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大明新帝國 > 第三十一章 繼續南行

第三十一章 繼續南行

        “從馬魯古到南洲,絕不能僅僅看地圖,認為區區的幾百里地,就很容易抵達。因為和幾百里地,將會是最艱難的行程。”

        議事大廳內,坐著朱瞻基與鄭和等一大批海軍將領,除了朱瞻基,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興奮的笑容。

        在明古魯干脆利落地打了一個大勝仗,將南洋各國震懾的不敢有任何反對心思。

        就連朱瞻基認為的漢化策略,也被各國都輕而易舉的接受。

        其實這是朱瞻基先入為主的成見,在后世漢文化受到了南洋各國的抵制,他就以為現在的南洋各國同樣會對漢文化有所抵制。

        但是他卻沒有想到,如今的大明是世界頭號強國,儒家文化是蠻夷之地向往的文化。

        連東瀛和朝鮮都格外向往漢文化,交趾人也因為大明如今向他們輸送儒生就不再反叛,其實南洋各國簡直是有些渴望大明的文化侵略。

        只要不觸及他們的宗教信仰,他們對漢文化的接受態度是很積極的。

        打了勝仗,貿易又很順利,現在連運動會都舉辦的很成功,彰顯了大明軍中的尚武精神。

        在南洋耽擱了幾個月,現在的馬六甲海峽刮起了南風,也到了艦隊要繼續前行的時候了。

        諸位將領興奮,是因為開疆拓土永遠都是每一個將領最為崇高的理想。如今一個比大明小不了多少的無主之地等著他們去征服,誰能不興奮呢?

        但是朱瞻基很清楚,探訪澳大利亞的難度,甚至要比大明艦隊跨越太平洋去探訪南北美洲的難度也不弱多少。

        在原本的歷史中,一直到兩百年后,澳大利亞才會被發現,又過了近兩百年,英國才正式開始開始向澳大利亞移民。

        為什么那么多的小島都在十六世紀,十七世紀得到開發,而澳大利亞卻在十八世紀才得到開發,正式因為澳大利亞的特殊地理特征,特殊氣候特征引起的。

        鄭和好奇問道:“殿下,為何如此說?難道在南洲一年四季都有暴風雨?”

        朱瞻基搖了搖頭說道:“諸位有沒有想過,既然南洲距離爪哇如此近,為什么卻一直沒有被爪哇人發現呢?”

        見眾人都是若有所思的模樣,朱瞻基才又說道:“根據‘麥哲倫’的航海日記,孤注意到了兩個問題,一個方面是從爪哇到南洲,剛好要經歷大范圍的無風區和南風區,導致了船只向南航行非常艱難。其次,在南洲的北部,有大片的珊瑚礁,導致了船只難以靠近大陸。”

        金闊和李亮大汗,其他人不知道,但是他們兩個很清楚。所謂的麥哲倫其實是朱瞻基胡亂安排的角色,根本就沒有麥哲倫這個人,所有的一切都是朱瞻基自編自導的一出戲。

        他們兩個也不知道朱瞻基是從哪里獲知的這些知識,在他們看來,這位太孫殿下就是生而知之者。

        他們的一切榮華富貴,一切生死天命都跟朱瞻基緊緊綁在一起,朱瞻基怎么說,他們就怎么做,根本不會來揭穿這一點。

        當初他們冒著被砍頭的危險欺騙皇上,就已經賭上了一切。后來發現了鴻基煤礦,發現石碌鐵礦,發現石見銀山,也讓所有人對朱瞻基的信息深信不疑。

        至此,他們兩個人的腦袋才安穩了下來。

        被朱瞻基熏陶了幾年,他們有時候都會以為這一切都是真的了。但是現在聽到朱瞻基睜眼說瞎話,還是忍不住有些好笑。

        朱瞻基并沒有注意到他們兩個人的臉色,繼續說道:“根據孤對麥哲倫航海日志的研究,發現在南洲北部,每年都會從大陸上向四周海域刮大風,雖然不知道這是什么原因形成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南洲北部全是沙漠和戈壁灘,并不適宜人類居住。

