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黎明之劍 > 第八十一章 怪物,怪物

第八十一章 怪物,怪物

        當高文趕到營地東南角的時候,這里已經集合起了一批士兵——正在附近巡邏的拜倫騎士在聽到動靜之后便第一時間帶人過來維持秩序,驅散了那些膽大的平民。

        但說實話,即便沒有士兵上前驅逐,聚集起來的平民也沒幾個:他們不光畏懼于貴族的權威,更畏懼于魔法的力量,赫蒂的這間魔法實驗室在那些無法使用凡力量的人眼中無疑是個詭異、恐怖的地方,實驗室里傳來的爆炸更是讓人心驚膽戰,雖然看熱鬧是人的天性,但有一些熱鬧是連最膽大的人都不敢去看的。

        高文看到魔法實驗室的一側墻壁崩開了一個大洞,有滾滾濃煙正從里面冒出來,濃煙中夾雜著刺鼻的焦臭味,更有一些還未散去的魔法力量在煙霧中閃閃亮,而赫蒂與瑞貝卡已經從屋子里沖了出來,兩人都被熏的灰頭土臉,赫蒂這時候正在狼狽不堪地召喚水流清理自己頭和臉上的煙灰,而瑞貝卡在看到高文之后則一臉興奮地沖了上來:“祖先大人!藝術的力量果然很厲害!”

        高文按住明顯有點興奮上頭的瑞貝卡,一臉擔心地看著這倆仿佛剛被人從黑煤窯解救出來的實驗事故罪魁禍兼受害者:“你倆沒事吧?這怎么墻都炸塌了……”

        這爆炸威力可比自己預想的要厲害一些——原本他以為有防護魔法的存在,再加上引爆的只是一些未經封裝的水晶顆粒,是不會有太大危害的。

        然而他卻忽略了一件事:這爆炸并非地球上的火藥武器,而是一種魔法效果,對于爆裂魔法而言,是否封裝在堅硬的密閉容器里對威力的影響其實有限……

        “大量水晶顆粒同時被引爆的效果有點出預期,”赫蒂這時候好不容易用召喚出來的水流把自己沖洗的有了點人模樣,聽到高文的問話之后便上前回答道,同時沒好氣地甩了一團水球砸在瑞貝卡臉上,“當然更重要的是她把兩份試驗樣本放的太近了!有雙倍分量的水晶顆粒同時被引爆!”

        高文默默地看了瑞貝卡一眼,認為傻狍子今天這頓打恐怕真的是逃不了了……

        確認了兩個人都沒事,高文多多少少還是松口氣的,這之后才是關心財物的時候:“損失大么?”

        赫蒂露出一臉肉疼的神色:“我做實驗用的魔法陣毀掉了,但幸好在爆炸生的一瞬間我把大部分力量泄到了空置的墻壁方向,那套死貴死貴的水晶共鳴器沒有受到波及——取而代之的是半面墻需要修。”

        高文又默默地看了瑞貝卡一眼,既然最貴重的水晶共鳴器沒壞,那傻狍子應該不至于被打死……

        瑞貝卡還全無所覺呢,當然也有可能是炸蒙了還沒清醒過來,注意到老祖宗好幾次把眼神飄過來,她還愣頭愣腦地問:“祖先大人您看我干什么?”

        高文想了想:“你抗揍么?”

        瑞貝卡撓撓頭:“還行吧……小時候經常跟狼打架。”

        “那就沒事了,”高文擺擺手,“這次用掉多少樣本?符文扳機的工作情況怎么樣?”

        “就……兩小堆,”瑞貝卡用手比劃著大概的用量,在提起符文扳機的時候還露出特自豪的神色,“而且我跟您講,符文扳機真的有效哎!把它連接在爆炸法陣上充當啟動能量完全夠用,只要法陣有了這個初始能量,后續的爆炸過程就完全可以由那些水晶支持,我打算下次就試試看符文扳機那點魔力還能不能激活其他類型的符文組……啊啊,如果魔力有個更精確點的數值就好了,能知道符文扳機閉合的時候產生多少魔力,還能計算一個初始符文組運行起來要消耗多少魔力……”

        瑞貝卡說著說著思維就散開來,而在散到一半的時候她又激靈一下子把飄遠的思維給拽了回來,并開始跟高文打小報告:“祖先大人啊,我跟您說,赫蒂姑媽一開始還不相信我說的,不相信符文扳機在閉合的時候會產生一次魔力沖擊,她說那東西沒有聚能的結構……”

        說到符文扳機,赫蒂倒真的對瑞貝卡表示了贊許:“那東西確實是個很不錯的明,雖然此前也有過魔法師嘗試將一個完整的法陣切割開來,通過對這些部分的重組來控制魔力機關,但卻沒人想過把這種分割和重組變成一種固定的模式。瑞貝卡制作的符文扳機是將一對固定的符文作為‘連接關鍵’,這種結構倒是很符合您經常跟我們講的‘通用性’和‘規范性’……”

        那是因為瑞貝卡從一開始就將符文扳機定位為“普通人也能用”的產物,她甚至想到了假如符文扳機損壞,鋼鐵廠里的鐵匠和學徒都可以動手將其修復的程度,因此她才把這個結構簡化到了極點,甚至簡化到只有一組符文的地步。

        這個世界的主流法師們,誰會想到這個?

