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帝國霸主 > 169照相和風鏡

169照相和風鏡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egomet.tw】,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坎寧漢跑了,跑的義無反顧。他雖然不如老奸巨猾老謀深算老而彌堅……的海軍將領坎安寧那樣神奇,可在跑字決上,運用的那叫一個爐火純青。

        引爆了港口內的各種設施,將馬特魯的港口吞吐量下降到了一個幾近于零的水平之后,澳大利亞第6步兵師撤退了,撤退的義無反顧。

        他絲毫沒有理會丘吉爾的要求,沒有在馬特魯打一場阻擊戰,就帶著手下離開了。

        德軍在9月11日占領了馬特魯,同樣幾乎沒有開一槍。英國軍隊一口氣撤退到了阿拉曼,才停止了自己后撤的腳步。

        占領了馬特魯的隆美爾,同樣已經沒有進攻的物資了,他只能看著英國把南非的一個師調到了北非,加固了澳大利亞第6步兵師的防御。

        現在的德國軍隊,已經沒有再繼續向東進攻的能力了,盡管他們在兵力上依舊還占有優勢,可是他們的物資消耗也太多了。

        一路上的大部分物資,都要依靠車輛從遙遠的的黎波里運輸到前線,剩下的港口都只能補給一些急需的東西。

        在馬特魯港口修復之前,在班加西被擴建之前,在蘇爾特全面利用起來之前……隆美爾的部隊都只能在馬特魯保持防御姿態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英國人短時間內也不會再繼續增兵埃及了,畢竟德國和意大利入侵巴爾干的意圖越來越明顯。

        歷史上,支援巴爾干地區的英國印度第4步兵師,已經被隆美爾的反擊消滅在北非了,所以現在英國可沒有什么能力增援巴爾干了。

        “拍攝這里!對!這里!要把這個馬特魯港的港口照進去!”一個記者正在指揮著自己的手下,架設專業的相機。

        另一邊,刻意從班加西還有的黎波里等地趕來的記者,正在瘋狂的揮霍著自己的膠卷。

        德軍占領馬特魯,將英國部隊打退到了阿拉曼,這差不多就是歷史上隆美爾在北非最輝煌的時刻了。

        所以,同樣和歷史上一樣,他的進攻受到了德國陸軍司令部的肯定。

        勃勞希契元帥親自簽發了晉升隆美爾的命令,將隆美爾中將,晉升成德國陸軍上將!

        戈培爾也似乎在這個瞬間找到了打敗英國人抵抗意志的方法,他打算和塞盧姆一樣,炮制一場有關北非的勝利專輯!

