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大明新帝國 > 第一四三章 規矩

第一四三章 規矩

        后殿內,已經梳洗完畢的孫嫻坐在像一間小房子的拔步床前,在她的兩側,還站立著八個同樣喜氣洋洋的宮女。

        孫嫻自十一歲就在宮中長大,知道自己會成為這個宮殿的主人。所以她并沒有太多的畏懼和緊張,反而因為從本仁殿搬了過來,有了一種輕松感。

        見到朱瞻基進了后殿,她的面色一喜,又有些害羞起來。“殿下可要梳洗?”

        朱瞻基點了點頭說道:“今日飲酒甚多,酒氣有些大了,調制一杯蜂蜜水來。”

        孫嫻有條不紊地安排了守在一邊的宮女去給朱瞻基倒水,準備洗澡水,還安排了兩個宮女來幫他按摩輕松一下。

        見朱瞻基有些疲勞,她輕聲說道:“殿下,俗話說洞房花燭夜,可是妾身自小伴著殿下,是不是讓你少了許多驚喜?”

        朱瞻基睜開眼睛,看了看她,忍不住笑道:“不要小心眼了,只是今日有些太累,所以我要養精蓄銳,才好與你同享魚水之歡。”

        伺候的幾個宮女雖然沒有笑出聲,但是臉上都忍不住帶著笑意。她為之大羞,忍不住啐道:“殿下不正經。”

        朱瞻基哈哈笑道:“今日可不是正經的時候,閨房之樂,樂在不正經。在要在閨房里還正正經經,那才是迂腐了。”

        見朱瞻基說的越來越不正經,她為了保持自己太孫妃的尊嚴,只能將這些宮女向外趕。“你等退下吧,待明早再來伺候。”

        這些宮女顯然得了她的授意,就轉身出去了四人,加上去倒水和放洗澡水的宮女,只留下了兩個幫朱瞻基按摩的宮女。

        朱瞻基這才正眼看了看幫自己按摩的兩個宮女,能在這個時候被留下來,自然是被孫嫻視為自己人的。

        但是后宮里面已經有了這么多的女人,他實在不忍心再禍害更多的女人了。五六十個女人,他就是一天陪一個,也要兩個月才能輪一圈,這么多女人放在后宮里面,簡直就是浪費。

        沒有被近身,他放出去還不覺得可惜,但是如果近了身,再放出去,那就是害了她。

        兩女都是相貌出眾之人,雖然年紀都不算大,但是亭亭玉立,秀色可餐,很符合朱瞻基的審美。

        孫嫻這才說道:“她們是綠竹,青梅,在宗正府報備過的侍妾。家母親自挑選了八個女孩,從十歲開始培訓,也訓練了四五年,挑出了她們兩個進宮。她們也自愿服侍我一生,服了絕育藥。”

        雖然知道這個時候的社會風氣是這樣,但是有著現代思想的朱瞻基還是有些接受不了。問她們:“宮中職司眾多,你們若是不愿服侍,孤自有安排。”

        兩女盈盈拜倒說道:“奴婢都是自愿,能得天幸,伺候殿下與太孫妃,奴婢別無所求。”

        朱瞻基嘆了口氣,揮了揮手說道:“那以后的沐浴和按摩,就由你們兩人近身了。”

        孫嫻說道:“我前些時日就問過了陳良媛她們四人,知道了你的偏好,她們也用心學習過,不會讓你失望的。”

        朱瞻基有些意興闌珊的感覺,揮了揮手說道:“你們都退下吧,我跟太孫妃說幾句體己話。”

        兩女應了聲是,而守在屋子角落里的四個貼身監督朱瞻基睡覺的宮女也都默無聲息地退了出去。

        朱瞻基這才起身來到了坐在床邊的孫嫻的身邊,她有些緊張地看著朱瞻基,問道:“殿下,你不喜妾身的安排嗎?”

        朱瞻基搖了搖頭說道:“談不上喜不喜歡。你身為太孫妃,興慶宮內的一切內事,也都由你負責。所以看你能掌控局勢,處事有條有理,我也很欣慰。不過,有幾件事我也想跟你分說一二,今后你做事就有了分寸。”

        在朱瞻基的威勢下,她怯怯地點了點頭。“妾身聽著。”

        朱瞻基今日喝了一點酒,本來也沒準備今日就跟孫嫻談這些,所以想了想才把注意力集中了起來。

        “一是要待人以寬,非謀逆,殺人盡不要死罪。如盜竊,散布傳言者,視其罪責宮規處置,不可因個人喜好,逾越宮規之上。”

        孫嫻點了點頭,朱瞻基又說道:“二是要不偏不倚,平衡,協調好其他人之間的關系。我不指望所有人和諧相處,但凡有無故生事者,按宮規處罰。”

        “妾身怕自己處置的不好。”

        朱瞻基說道:“金闊見多識廣,心思縝密,孫林秉正持中,熟知宮規。你若有不決,可多向他們問詢。”

        孫嫻又點了點頭,朱瞻基說道:“我既立你為妃,自然也是中意你的,也會尊你,敬你。你身為太孫妃,不可因我偏愛某人就心懷不滿,興慶宮的和諧,主要就控制在你的手中了。”

        孫嫻低聲說道:“嫻自幼時,就一心嫁于殿下為妃,太子妃也時常教導我,不可因殿下偏好就失了自己的身份。妾身也有心向太子妃那樣,不讓殿下為俗事煩心。”

        看她小心翼翼的樣子,朱瞻基自己倒有些過意不去了。他伸手摟住了對方的肩膀,笑道:“今日乃我們大喜日子,不該說這些掃興的話。……要不,今日你便伺候我沐浴?”