        除了每年狂風,雷電肆虐,在這里還有各種世界上最毒的毒物,可能一只不起眼的蜘蛛,咬上一口,一刻鐘就會死去。當初的麥哲倫他們就在南洲北部死了許多人。”

        朱瞻基嘴上說不知道,卻比所有人都清楚,南洲的氣候特征是因為什么原因。

        在全世界的大陸中,澳洲僅僅比南極洲的降雨量高一點,整個大陸位于海洋之中,又靠近赤道,雖然大陸不大,卻擁有復雜的氣候特征。

        這就導致了澳洲與四周海洋形成了不同的氣壓帶,逆風而向,讓船只難以靠近。

        再加上每年兩季的不同的季風,如果不是順應季節,按照航向前來,許多時候根本靠近不了澳洲。

        鄭和問道:“殿下,那南洲上面難道就沒有人嗎?”

        “當然有土人,他們身材強壯,皮膚黝黑,以打獵和采集為生,不會種植,也沒有形成大型部落和國家,生活非常原始。”

        澳洲土人被稱為尼格利陀人種,他們實際上也不是土生土長的人種。在歐洲人遷移到澳洲大陸的時候,總人口大約七十五萬。

        七十五萬人口,相對于一個七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大陸,平均十平方公里才一個人,可謂是人煙稀少。

        朱瞻基沒有想過搞種族滅絕,因為這是對資源的極大浪費。

        如今的世界,地多人少,到處都沒有開發,而想要開發這些區域,只靠華人是非常緩慢的。

        朱瞻基說道:“南洲人口非常稀少,只有我大明一個郡的人口差不多,所以,我們不需要占領這些土人的土地,而應該將他們像西南山夷一樣,融合進我們漢人族群。”

        薛祿嘿嘿笑道:“那些土人如同豬狗一般,恐怕我大漢男兒下不去手。”

        眾人轟然大笑起來,朱瞻基卻笑道:“當兵去三年,母豬賽貂蟬。這些男兒離家萬里,并無其他女眷,恐怕只要是個女人,就會心動了。南洲地域遙遠,土地貧瘠,只有東南沿海一帶有肥沃的土地,一開始的發展當然是以金礦開發為基礎。我們要制定詳細的策略,用二十年的時間,將這些土人都歸化成為我漢家兒女。”

        但是這個話就沒有人接話了,因為這種事明知道是來吃苦的,任誰一時之間也不能下定這個決心離家萬里到這里定居。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朱瞻基根本沒有想過自己開發,這里讓莊敬帶著倭人打前站,然后進行分封,讓那些宗室自己開發才是最合適的手段。

