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黎明之劍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

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

        看到莉莉絲·康德的身影隨著康德子爵一同煙消云散,高文顯得有一點驚訝。

        他并沒想到莉莉絲·康德竟然也是個噩夢產物。

        在他原本的推斷中,莉莉絲·康德應該是個活人,是整個城堡中唯一保持清醒的“造夢者”,但很顯然,他在這方面的判斷出現了失誤。

        他和琥珀一同來到那口巨大的石館前,看到了里面的兩幅骸骨以及子爵夫人那被魔法保護、仍未腐爛的尸體,于是這才恍然:莉莉絲·康德真的是死了,或許是為了啟動這個可怕的造夢儀式,也或許是為了更好地“接觸”到自己的丈夫和兒子,她是真的放棄了自己的生命。

        在北塔地窖中徘徊的,提著提燈在城堡中徘徊的,只不過是她的影子——怪不得這位子爵夫人身為“造夢者”,卻三十年都沒有離開這座城堡,并非是高文想象的那樣不愿離開,而是她已經無法離開這里。

        但這些事情都已經不再重要,夢境已經結束,真實世界的陽光正照耀在這座黑暗而古老的堡壘上,不管是造夢者還是入夢者,都已經隨著夢境的結束而回到了他們應該去的地方。

        他們留下的,只有現實世界的一片爛攤子。

        琥珀仍然有點愣神,這不可思議的一次歷險經歷讓她腦子里面亂糟糟一片(當然,她的腦子可能經常亂糟糟的),看著眼前的石館和棺材里的三具尸體,她良久才蹦出一句話:“所以咱們其實是和三個死人糾纏了這么久?”

        “是這整片土地和他們糾纏了三十年,”高文搖搖頭,“永眠者……果然是三個黑暗教派中最危險的。”

        “一個從棺材里爬出來的人看著三個躺在棺材里的人感嘆邪教害人,我這輩子再沒見過比這更靈異的事兒了……”琥珀不知道瞎想了點什么,突然打個激靈自己嚇唬自己地說道,隨后她低頭看了看腳下,突然有所發現,“哎,高文,這邊有幾張紙哎!”

        幾張正散發出微光的附魔羊皮紙散落在石館前,這正是之前維克多·康德子爵消失的位置,高文驚訝地把它們撿了起來,看到上面有著康德子爵的字跡:“這是……康德子爵留下的?”

        “他留下的?是留給你的信么?”琥珀一愣一愣地眨巴著眼睛,“快看看是什么!”

        “確實是信,但不全是留給我的,還有寫給國王以及對外公開的信函。”高文飛快地翻看著那些羊皮紙,上面的工整字跡進入他的視線:

        “我是維克多·康德子爵,安蘇王室冊封之貴族,南境康德鎮及周邊諸田莊、莊園、村落之領主,我以康德家族歷代先祖之名起誓,我所言之事皆屬真實,而這些事實應公之于眾,以警醒世人。

        “我的家族,被永眠者詛咒了。

        “……邪教徒用罪惡的儀式魔法腐蝕了我的領地,三十年來,有無數無辜者喪生在這個儀式魔法中,我的妻子被邪術控制,我的靈魂亦難逃詛咒,成為了它的幫兇……

        “……如果沒有高文·塞西爾公爵的幫助,我將永不得安寧——公爵響應了我的求助,是他舍生忘死的幫助,才解除了籠罩在我和我家人頭上的詛咒……”

        “此致國王陛下——您忠誠的封臣向您問候,這將是我發給您的最后一封密函,發生在康德領的事件……

        “事情經過如上所述,我以我最后的人性和我的姓氏向您保證,一切真實無誤。

        “我已無子嗣或直系親屬可繼承爵位及財產,我的妻子亦然,我二人僅有一位血緣極遠的侄子具備繼承資格,但他先天心智不全,難以承接貴族榮耀,因此我愿按照王國法律,將繼承自先祖的封地交還王室,但在此之前,我必須對塞西爾公爵的恩情進行償還——這是救贖靈魂的恩德。

        “我愿將我名下除土地之外的所有財富——包括城堡中的藏書、財寶、古董等物,以及康德領南部不屬于封地的六座開拓農莊無償贈與塞西爾公爵,并承認他對這些財產的任意處置權。

        “我領地上今年所產出的所有財富,除應上交王室的部分之外,也一并贈與塞西爾公爵。”

        在一封給南境諸貴族的公開信以及一封給國王的密函之外,又有一封信是留給高文的:

        “高文·塞西爾公爵,當您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的靈魂應該已經重獲安寧。

        “對于這個結局,我只有欣喜與平靜,而無任何怨憤,如果非要說有什么令人遺憾之事,那便只有我未能履行曾經的諾言——我曾發誓扭轉家族奢靡墮落之風,不與那些殘暴冷血的新一代貴族同流合污,也曾發誓效仿您那一代的開拓先烈,開辟領地,庇護流民,成為無辜者和貧苦者的保護人,但最終結果卻一塌糊涂。

