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帝國霸主 > 205一場災難

205一場災難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egomet.tw】,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抓!”提起了皇室,尤其是那個曾經在抵抗和投降之間搖擺不定的國王陛下,丘吉爾就覺得,自己實際上就是被這群私下里和希特勒接觸過的皇室,給出賣了!

        在丘吉爾看來,如果不是保皇派還有國內的納粹分子們聯合了起來,怎么可能出現如此龐大的敵對集團?

        也正是因為有了如此龐大的利益集團聯合起來,才會出現無論怎么找,都找不到德國間諜的情況。

        就是這些人在互相掩護,放走了那些真正的間諜,才會讓調查工作如此艱難,才會讓一次次的審查,傷了丘吉爾支持者的心。

        他這么想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而是在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這樣的懷疑。

        國家層面上的間諜戰,必然是一個金字塔結構。說白了,就是安排間諜的時候,都是基礎層面上人多,高級層面上人少。

        因為大家互相提防的原因,能夠找到一個背景極其干凈的合作人,就已經是難如登天了,這也是為什么間諜工作需要長期積累的一個重要原因。

        兩國之間一開戰,所有德裔背景的軍官還有平民,實際上都已經被管控起來,很少有人擔任要職。

        一些平日里經常反戰圣母的人,也都成了重點觀察對象,他們也同樣根本沒有什么機會,接觸到真正核心的情報。

        所以,在這種大環境下,德國要想臨時安排情報人員在英國有所作為,簡直就是難如登天的事情。

        那些發揮了作用的間諜,無一不是潛伏了數年,甚至十幾年的老間諜,背景也根本無從查起。

        而這些人之中,要想找出一個級別高一些的間諜,能夠參與英國的機密處理,數量上就更少了——說是萬里挑一也絕不為過。

        剩下的那些基層間諜,就顯得無關緊要了。大家都會找很多人到其他國家去了解基本情況,這類間諜危險系數低,基數龐大,抓都抓不過來。

        只不過這樣的間諜除了調查一些風土人情,傳回一些基本情報用來核實判斷之外,是無法接觸到核心機密的。

        當然,在兩種間諜之間,有一種隱蔽高效,成本雖高,但是效果更好的間諜,是比較容易獲得成功的,那就是女間諜。

        一般情況下,這種為國犧牲的女人,會出賣自己的身體,成為敵國軍官高層的情人或者妻子。

        有了這層身份的保護,一般反間諜調查機構是不會輕易深入調查接觸的。畢竟有身份的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小動作被其他人看著,所以會抵觸阻撓這種調查。

        而如果有高級別的軍官阻撓,調查就不會太順利,這就能讓部分女間諜更安全,可以用“平民”的身份,來接觸到高級文件。

        這樣就會形成一個落差,因為調查基層間諜的工作強度大,投入精力少,就容易漏網。

        相反這些女人卻可以利用接觸軍官的便利條件,迅速接觸到高級軍事機密,容易拿到高價值的情報。

        至于這些為了國家付出了自己青春,有的甚至付出了生命的女間諜們,值得與否,就只能留給她們自己去稱量了。

        丘吉爾懷疑皇室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喬治六世之前就是一個搖擺不定的國王陛下。他曾經支持過張伯倫的綏靖政策,后來又成了丘吉爾的靠山。

        雖然說現在看起來他依舊和丘吉爾是站在一起的,可誰知道對方有沒有因為戰事不利,轉而考慮妥協的問題呢?

        不過盡管皇室有可能對丘吉爾的政策不滿,對他的作戰部署質疑,可皇室沒有出賣英國國家機密的必要,這是丘吉爾解釋不通的地方。

        邏輯上很好判斷,國王才是最不希望自己的國家戰敗的人,他絕不會出賣這個國家的核心利益。而現在本土被攻擊了,這絕對是核心利益被動搖了的表現,是國王陛下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可是,如果反過來說,有人想換個國王陛下,或者說自己相當下一任國王陛下了,倒是有可能去找德國人合作。

        丘吉爾擔心的,就是這樣的叛國者,還是皇室叛國者的出現。這樣的混蛋沒有道德下限,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所以他下令可以調查皇室,目的就是為了要找出可能出現的隱患,同時也為了找出德國人那個真正的“影子”。

        不過,凡事都有兩面性,丘吉爾看到了對他自己有利的方面,卻選擇性的忽略了這件事的危險性。

        要知道,調查皇室是一個非常嚴重的事情,而同時調查大部分高層的隱私,更是一種引起眾怒的做法。

        誰都不希望自己的隱私被調查,尤其是被國家機器這種強悍的存在調查——就好像今天的人們不希望自己被人肉搜索一樣。

        當個人的隱私擺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時候,那種一絲不掛的感覺,會讓人哭笑不得到崩潰。

        即便是在1940年,網絡還不存在的時代,每一個人也同樣會有秘密……

        誰會坦誠的告訴自己的妻子,自己曾經追過七個女孩子,還和其中的兩個翻云覆雨過?