        而至于剛才瑞貝卡仿佛隨口一提的“魔力標準數值”,高文也將其記在了心里。

        雖然以現代人類的技術水平,完全不具備對魔力進行精確計量、標準化操作的能力,但在七百年前的剛鐸時期,其實已經有了這方面的萌芽,一部分魔導師在深藍之井所提供的近乎無窮無盡的魔力面前就曾經思考過,要如何將這龐大的能量進行更準確、更規范的利用,只是可惜的很,在他們思考出結果之前深藍之井就炸了。

        可既然自己要以這個世界的“魔力”為基礎展起來,那么規范化、標準化是遲早的事。

        “先修好魔法實驗室吧,然后有關那些晶體的爆炸實驗還是要繼續下去,”高文從短暫的思索中回過神來,看著赫蒂和瑞貝卡說道,“但實驗方式需要調整一下……那些晶體的威力出預期,繼續在室內做測試太危險了。我把營地東邊靠近河岸的緩坡劃給你們當測試場地,那里地形開闊,適合測試這種東西。另外,你們想想該怎樣制造一種對應的容器,用來充當‘瑞貝卡水晶’的外殼,好把它變成一種真正可用的兵器。”

        瑞貝卡與赫蒂連連點頭,將這些吩咐記下,而高文在思索了一下之后又突然想起一件相當關鍵的事情:“等等,還有——你們想過如何延遲法陣的起爆時間么?”

        “延遲起爆時間?”赫蒂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但緊接著就意識到:并不是誰都能像自己一樣用塑能之手來隔著好遠按下符文扳機的。

        以現在符文扳機和爆炸法陣的運行機制,它屬于一種按下就起爆的東西,這意味著這玩意兒簡直就是個自爆神器,按下按鈕之后敵人死不死不知道,反正自己肯定是死了……

        剛鐸古水晶在這方面是依靠那種近乎黑科技的“敵我識別”功能來保證安全,而且水晶里還有一套很復雜的、在脫離主人控制之后自動運行的起爆機制,可是這部分符文組在如今的法師們看來簡直就是外星造物,在紙上畫出來都難,更不用說還原了。

        赫蒂腦海里冒出了一大堆的符文與法陣,并嘗試用這些東西來滿足老祖宗提出的“延遲起爆”要求,她想到了在那些符文組里面增加一個緩慢充能的結構,當符文扳機按下之后它便開始滿滿充能,而能量充滿之后才會觸動下一級的起爆法陣,但很顯然——符文扳機所提供的那點瞬時魔力根本滿足不了這一點。

        瑞貝卡腦袋里也在飛快尋思,然而她腦袋里冒出來的除了符文和法陣,還有一大堆彈簧與連桿……

        她在嘗試用魔法之外的途徑來滿足老祖宗的要求。

        這就是會一大堆法術的法師和只會一個火球術的法師在思維方式上的區別。

        兩位滿腦子想法的曾曾曾……曾孫女帶著高文交給她們的任務離開了,而高文則站在原地,看著那仍然冒出裊裊青煙的魔法實驗室心生感慨。

        有魔法的……世界么。

        果然,就連藝術的第一聲鳴響,都是跟地球截然不同的。

        作為一種需要特定魔法陣才能引爆的爆裂物,“瑞貝卡水晶”的威力與安全性都不是問題,然而卻在延遲引爆方面遇上了莫大的麻煩。

        如果是地球上的火.藥,這只需要一根導火索而已。

        轉眼間,塞西爾開拓營地已經在這片土地上扎根一個月,國王弗朗西斯二世承諾的人員與物資還沒有到來,但已經有明確消息說他們就在路上——今年多爾貢河的豐水期比往年要晚了小半個月,那些來自王國腹地的援助也因而耽擱在路上。

        對于這些延誤,高文可以說早有心理準備:在這個一切都緩慢而落后的世界,不能按照地球上那種精準高效的社會背景來指望別人,所以他的營地建設計劃絲毫不受影響,還是按照既定的節奏進行著。

        營地中的大量帳篷已經變成較為堅固、可堪長期使用的木板房,在水泥暫時無望的現階段,高文下一步準備讓工匠們在營地西側開辟一片新的區域,建造磚窯燒制土磚——雖然在這個世界造水泥失敗了,但燒磚還是可以的,這是一種在這個世界已有的技術。

        只不過傳統的燒磚依賴人工,效率極低,相應的成品價格也就高昂,在坦桑鎮那樣的地方,只有市民階級才能住得起磚瓦的房子。

        然而他的計劃還沒來得及實施,一個突如其來的變故卻打亂了營地建設的節奏。

        幾名去山中尋找石英砂的農奴驚恐地逃了回來,他們中的兩人受了不輕的傷,另有一人已經永遠地留在山里。

        他們受到了“畸變體”的襲擊。

        :

  http://www.egomet.tw/33_33376/1274207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