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帝國霸主 > 285殺人

285殺人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egomet.tw】,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萊茵哈特?海德里希可以說是一個德國黨衛隊內,少有的實干型官員。他是一個勇敢,而且很有運動精神的男人。

        他統轄警察部門的時候,在德國范圍內大范圍的打擊國際犯罪,深得同行們的好評,而且在納粹官僚體系之中,也是一個少有的干正經事兒比較拿手的高級干部。

        所以相比較于對猶太人態度狠毒,出手也毫不顧忌的希姆萊,李樂更喜歡在1942年就被刺殺掉的萊因哈特?海德里希。

        當然,這并不是說海德里希就是一個好人,相反,他只是更合李樂的胃口罷了。

        比較起陰鷙的希姆萊,海德里希更容易掌控,并且也更容易接受李樂的一些思想。

        這一次,萊因哈特?海德里希走進李樂的辦公室的時候,他看見元首并沒有像往常一樣,在看一些文件,或者在圖紙上勾勒著什么。

        他站在門口,抬起了胳膊立正敬禮,開口問候道:“勝利!元首!萊因哈特?海德里希向您致敬!”

        李樂很自然的用手指了指遠處的沙發,他的辦公室太大了,以至于待客用的沙發,也只能用遠處這個距離詞來形容了。

        兩個人走到沙發那邊,李樂選了一個舒服的位置坐了下去,示意萊因哈特也找個位置坐下。

        然后,元首大人就開口說道:“最近,黨衛隊的辦事效率下降了太多,以至于讓我不得不把你找來,好聽一聽你的意見。”

        “我的元首!黨衛隊的忠誠是毋庸置疑的,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讓您認為黨衛隊的效率低下?”聽到元首的話,萊因哈特發現自己的屁股下面有些滾燙。

        感覺上的炙熱讓他想要站起身來,可是他剛想抬起自己的屁股,李樂就阻止了他的動作:“坐著說,我不習慣抬頭和人講話。”

        讓萊因哈特繼續坐在那里,李樂也繼續說起了上午的事情來:“我親愛的萊因哈特,我們有太多太多的敵人,有些敵人甚至是平日里看上去最謙恭的自己人……”

        一邊說,李樂一邊伸出手來,在萊因哈特的面前揮舞著:“我努力的希望增加工廠的生產速度,有些人卻阻撓我的計劃!這些人比起敵人來還要可惡,他們都是德意志的敵人!是國家社會主義的敵人!”

        “這些人恨不得吃掉國家的肉,喝掉國家的血!如果不是因為他們,德意志怎么可能在上一次戰爭中屈辱的投降?”李樂盯著萊因哈特,開口罵道。

        萊因哈特被李樂的說法給搞糊涂了,因為按照李樂的這些說法,一般來說都是形容猶太人的。可猶太人已經都被抓起來了,現在還都關在集中營里呢。

        “我的元首,我們已經正在對猶太人實施削減手段了,您這么說,難道是要……”萊因哈特開口試探著問道。

        最近,元首正在有計劃的給猶太人將功贖罪的機會,這個事情大家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這些猶太工人給德國工廠帶來了許多基層管理人才,還有大量的技術工人補充,所以大家撈到了好處之后,也就不再牢騷。

        難道說,元首認為最近對猶太人的政策有些放得太開了?這就是萊因哈特?海德里希腦子里的猜測。

        李樂聽到萊因哈特這么問,咳嗽了一聲掩飾了自己的尷尬。他沒有想到手下人完全領會錯了他的意思,把事情想到了猶太人的身上。

        “咳咳!那個……萊因哈特,我說的不是猶太人!而是容克貴族里面,那些不合作的蛀蟲!”李樂掩飾了尷尬之后,開口對萊因哈特說道。

        萊因哈特也尷尬了一下,他完全領會錯了元首剛才罵街的意圖,讓那一通慷慨激昂的檄文,變成了一段毫無用處的潑婦罵街……

        “我已經調查過了,安爾文?馮?科林斯基叛國,我要處決他,并且沒收他的所有財產,公司全部充公……”李樂尷尬了之后,也不打算再繞圈子了,他可真的害怕對方再領會錯他的意思。

        到時候就不是尷尬的問題了,他會懷疑對方的智商。聽到他的吩咐之后,萊因哈特也明確了自己的任務。

        他站起身來,立正站好對元首回答道:“我的元首!我回去之后立刻組織行動,處決這個背叛德意志的混蛋。”

        “記住!不管他說什么,都要完成任務。他的家人也一個不要放過!我說的是一個!都!不要!放過!”李樂走到萊因哈特的面前,開口強調了一遍自己的命令。

        安爾文?馮?科林斯基是一個唯利是圖的資本家,說這樣一個人叛國確實有些太過了,可是他確實抵觸李樂的命令。

        這個該死的有錢人,竟然公開的在自己的工廠內叫囂,說他的工廠不會使用一個女性工人。

        他還在酒會還有其他場合里,公然對其他人嘲諷,說女性工人就不應該出現在工廠的車間里——“她們就應該滾回家去生孩子!”