        只要有朝廷來引導,讓出大部分利益,這件事還是有操作余地的。

        哪怕這里的金礦一半利益都讓給他們,通過貿易,也能把大部分的利益重新賺回到朝廷的口袋里。

        而一些將領聽到朱瞻基這樣說,不由得就想起了如今紀綱正在進行的人口貿易。

        雖然朝廷并沒有直接參與東瀛少女的販賣,但是這只不過是朝廷還要一絲臉面。如今的紀綱在東瀛,人口貿易搞的如火如荼,如果說沒有朝廷的支持,那是誰也不信的。

        人口貿易販賣到大明,利潤還不算太高,但是如果以后大力開發南洲,將那些女眷販賣到南洲來,那一定是暴利。

        不過這一切為時尚早,還是要先在南洲找到大型金礦才行。

        開發南洲的基礎就在于金礦,沒有金礦,根本不會有人愿意遠渡重洋來到南洲生活。

        不要說南洲了,就連南洋地區的水稻一年三熟,從來不擔心餓肚子,都沒有人愿意遷移到南洋。

        想要前往南洲,這不算遠的距離,將會是漫長的旅程。在旅途中的淡水儲備,是非常重要的物資。

        朱瞻基吩咐鄭和與朱真他們,要將所有運水船中儲存滿淡水,還有南洋特產的椰子,各種水果,也都成為了重要的儲備物資。

        會議一直進行到了傍晚時分,朱瞻基才打發了眾人,回到了自己住的小樓。

        星城的天氣太熱,除了早年生活在惠州的劉承徽,其他幾個跟來的妃子都有些消夏,瘦了不少。

        特別是沈黛兒,這幾日又大病了一場,如今病體未愈。

        朱瞻基到幾個妃子的小樓里都問候了一番,才讓內侍擺膳,與馬欣共進晚餐。

        還未坐穩,李亮就來通報,馬魯古王子莫戈伊求見。

        馬欣難得與朱瞻基單獨相處,聞聽李亮的通報,有些不開心地撅起了小嘴。“這些蠻夷真的是不懂一點規矩,明知道現在是晚膳的時候,卻來求見。”

        朱瞻基捏了捏她的小臉,笑道:“既然求見,必然有事。我去打發了他,再回來與你共餐。”

        雖然嘴上抱怨,但是馬欣的動作卻不慢。拿了一件外袍幫朱瞻基穿上,還幫他梳理了一下頭發,將他送出門外。

        馬魯古王國說起來也是個比較悲催的國家,他們自八世紀形成了大型的土著勢力之后,就被南洋各大霸主統治。

        從諫義里王國,到新柯沙里王國,又到如今的滿者伯夷國,輪流成為馬魯古的宗主國。

        一直到后世的二十世紀,馬魯古王國一直在尋求獨立,卻都沒有成功。

        朱瞻基決定大力開發香料群島的時候,就決定扶持馬魯古王國獨立。這里盛產的香料,最少在今后的幾百年間,會成為永不枯竭的金礦。

        馬魯古王國因此也成為了大明忠實的狗腿子,依靠大明來威懾對他們虎視眈眈的滿者伯夷。

        這次的明古魯戰役,南洋大部分國家都心驚膽戰,但是馬魯古國的使節卻驚喜萬分。

        對他們來說,大明的勢力越大,他們的國家也就越安全。

        來到議事大廳,站在門外的莫戈伊看到朱瞻基龍行虎步的前來,就跪了下來,迎接朱瞻基。

        朱瞻基露出了一絲笑意,親手扶起他說道:“即使在我大明,除了重要場合,也不需要跪迎。愛卿不必多禮……”

        這莫戈伊順勢站了起來,才說道:“小王今次前來拜見,是想求殿下恩準,允我王族前往大明上國,學習大明文化。”

        朱瞻基卻沒有直接答應他,帶他進入了大殿,才問道:“不是說好與我一同返回安汶,為何卻又改變主意?”

