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小霸王 > 第2072章 磨刀霍霍

第2072章 磨刀霍霍

  昌邑,董昭揮了揮手,示意前來報信的斥候退下。

  斥候看看董昭,又看看董訪,幾次開口欲言,急得滿臉通紅,額頭全是汗,董訪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說話。斥候無退,不甘心的握緊了拳頭,跺了跺腳,走了出去。

  董訪向前走了一步,低聲說道:“兄長,怎么辦,總不能看著紀靈、臧霸殺人。人心散了,城也守不住。我們兄弟……”

  董昭看了董訪一眼,董訪下意識地閉上了嘴巴,沒說完的話生生咽了回去。從小到大,他對兄長敬畏如神,兄長的意見,他從來不會反駁,也不敢反駁。事實證明,他能想到的,兄長都會想會。他想不到的,兄長還是能想到。

  “公明,我有些事想不明白。”

  “呃……”董訪不知道怎么接話。董昭想不明白了,他就更想不明白了。

  好在董昭也沒打算問他,一邊來回踱步,一邊自言自語。“你說孫策究竟想干什么?若說是想奪取兗州,他早就可以奪了,何必等到現在?況且戰貴勝,不貴久,若想速戰速決,他為什么不親自統兵,非要讓朱桓一個甚至沒有獨領一部的人上陣?”

  董昭也覺得有些奇怪,不禁沉吟起來。孫策這次用兵的確讓人摸不著頭腦,甚至有些兒戲。主將的人選不對,出擊的時機不對,兵力配置也不對。朱桓、滿寵、呂范、紀靈的兵力加起來也不過五萬步騎,就算加上甘寧的水師也不到六萬人。攻取普通的縣城也許綽綽有余,攻昌邑、定陶這樣的郡治大城明顯不足。攻勢兵力至少要一比三,定陶有一萬多人,董昭手里能夠動用的兵力至少有五萬多人,孫策至少準備八萬人才夠用。可現在圍攻定陶的不到四萬步騎,董昭不出兵,他們都未必拿得下來。就算孫策的部下是精兵,軍械精良,可李進也不是輕易能放棄的人,攻城的損失肯定不會小。

  況且紀靈還大肆殺戮,剛破了一個金鄉,就將金鄉城里的大族殺得一干二凈,連魯峻的孫子都沒放過,就是一副要將兗州世家得罪光的嘴臉。他就不怕兗州世家逼急了,和他們拼命?兵法有云:一人必死,十人弗能待也。這消息一旦傳開,兗州人人死戰,這五六萬人遠遠不夠。

  將豫州二十萬兵全部用上也許差不多。董訪心中一動,忽然心生寒意。“兄長,這幾萬人會不會只是前鋒,孫策在等秋收,秋收之后,豫州那二十萬……”

  董昭不假思索的搖搖頭。“不可能。即使以孫策之富,他也支撐不起三十萬大軍的長年征戰。雖說兗州就在豫州之側,運輸消耗有限,二十萬人的開支還是太大。你別忘了,打完兗州,還有冀州呢,他會將所有的物資都消耗在兗州?”

  董昭連連點頭,也覺得這個想法太不靠譜。如果拿下兗州就能平定天下,全力一擊還情有可原。現在兗州的得失對天下形勢影非常有限,冀州才是關鍵,孫策絕不會將所有的財力、物力都耗在兗州,最后卻看著冀州無能為力。

  “那又是為了什么?”

  董昭沉吟了良久,緩緩地吐出兩個字。“磨刀。”

  “磨……刀?”

  “是啊,孫策要將兗州作為一塊礪石,來磨他用得上的刀。朱桓只是其中一個,如果他不堪大用,孫策會另選他人,比如……陸議,或者朱然。孫策是江東人,可是如今江東真正能獨當一面的將領只有沈友,遠遠不夠,他需要更多的大將,所以將我兗州當作磨刀的礪石,練將的校場。”

  董訪目瞪口呆,越想越怕,眼前浮現出一片尸山血海。作為統兵的將領,磨刀的場景他并不陌生,再堅硬的礪石,用得久了,都會越磨越薄。兗州已經精疲力盡,再被孫策用來練將,最后還能剩下多少人?

  金鄉城外那十幾顆首級才是開始啊,兗州世家的首級都將掛上去,一個也跑不掉,就像當年豫州世家一樣,就算逃到廣陵的沼澤地里,也被孫策一個個揪了出來。他要的就是兗州世家拼死抵抗,這樣才能充當朱桓等人練兵的對手。

  董訪的后脖頸涼嗖嗖的,汗毛一根根豎起。

  “所以基本可以肯定,在朱桓等人出現重大失誤之前,孫策不會上陣,他會讓朱桓等人充分演練。可是就算豫州軍精銳,軍械精良,這些人也大多有些經驗,這么點兵力,他們有把握攻城?”董昭轉過頭,打量著董訪,眼神疑惑。“還是說,孫策另有倚仗,能夠迅速破城,將損失降到最低?”