        而一直到現在,他也沒有完成工廠的擴建任務,同樣也沒有融入到施佩爾的戰時工業生產體系之中去。

        另一方面,這個人確實也不是一個好對付的角色,他早期就援助過德國納粹黨的活動,算的上是一個資歷很老的大人物。

        科林斯基還和德國很多軍官來往緊密,他本人也是一個傳統的容克大貴族。背景深厚到門口有黨衛隊站崗的人并不多,他就是其中一個。

        但是,當元首,也就是希特勒想要處死他的時候,他那看上去通天的背景,又突然間變得似乎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了。

        “科林斯基是一名黨員,我的元首!是公開處決……還是夜晚的時候……”對于行動采取的方式和程度,萊茵哈特最后請示了這么一句。

        “公開的!要連他的名聲,還有他的家族,還有他的一切,都毀掉!明白嗎?”李樂盯著萊因哈特,開口沙啞的命令道。

        這是他穿越之后,第一次直接動用自己的權力,去對付一個阻撓他的人。而且直接使用了最高的刑罰,甚至連對方的家人都沒打算放過。

        自從穿越到了這里,變成了與元首希特勒長相一模一樣的人,李樂就發現自己的性格,似乎在悄然的發生變化。

        從前的他,不會如此對待一條生命,更不會下命令去毀滅一個家族,屠殺一個家庭里的所有人。

        在過去,穿越之前的他,甚至只是一個沒有見過血腥的宅男,連一只豬都沒殺過,更沒有見過殺人。

        可是現在呢?他站在一個劊子手,一個德國有名的劊子手面前,心安理得的開口,下達了對一個家庭的屠殺命令。

        “我不想死!”在內心之中,李樂不斷的反復告誡自己——他如果不這么做的話,1945年的時候他自己就要自殺在地下室里。

        “我要勝利!”在內心之中,李樂不斷的反復對自己強調——他要證明德國能行!這是他前進的動力!

        “當然,他只是第一個!如果只有他一個的話,倒也好辦了。”李樂說服了自己的一瞬間,突然開口對萊因哈特說道:“還有一份名單,明天一早,就按照這個名單上的人,從安爾文?馮?科林斯基一家開始……到最后一個人結束!”

        “遵命!我的元首!”萊因哈特昂起了下巴,對元首回答道:“如果有必要的話,我親自去執行這個命令。”

        “不用!那也未免太抬舉這些人了。”李樂冷哼了一聲,然后走向自己的辦公桌:“找個得力的人去辦事……務必干凈利落一些。”

        他走到辦公桌前面,拎起了一份名單,丟給了身后更過來的萊因哈特:“31個……明天晚飯的時候,我等你的答復。”

        沒有說話,萊因哈特已經說完了他能問,和能說的一切。他轉身走向門口,然后關上了李樂那巨大的辦公室大門。

        當萊因哈特離開之后,當元首辦公室的大門再一次被推開的時候,艾德里安走了進來。

        李樂看了一眼自己的“影子部隊”指揮官,垂下眼簾來,開口吩咐道:“讓你最信任的人去,盯住希姆萊和萊因哈特,確保他們完成任務,明白了嗎?”

        “遵命!元首!”艾德里安逗留的時間就很短了,他只是聽到了李樂的命令,就轉身走出了李樂的辦公室。

        因為直接對元首負責,而且是完全隱蔽的做事風格,所以比起萊因哈特,還有那個猜不透的希姆萊,李樂更信任艾德里安。

        靠在自己的椅子上,李樂伸手揉了揉鼻梁。比起處理對外的戰爭在戰略上權衡選擇,還有說服一群技術控們生產全新的武器來,對內的事情更讓李樂勞累。

        畢竟在對外的選擇,和技術發展上,李樂有自己的“金手指”來統籌全局,可對內他沒有這些,他只能結合很多歷史資料,來小心翼翼的推測,德國的內部犬牙交錯的官僚體系,究竟是什么樣的。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qubook.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http://www.egomet.tw/0_473/611805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