        首先,他已經印刷好了德軍占領西迪拜尼拉的宣傳傳單,準備再下一次停止轟炸倫敦的時候丟給英國平民。

        而現在,正忙活著的記者們,包括意大利的記者也好,還有德國自己的記者也罷,都是要來取材的。

        他們要用更清晰的照片,來記錄下德軍占領馬特魯的畫面,然后讓英國人仔細看看,他們已經在北非失敗到了什么程度。

        “要拍清楚一些!對!海面還有英國人丟下的防空炮,都要照進去!”記者仔細的打量著周圍的一切,開口吩咐道。

        馬特魯這個小城,說實話其實和西迪拜尼拉沒有太大的區別,無非就是市區更大一些罷了。

        那個時候的埃及,可不如現在。整個北岸港口,能入得了眼的無非就是亞歷山大港一個而已。

        至于說德國占領了馬特魯之后,后勤補給得到了如何的改善,那真的是癡人說夢了。

        馬特魯港的吞吐量本來就和托布魯克差不多,現在經過英國人自己的破壞,已經下降到了拜爾迪那個水平了。

        所以,德軍和意大利軍在這里得到的補給,要比拜爾迪的還少一些。

        幸運的是德國軍隊的人數比歷史上進攻的時候少了很多,而且這一次,英國的海軍可不敢頻繁的去找意大利海軍補給艦隊的麻煩了。

        畢竟有一個馬耳他島橫在海上,上面駐扎著的德國空軍戰斗機部隊,可不是鬧著玩的。

        因為馬耳他這個釘子被德國傘兵拔去了,所以從的黎波里到班加西之間的陸路和海運,都是很安全的。

        這也讓前線的德軍補給多拿到了不少——可是這僅僅也只是多了一點點而已,并不能支持他們進攻阿拉曼。

        “你們!對!把他們的衣服弄亂一些!要表示得更慘一些。”看到記者要拍照片,一旁的德國軍官開始配合。

        他的士兵看押著從西迪拜尼拉抓獲的40個英國俘虜,這些英國士兵是奉命最后撤退的,不幸的被德國裝甲偵查部隊給堵了個正著。

        站在一輛裝甲偵查部隊的sdkfz222裝甲車旁邊,七八個穿著整齊軍服的德國士兵,端著標志性的毛瑟98k步槍,擺出了瀟灑的姿勢來。

        和真正作戰的德國北非軍隊不同,這些德國士兵雖然穿著短褲,但是卻戴著m35鋼盔,顯得更有德軍“范”一些。

        比起那些黃沙滿身的作戰部隊來說,這些負責擺拍的士兵身上就干凈多了,配的零件也相對來說更全一些。

        他們有防毒面具的保護盒,身上掛著刺刀還有其他的零件,甚至還刻意選了兩個有二級鐵十字勛章的來……

        “叼一支香煙,是不是顯得更加隨意一些……我的意思是說,更顯得從容一些。”一個記者一邊用手比劃成相框,一邊對身邊的同行問道。

        身邊的同行皺了一下眉頭,搖頭說道:“元首不喜歡抽煙,如果這張照片被選到報紙上,元首看了因此不高興,事情就不好收拾了。”

        “你說的對!是我考慮的不周了。”出主意的記者點頭,心中默默的記下了前輩的話來——這都是經驗啊!寶貴的經驗啊!

        “不過你說的對,是應該點綴一些!”為首的記者雖然否定了抽煙的點子,可還是贊同了年輕記者的話。

        他伸出手,指了指最近的一個士兵,開口安排道:“先生!摘下你的水壺來,做喝水狀!對!謝謝!這樣很好!自然,自然一些!”

        那士兵端起了自己的水壺,擰開之后把空空如也的瓶口塞進了自己的嘴巴,然后還擺出了一副陶醉的模樣來。

        他的身后,兩個德國士兵靠著裝甲車,用步槍的槍口指著那些破衣爛衫的英國俘虜。

        遠處的俘虜雖然并不多,可是他們依舊只能聽從安排,老老實實站在那里,擺出一副死了親媽的表情來。

        畢竟,遠處還有更多槍口和眼睛盯著這邊,由不得他們不配合。他們雙手抱頭,用尷尬的眼神看著“押送”他們的德軍士兵。

        兩邊的人實際上都很尷尬,一邊是沒有戰斗過的新郎官一樣的德國士兵,一邊是被另一群“乞丐”俘虜了的“乞丐”。

        因為照片的角度選取,這只有40個英國人的俘虜方隊,因為看不到盡頭,所以顯得無邊無際。

        “有必要這樣么?照片用正常的士兵就好了,難道拍照不應該是抓住最精彩的瞬間嗎?”隆美爾看著遠處忙活著的手下們,和顯得有些不自然的英國俘虜,對副官說道。

        他喜歡拍照,是因為喜歡記錄下一個個真實的瞬間,而不是這樣用虛假的畫面騙人。

        “長官!畢竟是宣傳戰,做一些適當的夸張,也是必要的嘛。”副官靠在臟兮兮的汽車上,笑著對隆美爾回答道。

        比起遠處照相的士兵來,就連隆美爾此時此刻的形象,都算不得好看——他一路從拜爾迪殺到了馬特魯,可是風沙漫天的一路。

        “這里有一個戰車維修工廠,雖然被破壞了,可是留下的設施也不少。”一個軍官走了過來,把手套丟進了另一輛敞篷汽車的后座上。

        這個掛著中將軍銜的軍官,是剛剛抵達前線的第21裝甲師的師長,卡爾鮑徹將軍。

        他是一個急性子,一來前線就去看了看前線的坦克維修工廠,盡管叫做工廠,可那里只是一個都頂棚的“作坊”罷了。

        “這些英國人,走的時候什么也沒留下,不過維修溝還有一些座椅板凳沒帶走……還算有點兒良心。”一邊說話,他一邊從手里亮出一副風鏡來。

        “剛剛在修理廠找到的,被丟在一個角落里,比你頭上帶著的這個漂亮多了。”卡爾中將笑著指了指隆美爾頭頂上的風鏡,說道。

        和隆美爾那個比起防毒面具上的鏡片都好看不到哪里去的風鏡,這個英國人的風鏡顯然是高端大氣上檔次了。

        這個風鏡是由一整塊有機玻璃切割成型的,樣子新潮并且大小正好合適掛在德國軍帽那高高突起的前方。

        在這個時代,有機玻璃還是飛機座艙艙蓋使用的高技術材料,拿來一塊做風鏡顯然是很奢侈了,所以隆美爾一看就很喜歡。

        從卡爾鮑徹將軍手里接過了這個漂亮的風鏡,掛在帽子上看了一看,隆美爾滿意的笑了起來:“這真是個好東西,送給我,難道你舍得?”

        “我才到前線,剛剛聽說你已經被勃勞希契元帥晉升成上將了!也沒帶什么像樣的禮物,送給你表示我的祝賀吧!”卡爾鮑徹將軍笑著指了指風鏡,開口說道。

        -------------

        今日加更,求月票和訂閱啦……龍靈感謝大家的支持和厚愛!真的很感謝!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qubook.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http://www.egomet.tw/0_473/57638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