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黎明之劍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蛛絲馬跡

第二百五十五章 蛛絲馬跡

        高文仔細聽取了巡邏隊士兵的報告,從這些報告中,他了解到巡邏隊所遭遇的并不是什么簡單的亡命強盜或者流亡傭兵,而應當是一群經驗豐富組織度極高的職業士兵。

        巡邏隊的報告不會有錯,因為他們的隊長是一個從舊塞西爾時代就為塞西爾家族效命的資深老兵——領地中所有的老兵以及后來成長起來的優秀士兵都已經被分散打入到各個新兵隊伍里充當“種子”,這些人是不會在戰場判斷中出什么大問題的。

        如果不是塞西爾戰斗兵的黑科技武裝對這個年代的常規軍隊而言簡直是天頂星造物,如果不是巡邏隊長及時察覺了敵人的存在并且準確應對,那想必會變成一場艱難的惡戰,但戰場上沒有如果,面對完全無法理解的武器和戰斗方式,這些試圖滲透到塞西爾領的可疑武裝分子遭遇了慘敗,十人隊伍到最后只有兩個人活下來。

        高文看著巡邏隊帶回來的繳獲品——武器鎧甲,行囊背包,很多東西都有被灼熱射線燒穿熔毀的痕跡,但也有不少保存完好的物件,只不過所有這些東西都看不出絲毫的從屬標志,甚至連明顯一點的風格都沒有,雖然每一件都是精良品質的裝備,但顯然它們的主人不希望用這些裝備來暴露自己的身份。

        而琥珀提到的那些繪制地圖用的工具和繪制出來的草圖則被放在一張單獨的桌子上,另外還有一些在琥珀看來相當可疑的東西也都放在一起。

        高文拿起那些繪有黑暗山脈山道走勢的粗糙地圖,皺著眉仔細觀察著,他注意到那上面不但有地圖,還有一些看不明白的暗號標記——但即便看不出名堂來,猜也能猜到這些符號是在表示什么。

        琥珀雖然在專業領域相當精明,但這種場合顯然跟她的專業不對口,她一頭霧水地看著那些工具,好奇地問高文:“你說這些人是從哪來的?”

        “還用想?當然是我們的‘好鄰居’,”高文聳聳肩,隨手把那些草圖扔回到桌子上,“裝備精良,訓練有素,從黑暗山脈滲透進來,一路繪制地圖收集情報,你說會這么干的人還能有誰?”

        一邊說他一邊撇了撇嘴,看著那些沒有標記的武器裝備:“還專門準備了這些白板裝備掩人耳目……這是把安蘇人當傻子呢么?”

        這時房門被人推開,赫蒂走了進來,她聽到了高文的話,忍不住搖頭:“也不能這么說——雖然只要這些人被抓到,安蘇的邊防軍就對他們的來歷心知肚明,但只要沒有證據,抓到也只是白抓,畢竟目前兩個國家還沒有明面上的宣戰,不管誰的間諜被抓到了,大家不承認就行了,大部分貴族都是一種既講臉面又厚顏無恥的生物。”

        琥珀瞪著赫蒂:“哎哎,你也是貴族哎,你全家都是貴族!”

        “但這不影響我對其他貴族作出評價,”赫蒂難得沒有一棍子敲在琥珀腦袋上(大概是人太多了要保持優雅),她只是瞥了琥珀一眼,隨后走向高文,“先祖,我已經安排礦場那邊增派了人手,拜倫騎士也親自過去了。”

        高文贊許地點了點頭,而赫蒂則露出一絲帶著憂慮的神色,“先祖,您認為這些帝國兵是開戰的信號么?”

        “他們已經跑進了黑暗山脈,戰爭不遠了,”高文這種時候沒有說什么寬慰人心的話,而是直截了當地說出自己的判斷,“安蘇帝國東部防線固若金湯,羅倫家族是一塊啃不動的石頭,唯有從安蘇一直延伸到提豐境內而且緊鄰著剛鐸廢土的黑暗山脈算是整個國境線上的薄弱點——只不過這道天險并不允許大軍通過,提豐只能派出小規模的滲透部隊進來搞些事情,而只有當他們確實已經做好戰爭準備的時候,這些滲透部隊才會派上用場。”

        說到這,高文微微閉起了眼睛,整個黑暗山脈的衛星俯視圖隨之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黑暗山脈在安蘇境內蜿蜒延伸,并在提豐邊境向南轉向,形成一道天然屏障,最終山脈的山勢在提豐和剛鐸廢土之間漸趨平緩,融入大地。

        他幾乎能在腦海中勾勒出這些提豐士兵的行動路線來。

        “我擔心滲透進來的部隊不止這一批,”高文張開眼睛,看向那兩個躺在墊子上、已經恢復了一些精神的提豐戰俘,他走向他們,低頭俯視,“你們知道自己被誰俘虜了么?”

        其中一個俘虜毫不畏懼地與高文對視,雖然傷痛讓他面容扭曲,但他的聲音倒是還很平靜:“我聽說你是高文·塞西爾。”

        “有什么想交待的么?”

