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帝國霸主 > 447審問

447審問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哪個白癡在11月末的天氣里,搞這種涉水登陸演習的?”一名士兵一邊在寒冷的風中脫自己的靴子和襪子,一邊坐在沙灘上罵街。

        他剛剛從船上跳下來,整個鞋子都濕透了,包括半截褲子在內,被寒冷的風一吹就立刻冰寒入骨。

        好在這不是真正的作戰行動,而是一場針對登陸作戰的實踐性演習。他可以坐在沙灘上脫鞋子,好緩解自己被凍得麻木的雙腳。

        “穿上鞋子!你這個蠢貨!走到規定地點再把鞋子脫下來!”一名軍官走過來,一邊咒罵著,一邊繼續向前走去。

        可以看到,他的雙腳也濕透了——在這么寒冷的天氣條件下涉水,本身就是一種折磨人的無聊事情。

        在規定地點有給他們更換的干爽褲子還有靴子,而且還有臨時圍起來的遮風區域。可惜很多人都忍不到那里,不少人寧愿光著腳走過去換衣服。

        “這不是訓練!這是在給我們找麻煩!如果他們愿意,自己來看看這里發生的事情究竟有多么荒謬。”站在沙灘上,按著武裝帶的一名少校對自己的同伴抱怨說道。

        “士兵們怨念很大,不過聽說下午的時候,會發一些訓練津貼。”另一名軍官雖然也看不慣這種形式上的訓練,可依舊還是對津貼很感興趣。

        至少,在步兵這種沒有什么好待遇的兵種之內,能混到津貼這種高大上的東西,并不算容易。

        “還真有?”那個少校顯然不相信這個小道消息,側過頭來問自己的同事。

        那個消息靈通的少校點了點頭:“聽說火車已經到了,部隊可以輪流放假幾天,有錢和吃的,啤酒還有香煙也都運來了。”

        顯然,這個事情要比讓士兵在冰冷的11月份把雙腳踩進北大西洋的冰冷海水里,要鼓舞人心的多。

        “聽說在荷蘭,還有一個步兵師正在苦練登陸?”心情大好的少校開始了八卦,要知道德國為了登陸英國,把訓練的部隊散的很開。

        一方面,德國海軍戰斗力不足,不敢大規模的集中自己現有的登陸船只。

        要是英國海軍一個想不開,真的殺過來搞一次突襲行動,估計能一口氣打沉德國半數的船只。

        那可是好幾艘戰列艦啊!不是鬧著玩的。即便不算核心戰斗力,還有無數巡洋艦和驅逐艦,甚至是魚雷快艇可以加入到戰斗之中呢。

        一旦讓英國海軍找到了機會,那也只是一個晚上的事情,就足夠讓德國積攢到現在的數千艘船只損失大半。

        另外,集中船只往往也就意味著,英國人可以通過船只的所在位置,大概判斷出德國陸軍登陸的地段。

        所以現在大范圍的集中登陸船只,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也正因為如此,德國方面依舊沒有將手里的船只集中起來訓練。

        這也就造成了一個有意思的現象,荷蘭有一個步兵師在訓練登陸,迪特里希將軍的阿道夫?希特勒警衛旗隊裝甲師在法國地區訓練,而赫爾曼的第112師是在布雷斯特港南部,布列塔尼地區訓練。

