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帝國霸主 > 385緩兵之計

385緩兵之計


        “另外,告訴呂特晏斯,休息夠了就出去轉轉,我等著他的好消息呢!”在鮑曼將要離開元首辦公室的前一秒,李樂又補充了這么一句。

        到了這個時候,鮑曼算是完全理解了元首大人現在的行事風格了。他現在與其說是一個政客,更像是一個不講究規則的市井無賴。

        碰巧,就是這種無賴的風格,可能算是最務實,也最符合德國利益的一種選擇了。

        布雷斯特空戰第二天的黎明,德國高射炮陣地上還能看見熬著黑眼圈,守在陣地上的士兵。

        而就在當天,也就是11月25日,一列火車駛入了布雷斯特軍港的車站,帶來了最后一車燃油。

        現在,呂特晏斯拿到了足夠的燃油,布雷斯特港內的德國艦隊,又一次做好了出海戰斗的準備。

        用沙恩霍斯特號戰列巡洋艦替換了負傷的俾斯麥號戰列艦,這支艦隊依舊還是那個戰力非凡的游擊艦隊。

        早就已經迫不及待的呂特晏斯,在接到了元首的命令之后,當天就擬定了一套新的作戰計劃,決定當晚就離開母港,進入大西洋。

        英國部署在法國的特工不少,這些間諜當然獲取了不少的情報資料。英國本土的指揮部當然知道德國人正在補充布雷斯特的燃油,艦隊隨時都有可能再一次出擊。

        可英國實在沒有能力阻止德國艦隊了,他們的海軍已經返回駐地,他們的空軍損失慘重,現在還沒有恢復元氣。

        “有新發展的一個自由法國的情報人員,在昨天看見一列裝滿了油料的火車,開過了他所在的城市。”英國情報部門里,一個軍官無奈的對上司匯報道。

        “昨天?昨天的情報,怎么今天才整理出來?”他的上司聽到了這個情報,眉頭皺了起來。

        要知道,昨天的火車,今天差不多就已經在布雷斯特港內了,這種可以佐證德國海軍戰備情況的消息,不應該被延遲這么多送來。

        手下軍官聽到了這個質疑,臉上的無奈更加明顯了:“長官……最近部門內正在例行自查,文件堆積如山。”

        自從德國人的影子部隊出現在英國境內之后,這種例行公事一樣的自我檢查,就定期在英國情報部門內展開。

        雖然根本查不到任何有用的東西,可因為是最高級別的命令,所以各部門都只能嚴格的執行。

        結果就是,大家手里的工作進度都嚴重被遲緩下來,文件堆積如山沒有人管理,整個英國的各個部門,都亂成了一鍋粥。

        也幸好英國人比起美國人來要古板一些,這要是換成是美國人,估計一些不部門早就要罷工崩潰了。

        “唉……”也不知道是在嘆氣文件的事情,還是在嘆氣自查的事情,反正這位情報部門的長官,最終嘆息了一聲,同樣掛上了一副無奈的表情。

        德國海軍這一次從布雷斯特出發,直接進入到廣袤的大西洋,英國海軍已經沒有多少辦法阻止了。

        而同樣的,這支德國艦隊要在大西洋上搞事情,英國方面也只能忍著。

        如果不是實在沒有辦法,國王陛下也不會拿出下三濫的招數,找德國人玩什么求和這樣的緩兵之計。

        因為有影子部隊的存在,德國在境內干掉了大量的雙面間諜和間諜,讓英國的情報網絡損失殆盡。

        這種規模性的破壞,直接影響到了法國占領區的情報輸送。有關布雷斯特的消息少之又少,那里大部分區域都被德國人征用成了軍事禁區,根本無從調查。

        空軍的失敗,就是這種情報缺失的最直觀的反應。這名情報軍官揉了揉鼻梁,只能無奈的對自己的手下揮了揮手。

        那個“影子”部隊一日不除,任何情報工作都無法正常展開。要怪就怪負責這件事情的秘密保安局,和他們這種對外的情報機構無關。

        就在英國本土的情報機構,為了一列火車運輸的燃油耗費自己的腦細胞的時候,直布羅陀發生了一次震驚英國本土的意外。

        法國空軍出動了20架轟炸機,對直布羅陀進行了一次報復性的轟炸!這是維希法國政府第一次明目張膽的反擊,并且對外聲稱是報奧蘭海戰的一箭之仇。

        達爾朗的艦隊在奧蘭損失多少英國人不清楚,可英國人知道自己的決心號戰列艦是沉在那里了。

        你們維希法國還好意思提報復?我們英國沉了一艘戰列艦,你們屁損失也沒有,你們報復個毛線?