  “迅速破城?”董訪不以為然。“除非讓于吉施法術,天降神兵。哦,不對,兄長,我想起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以前仿佛聽張府君說過,汝南木學堂研制了一種超大的拋石機,能夠二百斤的石彈射出三百步,一旦射中了,足以破門。他不會是……”董訪不敢說了,臉色煞白。

  董昭一驚。“有這回事?怎么從來沒聽他們用過?”

  “那拋石機……太重了,制造不便,移動也不便,一直留在汝南,沒有上陣。現在……”

  “用船。”董昭大聲說道,轉身走到地圖前,先找到汝南的位置,隨即又在汝南境界轉了一個圈,沿著浪蕩渠而上,又沿著濟水而下,停在定陶。他用力敲了敲,敲提帛制地圖呯呯作響。“立刻通知李進,讓他把所有的城門都堵死,尤其是南門,朱桓肯定用船運來了巨型拋石機。”

  董訪苦笑道:“兄長,閻行、文丑的騎兵已經截斷了定陶與外界的聯系,消息送不進去了。”

  董昭霍然轉身,雙目圓睜,厲聲喝道:“那就想辦法,不管死多少人,一定要將消息送進去。快去!”

  董訪嚇了一跳,連忙點頭答應。

  董昭喘著粗氣,回頭看著地圖,握起拳頭,用力捶著手心,連聲嘆息。“讀了一輩子書,最后敗給幾個工匠。蒼天啊,墨家死灰復燃,儒門這是真的完了嗎?”

  _——

  濟陽者,濟水之陽,指的是南濟水。實際上濟陽城離北濟水更近一些,出了北門不遠就是津口。

  夏秋時節,水量充足,載著巨型拋石機的樓船得以從容航行。樓船經過改造,飛廬大幅度縮小,只剩下中央一個一丈見方,卻有三四丈的高臺,以供觀察手居高臨下,觀察校準方位。船頭船尾各有一個望樓,也有觀察手站在里面,進行三角校準。

  考慮到內河水系的限制,一艘中型樓船只能裝一架巨型拋石機及配備的各種彈丸,觀察手、操作手加起來不過三十人,加上水手也不到五十人,凡是不必要的事物全部去除,連保護的士卒都沒有。好在這種巨型拋石機的最近射程也有三百步,前后左右都有保護,倒不擔心會遭到對方襲擊。在他們進入位置之前,步卒已經登陸,立好了防守陣型。別說城里的守軍未必敢沖出來,就算沖出來,也不可能迅速沖到他們面前。

  看著射手們前后忙碌,觀察手不斷的報出一個個數字,呂范有點懵,問一旁的張奮道:“他們都在說些什么?”

  “彈道。”張奮盯著樓船上的士卒,頭也不回的說道。這是巨型拋石機第一次正式上陣,雖說已經操練了很久,他還是有些不放心,生怕出乖露丑。巨型拋石機的研制思路出自黃月英,但真正投入研制卻是由他負責的,他不想被人笑話,更不想被伯父張昭埋怨。

  他不說,呂范還能猜出一點,他說了,呂范更懵。呂范咂了咂嘴,決定不問了。這種專業的事還是交給專業的人去辦吧,以后再問也來得及,現在當著這么多部下的面,丟不起這個人。

  呂范有些后悔。木學堂的文章雖然傳播不廣,可是他作為戰區督還是可以收到的,只是他一直沒怎么看。這些文章太枯燥了,而且看不太懂,他以前收到這些文章都是扔在一邊,最近才覺得有必要看看,原因和陸議有關。陸議設計賺荀衍的思路就來自于袁敏一篇治水的論文,這讓他很有壓力。

  如果不努力,這戰區督做不久啊。

  忙活了半天,巨型拋石機準備就緒,又粗又長的梢桿被拉下,固定,二百斤重的石彈裝進了彈筐,觀察手、操作手再一次核對了相當的數據后,屯長下達了發射的命令。

  “放!”

  一個上身赤裸,肌肉賁起的壯漢揮起巨大的木錘,用力擊下,“呯”的一聲巨響,粗若大腿的弩機被打開,巨大的配重箱落下,梢桿拽著彈筐開始滑動,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彈筐滑過長長的凹槽,甩上了天空,在最高點處,石彈脫離了彈筐,帶著刺耳的破風聲,呼嘯而去。

  “轟——”一聲巨響,石彈偏離了目標——城門兩三丈,正中城門上的城樓一角,落入甕城之內,震得大地為之一顫。城樓被擊中的部位瞬間迸散,木屑四飛,嘩啦啦的巨響聲中,城樓塌了半邊,瓦片、木頭不斷地向下斷,城下的士卒驚恐萬丈,抱著頭,蹲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

  縣丞吳質仰起頭,看著少了半邊的甕城城樓,激零零打了寒顫,一道熱流從大腿跟涌了出來。

  http://www.egomet.tw/32_32601/46605659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