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宋有毒 > 825 無心插柳

825 無心插柳


  憑心而論,章惇覺得由正值壯年、屢立戰功的齊王繼承大統最合適也最服眾。皇帝走的太突然沒有留下遺詔,只要皇后同意這事兒就基本定了。

  其實就算有遺詔章惇也要想辦法給毀了,個人榮辱可以放一放,江山社稷安危才是大事兒。士大夫們一輩子就這么點追求,怎能到了關鍵時刻掉鏈子。

  說起涼王的主張,章惇其實心里是部分支持的。大宋確實到了非改不可的時刻,否則不用等外敵攻打,自己就能把自己拖疲、拖弱、拖垮。

  可是從歐陽修開始,到王安石再到自己,試過了這么多辦法,依舊不太見效。這些年章惇私下里仔細讀過王詵寫的那幾本書,并從中悟出了一些道理,覺得解決辦法也許就在其中。

  還不是全憑想象和推理,好好研究一下甘涼路的發展過程就能發現,它的經歷就是書中理論付諸實施的結果。且還不太徹底,若是沒有朝廷羈絆發展速度還會更快。

  但身在其位,讓章惇無法表露自己的態度,敢說半個字支持涼王,還沒等涼王知道呢自己就得先遠竄崖州釣魚去。

  皇帝之所以一直沒采取更激烈的做法和齊王、涼王翻臉,就是自己和表兄極力以新軍和禁軍的差距勸慰所致。沒辦法,只能拖時間,拖到有更好解決方案的時候再說。

  算是老天開眼,皇帝讓王詵一封信給氣死了。不能說死得好,反正趙顥之死對大宋而言不全是壞事兒,他一沒,之前的所有棘手問題都有了徹底解決的可能。

  皇宮里的突發事件真沒在洪濤計劃之中,也不是王十安排的。如果沒有龐皇后突然駕臨駙馬府,假王詵就得和兩名護衛一起去風雪樓喝花酒,借此引開朝廷安排在駙馬府周圍的暗哨,掩護真身從地道脫身。

  長公主和王小丫則會藏在蘇軾的車中出府,屆時會有替身化妝成長公主和王小丫的模樣出門相送。其實龐皇后從駙馬府起駕回宮時,出來相送的長公主和王小丫就已經是假的了。

  人選也不是像假王詵一樣還得精挑細選,在昏暗的燈光下露個臉并不需要長得太像,只需要身材高矮胖瘦差不多即可。

  她走之前蘇軾的車駕也剛出門,暗哨們看到了長公主和王小丫出門相送,又見到王詵跟著皇后走了,誰也沒想到都是假的,只顧盯在假王詵身后。直到送進了皇宮,依舊守在東華門附近徘徊,整整一宿沒合眼。

  當假王詵在崇政殿門口等著皇帝接見時,洪濤已經鉆出了狗洞,并在一隊假禁軍的護送下,冒充成秦鳳路入京的特使,繞道宮城以北鉆進了藍帽回回住宅區里的一所院子,隨即和已經抵達的長公主、王小丫上了一輛運送暴斃尸體出城掩埋的箱車。

  那個精于化妝的小家伙就在箱車里給三人各弄了一張極其丑陋的死人臉,蓋上麻布再撒上一些味道不太好的東西和石膏粉冒充石灰,只要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近距離仔細查看,真就和三具暴斃的死尸差不多,還是放了一兩天的,那味道逼真之極。

  不到一刻鐘,這輛車就用開封府的公文順利出了陳橋門,沿著官道一路向北疾馳直抵黃河邊。趙顥看著奏章噴血時,洪濤已經在一個小碼頭上了訓練艦,揚起滿帆順著黃河向東而去。

  此時即便有人知道他的行蹤也追不上了,初冬的西北風吹鼓了縱帆,順水又吃風的訓練艦一點不比快馬慢。這艘船將順著黃河入海,然后轉道長江口在姚劉沙洲停靠。

  假如朝廷沒打算翻臉,那就順著長江再回到揚子鎮該干嘛干嘛。還得有事沒事上書朝廷,提醒一下趙顥別忘了西北戰事未平,趕緊放齊王回蘭州坐鎮,否則不能保證沒有西夏潰兵偷襲秦鳳路。