        空襲基本上沒有造成直布羅陀多少損失,只是一個儲油罐被炸毀,罐子里還剩下三分之一的燃油爆炸飛上了天。

        包括人員損失在內,直布羅陀都稱得上是損失輕微。可法國人的襲擊發生在這個時間點上,讓敏感的英國人嗅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

        扶植自由法國,在很多法國殖民地內搞風搞雨,襲擊法國艦隊等一系列作死行為,終于讓維希法國,開始全面倒向德國仇人了。

        一旦在土倫軍港內的法國艦隊加入戰爭,那對于英國來說,可就算得上是滅頂之災了。

        比起意大利在地中海上,適航性不好又短腿,無法進入大西洋的艦隊來,法國的艦隊可對英國更有威脅性一些。

        不管怎么說,擁有大西洋和地中海兩條海岸線的法國,艦隊適航能力和航程,都要比意大利的短腿艦隊靠譜的多。

        如果這支艦隊開始配合德國艦隊行動,那么無論是進入大西洋作戰,還是徹底牽制死直布羅陀的薩默維爾的h艦隊,都會讓英國人陷入絕境。

        沒有h艦隊夾擊布雷斯特,德國人的艦隊單獨面對英國本土艦隊,那可真的能說一聲旗鼓相當了——這玩笑可開大了。

        丘吉爾給出的對策,是一方面安撫法國維希政府,一邊讓戴高樂的自由法國最近盡量收斂一些。

        刺激暴走了法國維希政府,除了讓直布羅陀成為戰場,最終丟掉這個至關重要的地中海閥門之外,沒有任何好處。

        另外一個致命的消息,來自薩默維爾。這位h艦隊的指揮官,送來的一個問題,讓丘吉爾和查爾斯,都無法回答……

        “說說吧……如果布雷斯特的德軍艦隊再一次出海,薩默維爾的h艦隊,究竟能不能出動?”丘吉爾看著新上任的海軍總司令查爾斯,開口問道。

        要是有選擇,查爾斯是真的不愿意接手海軍司令這個燙屁股的位置。他的前任龐德可是被氣死在崗位上的,這怎能不讓人心有戚戚焉?

        可他確實已經上任,而且首相的問題,也確實是他這個海軍司令要面對的問題。

        于是,查爾斯摸著自己的下巴,開口有些不情愿的回答道:“薩默維爾的艦隊,可能是不好再動了……”

        法國人在直布羅陀捅了這么一刀,看上去不痛不癢,可實際上帶給英國的壓力并不小。

        現在,h艦隊的主力如果離開直布羅陀,萬一法國艦隊和意大利艦隊聯手殺到……這基地可就徹底完蛋了。

        不說陸軍占領這種事情,單單是在飛機的掩護下,對著海港傾瀉兩小時的彈藥,就夠把那里炸成廢墟了。

        真的不用全面占領,只要轟掉部分港口設施,就足夠讓那里變成一處廢港了。

        直布羅陀是布置了不少炮臺,看上去也很堅固……可這些炮臺要么很老舊了,要么就數量嚴重不足。

        換幾年前,就算英國的高層再怎么腦洞大開,自己也想不到,直布羅陀可能要面臨敵人海軍五六艘戰列艦的炮擊啊……

        “那你再說一說,僅憑借本土艦隊,我們要怎么對抗德國人的艦隊?”丘吉爾聽到了查爾斯的回答,又開口問道。

        聽到首相大人的問話,查爾斯真的有想哭的沖動——老子不干了行不行?你這么一句接著一句的問我,我他么的問誰去?

        心中感慨,表面上還真的不能掀桌子罷工。查爾斯斟酌了一下語言,開口對丘吉爾說道:“只能,看漢密爾頓公爵,能不能把德國人的艦隊,留在布雷斯特了。”

        沒想到查爾斯會這么回答,丘吉爾明顯一愣。然后他點了點頭,表示了贊同——事到如今,也只能依靠漢密爾頓公爵這樣的詐術了。

        查爾斯嘆息了一聲,表示自己真的是累覺不愛。堂堂大英帝國世界第一的海軍,竟然要靠詐術拖延時間,來拖住對方的艦隊,真是一個莫大的諷刺。

        同樣感覺到自己臉上火辣辣的疼的,還有一旁的丘吉爾。幾個月之前,就是他自信滿滿的叫停了漢密爾頓的議和,與德國撕破了臉皮。

        此時此刻,除了感慨一句造化弄人,丘吉爾也真的沒有別的心思了。他嘗試了所有擊敗德國的方法,可命運玩弄了他,讓他的所有嘗試,都歸于失敗。

        就在英國本土指揮部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一個縹緲虛無的漢密爾頓公爵的緩兵之計上的時候。

        當天夜里,德國艦隊緩緩的開出了軍港,沖向了近在咫尺的大西洋。


  http://www.egomet.tw/0_473/659957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