        孫嫻大羞,伸手推著朱瞻基的胸膛說道:“殿下給妾身留幾分顏面,此事……此事……以后再說。”

        朱瞻基哈哈笑了起來,捏了一把她的小臉說道:“好吧,那你就乖乖地等著,一會兒我來伺候你。”

        雖然是洞房花燭夜,但是洞房里面卻不只朱瞻基與孫嫻二人。

        綠竹,青梅二人是孫嫻身邊人,不僅要負責替朱瞻基和孫嫻二人幫忙寬衣解帶,清理衛生,在她受不了的時候還要親自上陣幫忙。

        除了她們,還有四個雷打不動的宮女,她們一直守在朱瞻基的身邊,不管他在哪里歇息,都會在一邊守著。

        她們主要是防范朱瞻基睡著了以后的安全問題,原本應該是太監值守的。但是朱瞻基自小不要太監在身邊伺候,所以才換成了壯年宮女。

        一夜輕柔蜜憐,初經云雨的孫嫻當然承受不了朱瞻基的侵略,不得已讓綠竹,青梅二人也替身上陣。

        三朵紅花映襯,最后的歸宿卻只能在孫嫻這里。

        兩女忍著酸疼,替二人清理衛生后,回到了自己值守的床上。她們兩個人是沒有資格與他們同睡一床,只能睡在外間。

        第二日起床,皇宮也像民間一樣,先去拜見了昭懿貴妃和太子妃,然后兩位長輩親自駕臨興慶宮,在后殿擺開了陣勢,進行大肆封賞和立規矩。

        興慶宮原本是朱元璋儲存珍寶的宮殿群落,規制比太子宮,太孫宮都要大的多。

        在原本的太孫宮春和殿被焚毀之后,朱瞻基這個太孫就被安排在了興慶宮居住,方便朱棣經常見他這個太孫。

        興慶宮與后宮的大善殿相連,在他大一些之后,與大善殿之間相通的大門就被封了起來。

        興慶宮也就成為了前宮的一部分,但是距離后宮最近。而為公主們修建的永福宮和永壽宮,都還在興慶宮的南側。

        朱瞻基十二歲的時候,興慶宮就開始了改建,在原本興慶宮主殿的后側,與大善殿相連處,修建了后殿,作為他以后太孫妃的居所。

        整個興慶宮共有六個大院落,房間三百零一間,與太后的西宮占地面積一樣,足足五萬多平米。但是,原本規模龐大的興慶宮因為朱瞻基召集了數百太監為他算賬,統計數據,分析情報,所以興慶宮的空房并不多。

        興慶宮原本就有太監兩百余人,宮女兩百余人。朱瞻基兩次從司禮監要來了兩百余懂算賬的太監,幫他整理商業資料。

        如今宮中又增加了五十名后妃,原本缺額的宮女名單也全部填滿,所以房子不夠,當初還把后妃安排了一部分到永福宮暫住。

        為此,宮中在原本的古今經籍庫旁邊,又興建了二十余間倉庫,將資料和那些太監工作的地方轉移了出去,騰出了房間。

        如今幾十個妃子都住在興慶宮,每個人能分到四間房屋,一間客廳,一間臥室,一間倉庫,一間是宮女值守房。

        而藍良娣和胡良娣二人都有自己單獨的小院,伺候的專屬宮女也從四人變成了八人。

        興慶宮東苑的花園以及東北院相當于是妃子們的公共活動場所,可以在此娛樂,甚至是干活。

        比如以前的馬皇后和徐皇后二人都是喜歡自力更生的,她們在后宮里面設置了織布機,沒事的時候就自己織布,繡花。

        孫嫻身體雖然略有不適,但是仍然強忍著一一見過眾人。

        每一個妃子,每一個太監,每一個宮女,都依次拜見太孫妃。而宮中也自有定例,每個人按照級別的不同,都能得到兩塊銀元到八塊銀元的賞賜。

        這一場活動舉行下來,時間就已經到了中午。

        朱瞻基又帶著孫嫻去拜見了下朝的朱棣和朱高熾,不過,婚禮還沒有結束。

        當天晚上,朱瞻基又住在了胡善祥的小院,之所以先到胡善祥的小院,只是因為她的年紀比藍煙大一歲。

        對這位原本歷史上的皇后,朱瞻基心里有一絲愧疚,也有一絲解脫。他可不想跟原本的歷史上一樣,上演一場后宮鬧劇。

        ps:書友們,我是搖搖-欲墜,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hu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http://www.egomet.tw/33_33154/123318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