季開工,深山采礦,這需要付出的代價是巨大的,而且這處礦場周圍還有非常強大的守衛部隊,這個地方一定非常重要!”

        旁邊的隨軍法師也意識到了那露天礦場的重要性,忍不住開口道:“甚至安蘇王室專門弄出個‘開國大公’送到這里搞開拓,說不定也是為了這片礦場……他們是在掩人耳目?”

        索爾德林收起地圖:“熄滅營火,掩去痕跡,我們去搞明白安蘇人到底在這片山脈中干什么。”

        由于前車之鑒,索爾德林帶領的小隊以更加謹慎的方式靠近了那處隱藏在深山中的露天礦場,他們躲避著一切可能存在巡邏隊的山道,在險峻的山巖和藤蔓之間穿行,依靠精靈魔法的加持,整支隊伍完成了這不可思議的跨越,并最終在礦場附近一處最佳的觀察點潛伏下來。

        就如偵察兵所說,那確實是一片非常大的采掘場——它隱藏在深山之中(并沒隱藏),恐怕開發了很久才有如此規模(炸了兩天半),大量不幸的礦山奴工在士兵的監督下頂著寒風進行開采作業(都是在政務廳排了半天隊才報上名的),而在礦山周圍看不到的地方,天知道還隱藏著多少守衛這片秘密礦場的安蘇軍隊(只有幾個巡邏隊)。

        看起來就隱藏著成噸的秘密,怕不是礦場下面就埋著能召喚邪神的遠古封印。

        “不能再靠近了,礦場周邊有幾個哨塔,看見了么?”索爾德林提醒著身旁的法師,“你召喚一個法師之眼,看能不能悄悄繞過哨塔下面,看清楚那些人到底在山里挖什么東西。”

        “明白。”法師點點頭,無聲地念動了簡短的咒語,隨后一個散發出微光的、在白天幾乎看不清楚的法師之眼便從他身旁的空氣中浮現出來。

        這名法師操縱著魔眼慢慢靠近了采掘場,在視野經過那些哨塔的時候,他忍不住好奇起來:哨塔上的士兵正舉著一個看起來怪模怪樣的金屬筒子貼在眼前四處觀望,那是什么東西?

        沒有任何魔力反應,應該不用在意。

        操縱魔眼的法師把哨塔上的士兵放在一旁,集中注意力控制著法師之眼慢慢繞過了哨塔根基,但就在此刻,一陣奇怪的“咔咔”聲突然從附近傳來,讓他心中一驚,法術引導隨之中斷。

        而在那咔咔聲響起之前,索爾德林就已經感知到了突然在四面八方浮現出來的那些氣息,他瞬間意識到自己和自己的人已經暴露,便不再潛伏而是直接跳了起來,同時手中已經提起隨身的短弓,三支被淡綠色氣旋環繞的羽箭不知何時已經搭在弓弦上,完全沒有瞄準的過程,他抬起手就是連續三箭,射向了感知中最強大的那股氣息所處的方位,同時大聲示警:“準備戰斗!”

        緊接著,遠處傳來了當當當的三聲脆響,那是裹挾著魔力的羽箭被人格擋開的聲音,索爾德林和剛剛反應過來的提豐戰士們抬起頭,看到一個身材高大、全副武裝的男人正站在遠處的一塊巨石上,他手中提著一把黑色的長劍,眼神銳利而沉穩,而在他身后以及四周,則站起了一個又一個的士兵——士兵們很快便形成了包圍網。

        高文遠遠地看著那個正站在提豐士兵之間的金發精靈,有點驚訝又有點好笑:“我還真猜中了,索爾德林——你怎么在這個地方?”

        比起高文的相對淡定,索爾德林在看到高文的時候則更接近于震驚,他瞪著眼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長久以來維持的冷漠淡然形象都差點沒繃住:“你是——”

        “精靈記性應該不差吧,”高文攤開手,“老上司都忘了?”

        “你真是那個高文·塞西爾?”高階精靈游俠的臉色迅速沉穩下來,眼神變得格外嚴肅銳利,他沒有放下手中短弓,反而又將一支羽箭搭在弓弦上,“你還真的死而復生了?”

        他嘴里發著問,但手上卻一點都沒放下武器的意思,不僅如此,他身邊的提豐戰士們也一個個做好了戰斗的準備——雖然他們已經聽出來自己的指揮官和遠處的那個安蘇領主竟是舊相識,也意識到那個安蘇領主恐怕就是傳說中七百年前的那位傳奇英雄,這兩個事實都讓他們驚愕萬分,但長久訓練出的本能以及對帝國的忠誠還是讓他們近乎條件反射地握緊了手中的刀劍和法杖。


  http://www.egomet.tw/33_33376/132256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