        誰會告訴自己的丈夫,自己趁丈夫出差的時候,和隔壁家的老王眉來眼去,最后還假戲真做了?

        誰會希望自己收了回扣,在訂造戰列艦的議案上投了贊成票,還一臉真誠的夸大著敵人海軍的威脅?

        誰會希望別人知道,自己背著自己的妻子存了一個小金庫,里面的錢足夠再養一個家的?

        誰又會想讓別人調查出,上一批自己采購的軍用帳篷實際上是自己小舅子生產的,質量那叫一個慘烈?

        坦白一些講,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私密,這些私密個人一些也好,對公家的也好——都是不能讓別人知道的。

        調查出來的結果有的時候并不是情報部門想要的,可這個結果卻已經被情報部門掌握了,這本身就是一場災難。

        海軍上將其實是一個同性戀;丘吉爾洗澡的時候喜歡擼一管;國王陛下有狐臭;財政大臣的養了三個情人……

        想一想如此調查結果最后鬧出來的事情究竟有多么可怕,就知道為什么美國監視他國領導人丑聞曝光之后,其他國家為什么惱羞成怒了。

        如果有人用這些丑聞要挾政要,是不是就控制了整個國家?如果有人掌握了這些政要的私密愛好投其所好,是不是就事半功倍了?

        情報有的時候就是這么可怕,可怕到讓人望而卻步的程度。不過因為德國情報網“影子”的無處不在,丘吉爾一時之間忘記了這只被隱藏起來的魔鬼。

        所以,也正是因為如此,一場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審訊就這樣拉開了序幕。在這場聲勢浩大的排查行動之中,似乎沒有一個人可以幸免于難。

        “我覺的是森普少將……為什么?因為他39年的時候買了一個別墅……他那收入怎么可能買得起別墅?一定是德國人的奸細!”一個海軍部門嬌滴滴的女秘書,在審訊桌前哭哭啼啼的說道。

        看著她那美麗的卷發,還有那婀娜多姿的身段,聽著她那輕輕抽泣的聲音,那真叫一個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情報部門的軍官惻隱之心大起,趕緊遞上了一塊手帕。那姑娘接過來擦了擦眼淚,媚眼如絲的道了一聲:“謝謝。如果您能幫我洗脫嫌疑,我會好好報答您的。”

        傻子也知道,今天晚上看起來有戲!情報軍官兩眼放光,趕緊點頭,在文檔上寫了一個藝術體的簽名,完事還不忘摸了摸姑娘的小手。

        “我懷疑是克拉克中將!別問我為什么,你只要看一看他那個樣子,就知道他是德國間諜!”森普少將把玩著一支鋼筆,在另一個屋子里說出了自己的感想。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這么說,情報部門的人還是找來了克拉克中將。

        果然,一見面,這個面貌丑陋的克拉克中將,讓大家連吃中午飯的胃口都沒有了——這么丑!你怎么好意思出來見人?

        “這還用問?達德利·龐德海軍上將!絕對是他!只有他才能接觸到這么核心的機密!你們應該立刻逮捕他!”克拉克中將大義凜然,直接就出賣了自己的長官。

        而在達德利·龐德的辦公室里,他正在對兩名前來拜訪的秘密保安局的軍官,回憶自己的遭遇:“對,為了安排護航任務,我把運輸船隊的時刻表,給了空軍的霍克少將。”

        “開什么玩笑?我雖然把資料帶回家里了,可我家里當時只有我兒子布朗!”霍克少將臉上還掛著淚痕,咬著牙回答道。

        “那,霍克將軍……我們可以問問您的兒子,布朗先生,最近他都和什么人接觸過么?”來審訊的情報軍官一邊記錄,一邊公式化的問道。

        “可以,前天他被德國人擊落了,戰死在了倫敦郊區。”布朗看著這群來審問他的混蛋,氣就不打一處來:“如果你真有勇氣,像個爺們一樣找架飛機去戰斗,就能見到他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qubook.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http://www.egomet.tw/0_473/58767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