        “該問的,你的人都已經問過了,他們什么也沒問出來,”那名提豐士兵梗著脖子說道,“哪怕你真的是高文·塞西爾,我們也不會說任何東西。”

        “我知道你們還有同伴,分散成幾個隊伍潛伏在黑暗山脈里,一邊勘測地圖一邊向著安蘇境內滲透,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甚至還會在安蘇境內潛伏下來,等待命令伺機破壞,對吧?”高文面色平靜如水地說道,憑借著高文·塞西爾的經驗知識,以及他自己的敏捷思維,他很容易就能想到這些滲透部隊在成功進入敵國境內之后都能派上些什么用場,而他每說一句,那兩名俘虜的臉色就更差一分,“你們的情報顯然有誤——我猜猜你們的指揮官在你們出發前是怎么描述安蘇南境的……不毛之地,無人開發,守備空虛,仗著黑暗山脈天險承平百年,對吧?所以他才放心大膽地讓你們跑過來。”

        “不,我們知道你的存在,咳咳……也知道你的開拓領,”另一名俘虜開口了,“咳咳……我們的情報比你想象的靈通,如果你真的是七百年前那個大英雄……你必須知道,時代變了……”

        高文略感驚訝地看著這兩個被俘的士兵,對方這極佳的心理素質和耐壓性讓他非常意外,并不是誰都可以在一個復生傳奇面前保持強硬姿態的,哪怕是訓練有素的士兵也一樣——這個年代的大部分職業士兵都很少有榮譽感和“家國信仰”可言,可眼前的這兩個俘虜顯然不同,他們把生死置之度外,一心效忠。

        提豐是如何訓練軍隊的?他們也意識到了給士兵進行價值觀灌輸的重要性?

        高文不動聲色地釋放出了強大超凡者的威壓,哪怕他的實力比原版的“高文·塞西爾”要打了折扣,這種威壓也不是尋常人可以忍受的,在魔力侵蝕和精神力的雙重壓迫下,兩名俘虜的臉色迅速變得慘白,而高文則不緊不慢地說道:“別對自己的情報太有自信,‘這個年代的士兵’,你們忘了自己是怎么落敗的么?”

        兩名俘虜的眼神明顯動搖起來。

        “在山中巡邏的只是塞西爾領的普通士兵,最普通的那種——他們就足可以輕而易舉地摧毀像你們這樣的所謂‘精銳’,你們可以稍微思考一下,你們的同袍和一整支擁有同樣武裝的軍團遭遇會有什么后果——你們的情報太落后了,年輕人。”

        說完這句話,高文直接收起了威壓,他沒有繼續嘗試從俘虜口中得到情報,而是邁步走向門口,臨走的時候對萊特留下一句話:“這兩個人就交給你照看了,盡量治好他們。”

        等離開關押室之后,赫蒂追上了高文:“先祖,您是打算恐嚇一下那兩個人,然后讓萊特牧師治好他們并給他們創造逃跑的機會,最后讓他們主動跑去警告自己的同伴,咱們好追蹤上去一網打盡么?”

        一同跟著跑出來的琥珀聽到赫蒂的猜測之后頓時一臉驚訝:“還能這么干?”

        緊接著她就感嘆起來:“你們當貴族的心真臟。”

        然而高文卻直接搖了搖頭:“別想了,這種專門訓練出來的士兵都是接受過培養的,他們不會上這種當。”

        赫蒂一聽這話大感奇怪:“那您最后跟那兩個俘虜說的話是……”

        “說兩句場面話再走會顯得比較厲害。”

        赫蒂:“……”

        她完全不知道應該怎樣回復一個會隨口把“顯得比較厲害”幾個字說出口的老祖宗,才會顯得自己恭孝有禮還不失優雅,所以她干脆地催眠自己忘掉剛才高文說的話,愣是把話題接了下去:“那您之后還要繼續去審問那兩個俘虜么?”

        “短時間不會審問出結果,但他們的同伙恐怕已經潛伏到這附近,那些家伙短時間內會不會搞出大破壞就不好說了,”高文皺著眉,看向黑暗山脈的方向,他并不擔心領地本土的守備——四面八方的崗哨、圍墻以及魔法陷阱、符文報警裝置足以保證本土安全,而且小股的滲透部隊也不可能失了智來進攻一座有著軍隊守護的開拓城鎮,但他很擔心那些在領地外面孤懸的礦場、伐木場以及開拓據點,“我有必要親自進山看一下。琥珀,你也跟我來。”

        “啊?”琥珀下意識地愣了一下,但緊接著終于想起了自己的近衛身份,耳朵耷拉下來,“哦……”

        山里遭遇戰的戰場還沒打掃干凈,巡邏隊人手有限,只是帶走了俘虜和一部分繳獲品回領地復命,高文和琥珀趕到現場的時候,后續派來收尾的塞西爾士兵正在搬運那些仍然擋在山道上的尸體,高文帶著琥珀檢查了每一個尸體以及整片交戰區域,最后有一樣東西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張掉落在山道旁的紙片,似乎是某個上級寫給這些士兵的命令,紙片本身已經被灼熱射線燒毀一半,剩下的一半上則只留下了幾個支離破碎的、完全串聯不起來的單詞。

        可就是那幾個支離破碎的單詞,讓高文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怎么啦?”琥珀看到高文停下,忍不住好奇地湊了上來,“這張紙上寫的啥……看不明白嘛。”

        “這筆跡……我看著有點眼熟,”高文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難道……是那家伙?”

  http://www.egomet.tw/33_33376/1322252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