        馬魯古國原本一直是滿者伯夷國的附庸,因為勢弱,他們根本沒有制造大船的能力。

        這次星城聚會,就像朱瞻基這個盟主發布江湖召集令一樣,舉行聚義大會。

        馬魯古國最大的船不過是四百石,來星城的時候,還是大明艦隊派了軍艦去接。

        到了星城,朱瞻基看他們可憐,送了他們一艘兩千石的商船。

        對于這個國家,朱瞻基并沒有重點扶持的想法,主要原因就是他們的人口少,而且資源豐富。

        馬魯古王國的區域,包括了南北馬魯古群島,還有蘇拉威西島的東部區域,這里土人的數量不多,是個移民的好地方。

        朱瞻基還想以后大力發展移民,這樣幾十年,幾百年下來,當地的華人數量就會很快占據主流。

        而且現在大明的香料貿易屬于是暴利,在香料群島收香料的時候,是以白菜價收購,到了大明就能賣出肉價,等到了歐洲,就能賣出黃金價。

        所以為了長期壟斷貿易,并且不讓他們知道大明的利潤,很長一段時間,朱瞻基都沒有允許馬魯古人去大明。

        莫戈伊輕聲說道:“自我父王得大明上國的支持,坐穩了王位。整個馬魯古對大明上國就仰慕已久,除了羨慕上國的繁華,對大明文化也是仰慕已久。所以父王才會讓我們拜上國楊中官為師,學習上國之學。只是楊上師也不過只是粗通文墨,他告訴我們,想要學習到真正的上國文萃,就必須要到應天府才能學到。”

        他口中的楊上師其實是內監負責采買香料的太監楊雙成,此人雖然能教漢話和一些基本禮節,但是論起文采,當然不值一提了。

        朱瞻基點了點頭,盯著他的眼睛問道:“我是問,為何會突然改變主意?”

        他不敢與朱瞻基對視,俯首說道:“太孫殿下厚愛,贈我朝兩千石巨舟。有了巨舟,小王才有了前往大明就學之念。”

        原來問題還出在自己身上,朱瞻基笑了笑說道:“大明你們暫時不必去了,有了這艘船,今后你們就能從馬魯古直接來星城貿易。你們缺什么東西,報與這里的內監,然后他們就會專門為你們提供各種商品,包括書籍。

        這次你陪我一同回國,待我從西洋回來,屆時我帶著你一起去大明,那個時候,你也不用懼怕海上風浪,更不需擔憂他國搶奪船只。”

        朱瞻基的話說到了這個份上,莫戈伊當然不敢再自作主張,應諾了下來。

        打發了他離開,朱瞻基讓人叫來了孫林,吩咐他說道:“幫我調查一下馬魯古人的動態,查一下他們對如今的收購價是否有所不滿,如果真有這方面的原因,就讓人適當提一下香料的收購價。”

