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游戲中的老婆 > 第1851章 公墓血戰!

第1851章 公墓血戰!

南千門分部被封鎖,明倫堂被封鎖,現在泗水滿世界都是陳少聰的人,我不知道自己該去哪。

        另外,北派這次行動如此周密,只怕機場,火車站以及出城的交通要道都已埋伏有他們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能找個地方先避一避,可是,自己去哪避呢?除了華天魁,我實在找不到一個信得過的人。

        我長長吸了口氣,習慣性的摸了摸口袋,想掏煙盒,結果手指碰到一張硬物,抽出一瞧,原來是張名片。看到這個。我先是一疑,接著,嘴角挑起,按照上面的電話號碼,當即給陳開山打去電話。

        此時夜幕已深。陳開山早睡覺了,電話響了好一會才接聽,聲音含糊不清的問道:“什么事?”

        “我是王楓,想找陳兄幫個忙。”

        “哦,王楓。”睡得迷迷糊糊地陳開山還沒反應過來。隨口問道:“怎么了?”剛說完,他朦朧睡眼猛地瞪圓,尖聲說道:“什什么?你你是誰?王楓楓哥?”

        “沒錯!我是王楓!”

        “老天!”床上的陳開山急忙翻身爬起,又驚又喜的說道:“原原來是楓哥,你你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呢?”在他的印象里,南主和自己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雖然同在江湖,同是老大,但兩人的地位實力卻相差太懸殊了。

        我淡然一笑,不緊不慢的柔聲說道:“我希望到陳兄那里住上幾天,不知道可不可以?”

        “什什么時候?”陳開山緊張的問道。

        “現在。”我干脆地說道。

        “當然可以,當然可以!”陳開山笑道:“楓哥能看得起小弟,是我的榮幸!”說完,他眨眨眼睛,低聲問道:“楓哥,是不是生了什么事?”

        陳開山能做到老大的位置,當然也不是傻子,身為南千門掌門大哥的王楓,好端端怎么會住在自己這里呢,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也不隱瞞,直截了當地說道:“北派要殺我,我必須要找個地方避一避,陳兄是個能讓我信賴的人。”

        我和陳開山僅僅見過一面,只覺得這人很直爽,至于值不值的信任,我也不清楚,但現在我已經沒有其他的人選了。

        聽完這話,陳開山先是一驚,隨后又感覺很榮耀,自己能讓南主看重,無論怎么說,臉上都是十分有光的。他立刻說道:“操他媽的,北派這些免崽子的膽子也忒大了!楓哥不用擔心,你在哪,我這就派人去接你不,我親自去接你!”

        我搖頭說道:“不用那么麻煩,告訴我你現在在哪,我自己坐車過去!”

        “我在小山湖!”陳開山說道:“楓哥,我還是去接你吧!”

        “你只需告訴我怎么走就可以了。”

        “上北線高公路,東行一百里”

        記下陳開山所說的路線。我道了一聲謝,把電話掛斷,然后對腥風說道:“上北線高公路!”

        腥風老臉一紅,低聲問道:“楓哥,北線高公路在哪?”

        我揉揉額頭,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兩輛轎車,度飛快,雖然把后面的大隊殺手甩掉,但仍有三輛北派眼線所開的汽車窮追不舍,像是尾巴一樣,在后面緊緊跟隨。時間不長,前方路旁出現一座報亭,腥風把車降了降,開到報亭前,停下車,探問道:“北線高公路怎么走?”

        報亭的老板愣了愣,向北方一指,說道:“順著這條路往北走不遠就到了”

        “多謝!”我扔出一沓錢,腥風再次加,按照老板所指的方向開去。

        “我靠。問個路竟然給我這么多錢,見鬼了!”報亭老板望著散落在眼前的一大把錢,震驚的瞠目結舌,隨后便是嘿嘿笑了起來,趕緊彎腰撿錢。

        我們前腳更走。北派的眼線也到了,兩輛汽車繼續追蹤,停下一輛。車上跳出兩青年,跑到報亭前,一腳將門提開。他們抓住正在彎腰撿錢的老板的衣領子。大聲喝問道:“剛才他們問你什么?”