        “我很慶幸,在我的靈魂徹底墮入黑暗,一切無可挽回之前,您及時出現并驅散了這片土地上的陰霾。

        “在我年輕之時,我一直將您視作楷模與偶像,我甚至向往著成為一名騎士,像您一樣沖進黑暗,為子民開拓出一片新的生息之地——因此便有了位于康德領南部地區的六座農莊,那或許是我這可悲的一生中僅有的閃光。

        “如果能換一種時機,換一種方式,與您的見面或將成為我一生中最榮耀的時刻,我甚至愿意拋棄自己的爵位和所有財產,以這老邁之身成為您的一名騎士學徒,隨您一同前往那黑暗山脈腳下的開拓領地,去完成我年輕時未能完成的夢想……但這一切終究是無法實現了。

        “除了城堡中的財物和那六座屬于我個人的開拓農莊之外,我實在想不到還有什么別的東西可以作為給您的報償,但我想一些關于永眠者邪教徒的情報您應該是感興趣的。

        “這些年來,我作為夢境的傀儡而生存,就連思想也始終處于引導和控制之下,但或許是過多地接觸了永眠者的力量,在終于獲得自由意志之后的一瞬間,我洞悉了這個‘詛咒’背后的一些真相。

        “請警惕,永眠者的陰謀絕不是區區一個康德領這么簡單。他們在這座城堡中設置的、聳人聽聞的可怕獻祭其實只是他們一系列計劃中的一個‘節點’,這個節點被他們稱作計算節點,而他們有一個龐大的計劃,這個計劃需要更多的靈魂,更多的受害者參與其中……

        “他們的陰謀或許將遍及整個世界,而一旦這個計劃得逞,他們會把世界上所有的智慧生物拖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但他們的行動并非無跡可尋,根據我所感悟到的事實,他們的每一個‘計算節點’都需要大量的活人作為‘消耗品’,在南境他們或許可以通過秘密抓捕流民來慢慢湊夠儀式所需,但在流民較少、秩序較為完善的其他地方,只要仔細觀察人口的失蹤和流動情況,便可以找到他們的蛛絲馬跡。

        “我已經將這些事情報告給國王陛下,而同時我也希望您能提高警惕,警惕那些邪教徒在您的身邊死灰復燃——在這日漸衰退的王國南部,您已經是人民唯一的希望。

        “——維克多·康德,一個曾真心想要成為好人的有罪之人。”

        高文的視線在那些字句之間移動著,他將羊皮紙一張張翻過去,直到最后一張紙呈現在他眼前。

        琥珀眼尖,一眼就看出這好像并非信件:“哎!這個看起來不是寫給誰的信哎!”

        “沒錯,這個是領主命令,是簽署之后在領地上公布的,”高文看清了那上面所寫的內容,忍不住輕聲嘆息,“他免除了領地上所有人對康德家族的債務,并將所有領主直屬的農奴以及城堡中的奴仆都解放為自由之身,且宣布他們有自由離開領地的權利。”

        琥珀眨眨眼,突然記起高文曾經說過的話:“哎,我記得你說過,這種解放應該循序漸進什么的……”

        “沒錯,應該循序漸進,直接將農奴解放為自由民只能讓他們失去地主所提供的基本保障,若沒有完善的、后續的土地分配以及保障制度,這些變成自由民的奴仆僅僅依靠一點遣散費根本維持不了多久,他們很快就會重新失去自由,最終再次賣身回到奴仆甚至奴隸的老路上來,”高文搖搖頭,“但維克多·康德子爵并不是個異想天開的理想主義者,他肯定也能想到這些,只不過他沒有別的選擇——康德家族已經沒了,而以目前安蘇王室的行政效率,新的領主恐怕一兩年內都不會到來,按照安蘇的法律,這座城堡中的一切財產都屬于貴族本人,任何奴仆皆無私產,所以在這段時間里,舊領主留下的人是最凄慘的,他們要么自己跑出去想辦法謀生,但奴籍者自行謀生就是犯罪,要么就偷竊城堡里的財物去變賣——可這同樣是犯罪。

        “所以康德子爵才要把這些人都解放成自由民,并讓他們能自由離開——起碼給他們留了條活路。”

        琥珀愣了愣,突然感覺腦殼有點大:“感覺……好大一堆爛攤子啊!”

        “確實是個爛攤子,但總得有人善后,”高文撇撇嘴,“而且我感覺這事兒已經落在我頭上了。”

        琥珀特別欠抽地眨眨眼:“所以還是我們這行好,通常工作完成之后抬腿就走,一點都不用考慮善后的事兒——就是走慢了的時候會被人善后一下……”

        高文瞥了這貨一眼,上去扣住她的胳膊:“是啊,你上次挖墳就走慢了,所以現在跟我一塊去善后吧。”

  http://www.egomet.tw/33_33376/127903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