        分散起來的兵力嚴重的干擾了英國軍方的判斷——丘吉爾一直認為德軍的登陸目標,是重要的南部港口樸茨茅斯。

        可是一些英國將領不這么想,他們認為德國登陸的區域應該在布萊頓等地區。

        實際上他們的推斷最接近真實情況——這些地區與法國之間的距離最近,所以登陸起來也更簡單一些。

        德軍在制定作戰計劃的時候,試圖努力的簡化自己不了解的部分。比如說渡海這種事情,德軍就是缺乏經驗的。

        這直接導致了德軍高層轉換概念的想法:他們打算將這場登陸作戰,盡量往自己熟悉的渡河作戰方向上靠。

        當然了,在這種思想的主導下,海峽之間的距離越近,也就越像是一場渡河作戰。

        海水,沙子,不停的奔跑,在水里浸泡,背著沉重的步槍,分配著各式各樣亂七八糟的東西,然后不停的登船,再開出海去,在搖晃的水面上嘔吐。

        等到這一切都習慣了之后,士兵們還要在繩網上反復攀爬,從大船上卸載到小船上,再回到岸邊下水拼了命的折騰。

        不久之前,確切的說是幾天之前,這一套越來越熟練的程序里,還加入了坦克部隊。一輛接著一輛的3號坦克被簡單改裝,成為了可以浮渡的型號。

        現在士兵們不僅僅要在寒冷的海水中一次次訓練登陸,在法國的布列塔尼地區訓練的士兵,還要訓練如何幫坦克掛上鋼板并且加固這些零件。

        對面的英國海岸線上,差不多的沙灘環境,英國士兵們正在加固他們自己的防線,想辦法把自己的戰壕布置得更可怕。

        他們被德軍的訓練搞得暈頭轉向,一次次進入緊張的高級備戰狀態,卻又一次次的發現只是虛驚一場。

        而在法國的沙灘上,德軍士兵苦練技巧,試圖打破那些陷阱和壁壘,然后殺入倫敦徹底結束戰爭。

        是的,結束戰爭!這就是德軍士兵拼了命訓練的動力!現在美國和蘇聯并沒有參戰,只要打敗英國,對于德國來說,戰爭就徹底結束了!

        有了這個誘人的結果在眼前,德軍士兵,尤其是西線的德國士兵,都有這股偉大的責任感和使命感——他們要為祖國贏得勝利,結束戰爭徹底打破凡爾賽和約對德國人民的壓迫。

        實際上戈培爾也是這樣宣傳的,他努力的灌輸給士兵這樣的想法,讓他們相信一切戰爭的罪惡,都是敵人強加給德國人民的。

        至于說這種宣傳是不是謊言,那就不是總要的事情了。如果戰爭勝利了,那么這一切就都是鼓舞士氣的金玉良言;如果戰爭失敗了,那這一切就都是惡魔的蠱惑。

        “德國人可以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在蘇爾特建立起一個港口,這說明他們有避開港口登陸的能力。”坐在自己房間的沙發上,面對陸軍派來詢問自己的軍官,坎寧安平和的回答道。

        他被軟禁在這里,已經有好長時間了,雖然這期間允許客人拜訪他,但是卻要經過嚴格的檢查,并且有情報機構的人在一旁做筆錄。

        這位前海軍將領,而且曾經是丘吉爾眼中的地中海英雄,現在只能安靜的坐在他的房間里讀書看報。

        “您的意思是說,在北非的蘇爾特,德國人的港口建設速度,是可以復制的?”陸軍將領疑惑的看著坎寧安,問出了自己感興趣的問題。

        他奉命來到這里,詢問坎寧安有關那個港口的問題。有關蘇爾特的報告在英國這邊情報非常不詳細,甚至沒有人親眼見過那個所謂的港口。

        薩默維爾不是沒有想辦法去搞清楚那個憑空出現的港口,他派出的潛艇誤入了蘇爾特附近的雷區,然后就失去了聯系……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了解德國人對港口建設的革命性改良,就只能從坎寧安這里尋找突破口了。

        可是,即便是坎寧安,也只是在指揮作戰的時候,從海軍航空兵那里,聽到了有關港口的描述。

        “是的,我認為技術方面如果可以做到第一次,那就有可能做到第二次。”坎寧安點了點頭,承認了自己的想法。

        陸軍軍官簡單記錄了兩個詞匯之后,又確認道:“那么,將軍,您認為,有沒有可能是飛行員過于緊張,發生的誤傳呢。”

        “當時,他們說看見了那個港口,并且準確的說出了碼頭的數量,當時他們并沒有被德國飛機攻擊,所以情況還并不危機。”坎寧安看著對方,想了想解釋道:“在這種情況下,我想他們還不至于緊張到語言都出現混亂。”

        “可是,將軍……至今為止,我們也沒有考證出來,德國人究竟是如何能夠在幾個月內,把蘇爾特港口建設成原來三倍大小的。”陸軍軍官說道。

        即便是到了今天,英國有關方面也沒有敢想象,德國可以用幾天的時間,就能把浮動碼頭安裝完畢。

        如果不是顧忌英國戰艦隨時沖入海峽干擾,登陸的當天,德國陸軍就有可能在海邊建立起兩個甚至三個小型的浮動碼頭。

        在這些碼頭上,德國士兵可以從容的卸載,用更高的效率上岸。不過當天晚上,這些碼頭八成都會被英軍干掉……

        而讓人可惜的是,干掉這些碼頭之后,英國方面就有可能參透這些碼頭的秘密,從而讓攻擊這些碼頭變得更加容易。

        “好吧,事情又回到原來的問題上了……”坎寧安看著對方,臉上平靜沒有任何表情:“首相不信任我,你們試圖從我這里論證什么,都是帶著懷疑的。”

        說到這里的時候,他才苦笑了一下:“在這種情況下,既然不信任,自然也就不用再繼續討論下去了。”

        聽起來他說的沒頭沒尾,可事實上這幾天來看他的人明顯增多起來。有些確實是帶著公務來的,而有些人——則是來變相審問他的。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http://www.egomet.tw/0_473/71729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