        老板被嚇呆了,頓了半晌才說道:“他他問怎么去北線高”

        青年將老板推開,掏出手機,給張志東打去電話。

        聽完下面眼線的話,張志東精神大振。壓了壓掛在耳朵上的麥克,對手下眾人高聲喝道:“上車、上車!敵人去了北線高!”

        在張志東的調動下,北派分散在西郊地區的二百余名殺手也紛紛坐上汽車,直奔北線高公路而去。

        上了高,再找陳開山所說的地方就好找許多。畢竟路旁都豎有醒目的標識。

        車上,腥風邊開車邊充滿顧慮地說道:“楓哥,這個陳開山信得過嗎?如果他和北派是一伙的,我們過去,后果不堪設想啊!”

        這一點。我當然也明白,只是,以現在的形勢來看,我實在沒有其他的選擇。

        我只是笑了笑,淡然說道:“應該不會有什么大問題。這個陳開山給我的感覺很豪爽,是個仗義之人。當然就算他想害我,也得有那個實力才行。”

        腥風點點頭,不再說話。

        去小山湖,走北線并不是近路。甚至很繞遠。但是,這條路最通暢,到塵河立交橋的時候下高,直穿常青公墓便可到小山湖。

        我們進入常青公墓時,已是晚間12點。公墓占地面面積近十萬平方米。面積龐大,公路上靜悄悄的,別說行人少見,即使是過往的車輛也寥寥無幾。此處畢竟是墓地,深夜時,行人多有避諱。

        扭頭看看后面,北派的眼線仍在跟隨,而且還有越來越多的趨勢。我皺皺眉頭,沉聲說道:“無論陳開山值不值得信任,我們得先把這些尾巴除掉!”

        腥風向四周望了望。公路幽靜無人,道路兩旁都是樹木,此地如此僻靜,不動手還等待何時?

        他急踩剎車,兩輛轎車在路中停下。風雨雷電紛紛推開車門下了車,拉成橫排,站于車后,端舉手槍,面無表情地將槍口瞄準向后追來的敵人眼線。

        “嘭。嘭,嘭”

        當對方的汽車接近到二十米左右的距離時,風雨雷電一起開槍,連續的槍聲撕破寧靜,在公墓中乍然響起。

        對方汽車的前窗上頓時被打出了數個窟窿。駕駛位和副駕駛位各射出一股鮮血,噴在車窗上。

        或許由于車燈耀眼的關系,風雨雷電并未將副駕駛座位上的青年當場打死,那人性情異常勇猛,咬著牙,在臨死之前控制住方向盤,硬是向我們直撞過去。

        轟隆!隨著巨響聲,三輛汽車撞在了一起,皆翻滾出去,碎片四處飛濺,摔出十多米遠,車身扭曲變了型。

        閃到道路兩旁的我們看后,皆暗暗吸口冷氣,三輛汽車眼看著是全部報廢了,我們失去代步的工具。還怎么逃脫北派殺手的追殺?何況,在墓地里也沒有地方再去找車!

        對方并未給我們思考的時間,隨后又上來四輛汽車,停在十米開外的地方,車門齊開。從里面跳出五名眼線和八名黑衣殺手。

        “噠。噠。噠!”對方以汽車為掩體,向我們連續開槍射擊。

        銅山和風雨田云飛退進公路右側的樹林里,而我和6武狂雷電母閃到左側的樹林中,憑借樹林的掩護,開槍還擊。

        在對峙戰中,風雨雷電的槍法揮出威力,只一會工夫,就有四名眼線和兩名殺手被其打倒。沒有傷者,六人都是頭顱中彈,當場斃命。

        對方剩下的七人心驚不已,再不敢露頭,紛紛躲藏于車后。這時,后面又沖上來三輛轎車和一輛面包車,停在戰場外,跑下來二十多名北派殺手,看模樣,皆是裝備最優良的那一批精銳。

        有了這二十多人的加入,北派的進攻展現出威力,密集的子彈幾乎壓得我們無法露頭。

  http://www.egomet.tw/28_28102/2344761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