        朱瞻基不是竭澤而漁之輩,一直崇尚攜手并進。

        錢都讓一家賺走了,對于商業的發展并沒有利,只有人人手里都有錢了,商業的大環境才能更好。

        第二日,大明艦隊凌晨時分就開始集結,到天亮時,朱瞻基率眾登上他的旗艦。

        旗艦上依次升起了皇家龍旗,太孫四爪金龍旗,海軍旗,陸軍旗。整個艦隊的約三分之一船只,一半人馬,將會隨著朱瞻基一路南行。

        這三分之一的船只全部都是戰艦,除了后勤運輸船,沒有一艘貨船。

        他們的主力艦隊將會途徑滿者伯夷,馬魯古,然后前往海龜島。

        海龜島就是世界第二大島新幾內亞島,這里環境惡劣,除了少數食人族,島上并無文明。

        但是朱瞻基知道,這里有一座世界上最大金礦之一的格拉斯伯格金礦,大明想要在前往南洲的的途中建立一個重要據點,這個礦山非常重要。

        除了大明艦隊,滿者伯夷國的近百條船,也會與之同行,艦隊還會在爪哇島做短暫停留。

        而來送行的人就多了,幾乎南洋各國的使節們都親自來碼頭送行,他們在送走朱瞻基之后,才會啟程回國。

        并且西洋的一些國家,還會從現在就開始準備,建立新的宮殿,迎接朱瞻基的到來。

        這里面最激動的就要屬施進卿了,他原本只能算是一個盟主一般的國主,上面有大明和滿者伯夷壓著,下面的各部落對他也都是陽奉陰違。

        但是在大明艦隊干脆利落地干掉了明古魯部落,并且授權給他管理整個蘇門答臘島之后,他如今可以說是大權在握。

        滿者伯夷國對大明的火器有了畏懼之心,對舊港的逼迫不敢過甚,那些小部落更是怕了大明,也不敢再對他陽奉陰違。

        朱瞻基為了維持他的權威,給兩支駐扎在南洋的艦隊換裝了一千支火槍,這個艦隊雖然不歸他控制,但是卻能借用這股力量。

        而且除了安鄉伯張勇率領的駐扎在麻喇迦和舊港的艦隊,朱瞻基在星城也留下了一個艦隊,負責建設新的轉運地。

        這里由第二艦隊參將許韶光率領,他的任務是要在兩年之內,將星城建設成為一個比麻喇迦更龐大的轉運港。

        而在他們這三處水寨之外,朱瞻基還任命了張謙為當地的貿易提督,總管商業和民政,并且扶持周航在南洋建立完善的情報網。

        朱瞻基雖然暫時離開南洋,但是他在南洋已經展開的漢化政策,卻不會有任何改變。

        而在他們的船只起航之后,王景弘也率領剩下的艦隊,與西洋各國使節,一同前往西洋。

        他們的船隊現在貨船多,艦隊只有幼軍的五千五百人,海軍的不到三萬人。雖然這股力量在南洋地區也是無敵的,但是他們還是以穩妥為重,只在熟番各國貿易,等待主力艦隊的回返。

        這個時候已經是永樂十五年的五月中旬,刮起了南風。

        這對艦隊下西洋,或者是回返大明都是有利的,但是對朱瞻基他們向南航行,卻非常不利。

        但是朱瞻基也沒有辦法,因為他們要避開南洲的臺風期,這個時代,對于一個艦隊來說,再也沒有什么比臺風更可怕的了。

        逆風航行,無非是慢一點,但是如果遇到臺風,半支艦隊恐怕都要完蛋。

        五月二十四日,船隊抵達了爪哇島的西端。為了避開這個季節的南洲的西南季風,船隊不會從河里直接前往南洲,而是沿著海岸線繼續向東行駛。

        五月二十六日,艦隊抵達了滿者伯夷國的首都滿者伯夷,這里實際上就是后世的泗水,也被當地人稱之為蘇臘巴亞。

        大明與滿者伯夷的貿易在星港已經完成,這次滿者伯夷國的近百條船,裝滿了來自大明的各種貨物。

        有幾艘船,裝滿了從大明運過來的銅錢和銀幣。

        滿者伯夷雖然是南洋強國,但是也只是相對而言。他們的冶煉技術非常落后,到現在都還不能自己鍛造合格的銅錢。

        所以南洋地區,包括滿者伯夷國的商品交易,一直都是用大明的銅錢。

        大明的那些文官,不僅沒有認識到這種經濟控制的力度,反而時不時的叫囂,要杜絕大明銅錢外流。

        這當然有大明銅產量太低的原因,但是通過南洋貿易,大明每年收回的銅錠數量,要遠遠多于銅錢的輸出量。

        也因為雙方的貿易已經結束,所以這次朱瞻基并沒有在滿者伯夷停留的想法。

        但是既然來了這里,如果不到這里暫留,那就更說不過去了。

        在滿者伯夷國滿國臣民的熱烈歡迎下,朱瞻基在泗水登陸,禮部的官員也用了最隆重的禮節,向滿者伯夷國的臣民們展示了大明的禮儀文明。

        朱瞻基那如同一座宮殿的龍輦,大明那整齊的儀仗,繁瑣的各種講究,都讓所有人感到瞠目結舌。

        這個國家,卻是朱瞻基目前不想干預太深的國家,因為這里人口實在太多了,因為土地肥沃,這個小島上有南洋一大半的人口。

        而這個國家因為這些人口,成為頭號強國。

        但是同時,這里的人信仰印度教,信仰佛教,信仰綠教,宗教信仰的泛濫,導致了人心不齊。

        可以說,這里送給朱瞻基,朱瞻基都不會要。

        等到南洋布局完成,在這里發展奴隸貿易,將這里的人賣到其他地區去挖礦,才是朱瞻基想要做的。

  http://www.egomet.tw/33_33154/1314849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