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帝國霸主 > 879海軍少將

879海軍少將


        “至于您,普里恩長官!您要晉升成海軍少將,在埃及全權指揮印度洋上的潛艇作戰。”那名軍官喊完了這一句,就大聲的恭喜起來。

        而普里恩已經聽不見他后面說的話了:對于他來說,不能去大海上戰斗,已經是一個讓他出神的消息了。

        “上面人瘋了么?帶上一半的新兵,那會削弱多少潛艇的戰斗力?”普里恩扯過了文件,仔細的看了看,然后就不再說話了。

        在文件內,他這個新晉升的海軍少將指揮的可不是2o艘現有的潛艇,而是一支龐大的海上力量。

        一共有3o艘掃雷艇還有2o艘快艇要調配給他,負責掃清紅海兩端的水雷區域。

        另外,他還要配合地中海艦隊的指揮官,擬定攻擊印度洋上敵軍艦隊的作戰計劃。

        最重要的是,他的手中最終會配屬3o艘以上的遠洋作戰潛艇,還有7艘服務這些潛艇的補給船。

        這樣強大的艦隊,對于普里恩來說,差不多等于他熟悉的一年前第三帝國海軍潛艇部隊的全部家當了……

        元究竟要做什么?把這樣龐大的力量擺在印度洋?那大西洋難道就不要了?開什么玩笑?

        想到了這里,他就釋然了——英國海軍投降了,留下的家底足夠德國海軍揮霍一陣子了。

        這么多艘快艇還有掃雷艇,聽起來很多,可也不過是現在德國海軍擁有戰船總數的九牛一毛罷了。

        “您的大副將調往利物浦,向北大西洋艦隊司令呂特晏斯將軍報到。”看了一眼身邊有些不知所措的大副,那名軍官開口說道。

        聽到了這個消息,大副的臉上笑容更深了,那邊雖然沒有什么戰斗了,可卻是德國海軍名副其實的主力艦隊。

        在那里服役,前途似乎更光明一些。而且,不用親臨前線,人身安全也更有保障不是么?

        更有小道消息說,德國海軍正在開一種新式潛艇,水下度可以過1o節,到時候也會優先裝備給大西洋潛艇部隊。

        畢竟,無論是對于雷德爾還是鄧尼茨來說,大西洋艦隊都是親兒子啊。

        “其余留在u-47潛艇上的官兵,也都有各自的晉升……新的艇長將會在下個月抵達埃及,歡迎各位,祝大家在埃及玩的愉快。”那名軍官看著下船之后不知所措的水兵們,笑著說道。

        身上滿是油漬,略顯狼狽的海軍士兵們每一個人都滿臉胡子,他們看著面前的軍官,還沒消化好聽到的信息。

        他們的艇長升職了?變成少將了?一口氣跨過了將官的門檻,升級成為少將了?

        而他們的大副,現在也成為一名中校,要被調往新的部隊去擔任艇長了?

        他們有一半的同事要被調離u-47這艘他們戰斗過的潛艇了,而留下的人,也都升職了?

        這一瞬間,這些剛剛在海上漂泊了一個月的水兵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感情。

        如果興奮的話,他們卻覺得有些戰友將要離開自己遠去其他戰區應該難過。

        可如果難過的話,他們又覺得自己晉升了應該高興,值得慶祝一番。

        一時間,落寞脫興奮難受,加上略微眩暈的剛剛回到地面上的感覺,讓他們都寫在了自己的臉上。

        輪船靠在了隔壁的碼頭上,因為船太大,所以襯托著這邊的潛艇很渺小。

        畢竟這里是亞歷山大港,是非洲數一數二大型的綜合港口,這里可以停泊戰列艦,是軸心國在非洲最重要的港口之一。

        第二艘輪船開始進入忙碌的港灣,它了拉響了自己的汽笛,讓碼頭上的談話又一次變得困難起來。

        “我們為您準備了船,元希望你述職之后,立刻開始新的工作。”那名軍官不顧頭頂上震耳欲聾的汽笛,繼續大聲的喊道。

        晉升之后接手重要的工作,自然要回一趟歐洲的。普里恩知道自己的這個假期泡湯了,他要回德國一趟了。

        最少,他也要先回海軍總部所在的威廉港報到,見過可能在那里的鄧尼茨和雷德爾之后,再去一趟狼穴。

        元既然把整個印度洋上的潛艇都交給他指揮了,那他當然也要去表示一下自己的忠誠。

        如果還有時間的話,他還想回家去看一看,畢竟他也許久沒有回自己的家了,能回去住一天也是好的。

        他的父母如果知道他晉升成了少將一定很開心,至少他們不用再擔憂自己的兒子所在的潛艇被敵人擊沉了。

        不過,想到了自己之后可能永遠都不會再有機會指揮一艘潛艇在大洋上獵殺敵人的戰艦,普里恩怎么也笑不出來。

        作為一名潛艇指揮官,他真的很喜歡指揮一艘潛艇游弋在大洋上狩獵的無拘無束的日子。

        就好像是一個海盜一樣,橫行在大洋上,擊敗最強大的敵人,逃過最嚴密的追捕,帶著榮譽和金幣歸來,享受人們的贊譽。

        可惜的是,他可能沒有這樣的機會去冒險了。今后他只能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批閱文件并且在地圖上指揮那些狩獵的潛艇。

        沒有那種激情,也沒有了風險。他拎起了腳下的行李袋,抬起腳來卻不知道應該往哪里走了。

        “您可以乘坐我的汽車,未來的將軍閣下。”那名軍官笑著,指了指那輛似乎從德國運來的奔馳軍官型汽車。

        盡管這里有些風沙,可尼羅河還是給這里帶來了濕潤的土壤。埃及最富饒的地方,被英國經營了許久的地方,還很富庶。

        至少,這里有繁華的街道,有大量囤積的物資,還有數不清的美女,與逃避戰爭來此消遣的貴族們。

        “聽說海軍印度洋指揮部暫時設在塞得港,您從國內回來之后,也許可以去開羅走走,那里才是真的繁華。”軍官引著普里恩走向自己的汽車,笑著介紹說道。

        畢竟,亞歷山大還有塞得港都被戰爭破壞過,而開羅受到戰爭的損毀就要小得多。那里依舊還是一片歌舞升平,仿佛戰爭從未生過一樣。


  http://www.egomet.tw/0_473/1008228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met.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book.com
网球俱乐部