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振南明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獻俘闋下(第一更,求訂閱,求月票!)

第一百九十六章 獻俘闋下(第一更,求訂閱,求月票!)


        至于堵胤錫和袁繼咸怎么安排,朱慈烺頗是費了一番心思。

        堵胤錫善于處理內政,袁繼咸善于練兵,尤其是水師。

        朱慈烺要做的就是根據他們的特點因才施用。

        何騰蛟、左良玉伏誅后湖廣缺少一個主事的人。

        黃德功、金聲桓、馬進忠都是武將,顯然不能承擔這個角色。加之三人誰都不服誰,朱慈烺要是任命其中一人統領其余兩人,非得炸開鍋。

        是以朱慈烺決定任命堵胤錫為湖廣巡撫,等于是讓他接替了何騰蛟的位置。

        而袁繼咸除了繼續擔任“四省總督”外,還兼任了提督操江一職,負責從荊州到長江口的全部江防事宜。

        這等于朱慈烺變相授予了袁繼咸全面編練水師的權力。

        至于原先的提督操江侯恂則調回都察院聽堪。

        對朱慈烺來說,眼下的形勢已經十分危急。

        湖廣和山東都必須守,只要一處沒守住,都難免重蹈歷史上南明的覆轍。

        當然,比原本歷史好的地方是,他已經基本掃除了左良玉、劉良佐、劉澤清等勢力,大明內部相對來說比較團結穩定。

        現在大明最需要的就是接連獲得勝利,通過勝利給將士、百姓信心。

        唯有如此,才能在與滿清的漫長對決中獲得源源不斷的動力。

        崇禎十七年十一月十日一早,南京紫禁城午門外舉行了盛大的獻俘儀式。

        朱慈烺身著大紅色十二章袞服,乘輿一路從內宮來到午門。

        在內侍、大漢將軍的簇擁下朱慈烺登上午門城樓,俯瞰著午門下的蕓蕓眾生。

        文武百官分列兩側,如上朝一般莊肅。

        只是與以往不同,有數百名叛軍俘虜被大漢將軍押解到午門外跪倒。

        兵部尚書路振飛朗聲道:“獻俘!”

        之后協律郎執麾引樂工就位,司樂跪請奏凱樂。協律郎舉麾,鼓吹振作,編奏樂曲。

        一時金鼓齊鳴,樂聲震天。

        樂止,兵部尚書路振飛接道:“奉旨平定何騰蛟、左良玉叛亂,所獲俘囚,謹獻闕下,合赴市曹行刑,請旨。”

        路振飛這句話說完,接下來就該朱慈烺聲了。

        他有兩個選擇,一是將戰俘恩赦釋放以彰顯皇恩浩蕩,二是下旨命把戰俘拿去交由刑部依照律法處斬。

        朱慈烺知道這些俘虜都是左良玉軍中的大將,有些頗有一些實力。但謀反就是謀反,叛亂就是叛亂,若是不對這些人明正典刑,那以后誰還會敬畏大明律法?

        便是為了殺雞儆猴,這些人也必須死。

        “拿去!”

        朱慈烺一聲令下,即宣判了數百名左軍判將的下場。

        朱慈烺朗聲之后,他身邊的兩名大漢將軍便高喊:“拿去!”

        再之后,二變為四,四變為八,八變十六,直至三百六十名大漢將軍齊聲高喊。

        有明一代錦衣衛除了充當特務外,最重要的一項職責就是作為皇帝的儀仗隊。

        故而他們除了身材魁梧,聲音也很洪亮,以備隨時唱誦。

        三百六十人齊聲喊道“拿去”,直是聲如震雷。

        “臣遵旨!”

        這時候該刑部尚書馬士英站出來了。

        他領旨之后沖左右吩咐道:“全部押走,驗明正身,赴市曹行刑!”

        獻俘闕下只是個儀式,真正處刑卻不是在此。

        明代處決人犯是在西市,這些叛軍將領都被天子欽判了斬立決,只待驗明正身就會押赴刑場明正典刑。

        南京西市已經很久沒有這么熱鬧過了。

        聽說幾百名叛軍將領要被處斬,南京城中的百姓紛紛趕來看熱鬧,把西市擠了個水泄不通。

        由于要被處決的人犯人數太多,故而只能分批行刑。

        不過這讓南京百姓們更為興奮,這意味著他們可以看更長時間了。

        第一批人犯被押上法場,引至砧臺前跪好。

        監斬官看了看天色,見時辰已到便將紅色的簽子擲了出去。

        劊子手紛紛拔掉人犯脖子后插著的木牌,揮刀斬下。

        二十顆人頭紛紛滾落,無頭尸體隨之軟倒在地。

        照理說處斬完一批人犯后劊子手都會在刑臺上潑水清洗鮮血,可因為今天要處斬的人犯太多,就沒有這個必要了。不然潑水清洗完后又得處斬一批,等于白費工夫。

        人頭斬落時圍觀的百姓出一聲聲驚呼,隨之是一陣狂喜。

        “殺的好!”

        “殺光這些叛將!”

        “朝廷威武,圣上威武!”

        殺戮帶來的沖擊讓這些平頭百姓們常年積壓的情緒得到了釋放,他們紛紛高舉著拳頭,十分興奮。

        又一批叛將被帶了上來,劊子手高效的收割著人命。

        百姓們興奮的吶喊著,不知不覺間大多數人的嗓子已經喊啞了。

        李國英屬于最后一批被處斬的叛將。

        當他被押上斷頭臺時百姓們紛紛朝他丟擲爛菜葉。

        李國英被捆綁著雙手無法去把菜葉撥掉,便索性閉上眼睛任由百姓朝他投擲。

        他在腦海中飛回憶著自己這一生。

        從一個小兵做起,被左良玉看重,升為親兵,之后一路立功成為左良玉的心腹大將。

        左良玉起兵‘清君側’時他毫不猶豫的響應支持。

        他當然明白所謂的‘清君側’不過就是一個幌子。左良玉起兵的那一刻就意味著造反了。

        但他還是會選擇跟從左良玉造反。

        因為他的效忠對象只有左良玉,沒有朝廷。

        他的榮華富貴都是左良玉給的,而不是朝廷,所以他和左良玉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別說左良玉要做的是‘清君側’,便是左良玉想要改朝換代自己做皇帝,李國英也不會有絲毫的猶豫,一定會第一時間勸進。

        可惜左良玉敗了,所以他們這些支持左良玉的將領都該死。

        若是左良玉勝了,他們不就都是開國功臣了嗎?

        至于內亂可能讓清軍趁虛而入,在李國英看來根本就不算什么。

        真要是左良玉奪了江山,大不了割讓幾省之地給滿清,弄一個劃江而治。

        可惜現在一切都結束了。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敗者沒有資格活在這個世上。

        刀起人頭落,李國英的生命終止在了崇禎十七年十一月十日。


  http://www.egomet.tw/33_33061/1252955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