  要是皇帝惱羞成怒真打算動武,不用等洪濤回來,禁軍一有不尋常的調動,四川路的新軍就會坐著船蜂擁出川,沿著長江順流而下。

  歸州、夷陵、宜都、江陵、監利、巴陵、漢陽、武昌、德化、池州、銅陵、蕪湖、當涂、江寧府等具備大渡口的市鎮全會被武裝接管,直接把長江一線割斷。

  姚劉沙洲的近千新軍也會沿江東進占據揚州城,再加上長江學院和揚子鎮的幾百新軍和王七的工程兵部隊,擋住幾萬禁軍攻勢毫無問題。

  而甘涼路的新軍則會南下熙和路、秦鳳路,把熙州、龔州、秦州、寶雞、鳳州一線打通之后,特區就和川陜四路連成了一片,是否繼續東進京兆府威逼西京,就看到時候的局勢發展了。

  在西、南兩個方向的夾攻下,不出一個月朝廷能控制的區域就僅剩下永興軍路、京東路、河北東西兩路、幽州路、京東東路、京東西路和部分兩淮路,其余各路會完全斷絕交通聯絡,順著運河北上的漕運也全部中斷。

  江南各路,尤其是沿海州縣的促進社馬上會利用農村供銷社、合作社、工坊的號召力建立民兵武裝,著手綏靖本地州府。審計監察委員會下屬的山川督查院系統也將全力開動,對江南各地區主要官員進行甄別。

  愿意維持現狀觀望的任其繼續執政,愿意配合促進社的歡迎鼓勵,忠于皇帝且想有所行動的,對不起,不等各地民兵來攻,就先用炸糕毒藥讓你不成功先成仁。

  屆時濟州島的新軍也會再次乘船抵達,到底是支援長江防線還是直接北上登陸攻打京東東路,到時候視情況而定。

  這就是洪濤和促進社經過幾年計算,得出的一套最穩妥計劃。它能讓陷入內戰的區域最小,卷入的人口最少。新軍基本不用長驅直入攻城略地,只需原地防御幾個月即可。

  南方的漕糧一斷,西北和河北的產糧區一丟,北方各個大城市堅持不了太久。尤其是京畿路的開封府,駐扎了那么多禁軍,光餓也能不戰而勝,只是早幾天晚幾天的區別。

  到時候皇帝只有兩條路可走,把皇位禪讓給齊王,或者殺掉齊王頑抗到底。前者能保命,對大宋傷害最小,后者就是不死不休了。

  真要是選擇了后者,大宋的北方各路全會被戰火席卷,來自青塘的幾萬鐵騎會配合甘涼路新軍成為主攻方向,一路打到皇宮為止。

  新軍的軍紀富姬和訛力命能把控,可是溪羅撒的青塘兵就難講了,他們就算特別克制,對沿途大宋城市和百姓的傷害怕是也比西夏人好不了太多。

  畢竟是從荒蠻之地來的,見到啥都是好的,再加上他們沒有軍餉,所有收入全靠搶奪戰利品,總不能讓人家奔波幾千里幫你拼命,但全都空手回去吧。

  趙傭死了沒關系,不是還有趙倜和趙佖呢,這兄弟倆雖然沒有他們的哥哥趙傭受洪濤影響大,好歹也在甘涼路耳濡目染了好幾年,能講究。只是會讓洪濤累一點,真得入朝去當輔政大臣了,再手把手的教上好幾年。

  這也是洪濤為啥寧可放棄兵權當了好幾年縮頭烏龜,又不肯借著剿滅西夏的蓋世功勞強行奪去政權的唯一原因,對國家的傷害太大。

  不管誰贏誰屬,小半個國家全得打爛,海量的資源全得變成武器彈藥,無數百姓全會淪為民伕難民,自己私人和朝廷的國庫立馬見底兒。

  假如把這些財力、物力、人力用到國家基礎建設上,會讓大宋直接脫胎換骨進入工業化初期。哪怕暫時不能用于建設,那也沒必要全浪費到內戰中去,那是敗家子的行徑,不管打著什么旗號,都和榮譽沾不上邊。

  另外洪濤還有一層顧慮,就是北面的女真人,正怕大宋一亂被外人趁機占便宜。已經好長時間沒得到北面的消息了,不是山川督查院的情報工作懈怠,而是真滲透不過去,強行安排就是有去無回。

  剛剛占據了遼國大片土地的女真人對待漢人可比遼人痛快多了,見到就抓走當奴隸,根本不聽解釋,愛什么身份什么身份,大部分女真人也聽不懂漢話。


  http://www.egomet.tw/32_32891/4214455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